Hit Rate:4072

節目主持人

歷史元來如此 :黨外首次提出共同政見〈十二大政治建設〉

  • 播出時間: 2018-05-22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者薛化元

    上一集節目我們提到1978年黨外「十二大政治建設」,這是1970年代黨外運動崛起以來,第一次黨外集體的共同政見。之前節目曾經談過郭雨新的政見,但這只是一個人的政見,不是共同都這樣主張,而共同主張的出現,它的意義是什麼?它的內容對以後台灣政治發展有相當影響,有些政見到現在都還在研究要如何處理,有些政見雖然已經解決了,但仍有些後續工作。「十二大政治建設」的內容包括:

第一、徹底遵守憲法:中央民意代表全面改選;省市長直接民選;軍隊國家化;司法獨立化;各級法院改隸司法院;廢除違警罰法;思想學術超然化,禁止黨派黨工控制學校,言論出版自由,修改出版法,開放報紙雜誌;參政自由化,開放黨禁;旅行自由化,開放國外觀光旅行。

有意思的是,這種種的項目裡面並沒有提到終止動員勘亂,很多項目雖然指涉動員勘亂,但至少沒有直接挑戰動員勘亂體制。倒是第二、解除戒嚴令,這是很重要的事情。

徹底遵守憲法當中的各級法院改隸司法院訴求,其實早在1950年代就被宣布違憲,大約在1958年提出,1959年完成釋憲,只是國民黨一直沒有改,到1978年已經拖了快20年。

第三、尊重人格尊嚴、禁止刑求、非法逮捕和囚禁,禁止侵犯民宅和破壞隱私權。如果有興趣,可以去看1958年總統府臨時行政改革委員會,也提出過相關的內容。

第四、實施全民醫療及失業保險。也就是全民健保,後來當然實現了。

第五、廢除保障資本家的假保護企業政策。這牽涉到特權與壟斷問題。

第六、興建長期低利貸款國民住宅。現在低利當然不是問題,台灣利息現在只有1%左右,但是當時房屋貸款隨便都是十幾趴,最高還有十八趴,這也是為什麼軍公教有所謂十八趴,就是因為以前利息實在太高,但沒有隨著調整,才成為民怨。

第七、廢止田賦,以保證價格無限制收購稻穀,實施農業保險。

第八、制定勞動基準法,勵行勞工法,承認勞工對資方的集體談判權。也就是所謂團體協約權,這是勞動三權中很重要的一項,第一、要能結社,組成工會;第二、團體協約;第三、罷工,也就是爭議權。

第九、補助漁民改善漁村環境,建立合理經銷制度,保障漁民的安全和生活。

第十、制定防止環境污染法和國家賠償法。

第十一、反對省籍和語言歧視,反對限制電視方言節目時間。這一點年輕人比較沒有概念,在我成長過程中剛好參與。我讀小學時,中午回家吃飯就要看「雲州大儒俠史艷文」,那時候史艷文非常紅,可是播到後來史艷文開始說北京話。甚至楊麗花歌仔戲也因為八點檔的關係,要以北京話播出。

第十二、大赦政治犯,反對對出獄政治犯及其家族的法律、經濟和社會歧視。包括專門人員執照被禁止,以及工作權的部分。

詳述「十二大政治建設」的內容是要讓大家理解,在當時的脈絡下,政治人權、經濟人權與社會人權全部被提出,這對於後來台灣政治發展,或是從政治氛圍或光譜觀察發現,左、中、右的主張全部出來了,是全民運動型的主張,感覺上好像回到1920年代台灣全民運動的時代。

而這些內容,現在看起來也許不怎麼樣,但這些就是台灣自由化、民主化的重要訴求,這樣的訴求在當時提出來還是很震撼,因為訴求的就是當時不被接受,或是改革有困難的,才會變成反對派人士的重要主張。

當時在台灣的選舉,慢慢保守派的勢力也起來了,雙方變成了對決的狀態。記得當時在台大校門口,雙方互相貼海報,像是「民主牆」、「愛國牆」等。那時我還在念大學,就常聽到學長談論聽到的演講內容,我也常去聽,只是不像一些人會積極的去貼海報,我們最常做的是「跟著政治明星轉檯」。譬如說康寧祥講完,下一場在那裡,我們就跟著過去。那個時代沒有人送便當,也沒有車子接送,大家都是被政見所感動而動員,也是非常素樸,來自民間的聲音。這樣對政治人物也好,他們不用花太多的錢去動員,跟現在的選舉不一樣,選舉動員就是要花錢。更重要的是政治人物是否還記得,當年透過演講,透過政見訴求,得到人民這種充滿熱情回應的時代。

然而,1978年底原本熾熱的中央民意代表選舉氣氛,卻因為12月16日美國總統卡特突然下令美國大使通知蔣經國總統,自次年元月起正式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並且不再承認中華民國後,產生了重大變化。蔣經國面對此一變局,決議頒布緊急處分令,停止正在進行中之增額中央民意代表選舉。

1970年代國外的氛圍與1950、1960年代不一樣,不利於中華民國在國際政治舞台的發展,可是以美國為主的國家,對台灣的自由、民主、人權發展卻越來越注重,而國民黨統治台灣的兩個正當性基礎,其中作為中國唯一合法代表這一點,越來越薄弱,甚至快到成為夢魘和笑談。在此情況下,「改革」成為國民黨維持政權的一個重要途徑,之前提過的蔣經國「革新保台」措施,基本上就是在此脈絡下展開,其中包括:開放出國觀光、地方法院及高等法院改隸司法院等等。

而1978年暫時停止的增額中央民意代表選舉對黨外運動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對台灣的政治氛圍又會造成什麼樣的改變?下次節目再繼續分享。

 

歷史元來如此:1977、1978年選舉,黨外大有斬獲

  • 播出時間: 2018-05-15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者薛化元
  • 黃信介投入1977、1978年選舉黨外全島巡迴助選(邱萬興 攝影)

    黃信介投入1977、1978年選舉黨外全島巡迴助選(邱萬興 攝影)

    黃信介投入1977、1978年選舉黨外全島巡迴助選(邱萬興 攝影)

        透過1970、1980年代黨外運動的發展,才有民主進步黨的組成,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從雷震的〈救亡圖存獻議〉到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三大宣言,歷史發展的結果,就呈現了從1970年代末期之後,所謂「台灣住民自決」的基本主張,影響直到今天。

     上星期的節目中談到1977年五項公職人員選舉,黃信介與康寧祥全島串聯、助選,可以說是黨外運動的重要里程碑。透過全島性的串聯,從北到南,反對派參選的情況也比過去更為積極。五項公職人員選舉中,以縣市長與省市議員選舉最受到關注,當年因為桃園縣長選舉開票爭議,發生「中壢事件」,也引起了國內各界的關注。

  「中壢事件」是因為當天設在中壢國小的投票所,發生選舉舞弊的嫌疑情事。舞弊在台灣選舉史上也不是什麼太稀奇的事情,當年最流行的是停電,開票開到一半突然停電,有人說是要換票箱。我記得小時候去看開票都要帶手電筒,一停電就拿起手電筒照票箱,比我年長者經驗應該更豐富。第二個是把對手的票變成廢票,最常見的就是把手弄髒再去污損選票,這是因為台灣的規定比較嚴格,事實上只要能判斷是誰的票也不需要成為廢票。還有就是唱錯票,把甲的票唱成乙的票,另外一種也很流行的就是有人幫忙去投票。這在1950年代就曾經發生過,余登發選高雄縣長時,在某一個投票所,票都幾乎領完了,外面還有數百人沒有投票。可是那次訴訟的結果是敗訴,因為法院認為,投票所確實舞弊,但因為票數有限,不影響最後結果,所以判決敗訴,現在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

有這樣的歷史背景,所以1977年因為質疑中壢發生選舉舞弊事件,引起了一萬多名民眾包圍中壢警察分局,抗議處理選務糾紛不公。當時的報紙沒有寫是否有人在衝突中死亡,一般也認為沒有,可是根據當時黨外人士事後回憶,有中央大學學生江文國不幸受槍擊殞命,青年張治平亦不幸死亡,同時憤怒的羣眾焚燒警局及警車。這是自1957年的「劉自然事件」之後,再一次大規模的羣眾暴動事件,這對國民黨當局是很大的挑戰。事後來看,國民黨當局至少在當時,不認為大力鎮壓是對的,而從選舉結果來看,反對派人士在這次選舉中也大有斬獲。

在縣市長方面有四人當選:桃園縣許信良、台中市曾文坡、台南市蘇南成、高雄縣黃友仁;在省議員方面有廿一席:基隆市周滄淵、台北縣陳金德、邱益三、桃園縣黃玉嬌、新竹縣陳天錫、苗栗縣傅文正、台中縣洪振宗、林漢周、台中市何春木、彰化縣洪木村、南投縣張俊宏、雲林縣蘇洪月嬌、張賢東、嘉義縣林樂善、 台南縣蔡江琳、台南市蔡介雄、高雄縣余陳月瑛、高雄市趙綉娃、施鐘響、屏東縣邱連輝、宜蘭縣林義雄;在台北市議員方面有六席:林文郎、徐明德、康水木、王昆和、陳勝宏、陳怡榮。

有些人雖然當時被認為是黨外或是親近黨外人士,但實際上很多人比較像是無黨無派,甚至還有許多人後來是對國民黨比較友善,這是歷史發展的結果,但是當年開票結果公布,一剎那間,黨外人士還是受到很大的振奮,因此開始思考,透過群眾支持、透過選舉的勝利,是否1978年展開的中央民意代表選舉,可以更進一步擴展其政治版圖。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接下來的1978年增額中央民意代表的選舉,參與人數比過去多了許多。

此外,面對「中壢事件」這樣的衝突,群眾的支持是否是一個重要指標,也就有所謂群眾路線和議會路線之爭。只是現在想想,哪有所謂群眾路線和議會路線,議會只有兩、三人,抗爭有限,達到的效果也有限,只能儘量。而在戒嚴時期,群眾運動也不可能每天展開,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是當時體制內、或是游走體制邊緣,能夠產生最大政治能量的方式,但這跟正常的議會路線或群眾路線是不一樣的。

另一方面,反對派的政治精英則在得到群眾的支持後,受到鼓舞,因此,他們言論的尺度較過去更為激烈,以前有句名言:「當選過關、落選被關」就是因為在選舉期間衝擊尺度,但還沒有直接挑戰國民黨紅線,因此國民黨暫時忍耐,一旦沒有選上就被秋後算帳。此外,因為選舉期間有全島串聯,是否代表若是彼此進一步結合,進而籌組團體行動會更有效。因此,這一批在野派的精英與國民黨的摩擦也比過去更為激烈。

既然1977年透過全島性助選,包括「中壢事件」的引發,取得了豐碩的成果,1978年是否應該繼續進行全島性的助選?另外,既然大家認為籌組團體很重要,除了全島性的巡迴助選,是否也需要提出全島性的共同政見,這對無論黨外運動的發展或整體政治的發展都是重要指標,也就是從選舉的聯合到包括共同政見的提出,因此,有人認為這是朝向「柔性黨」的方向發展的過程。

1978年助選團分兩組進行助選活動:一組由黃信介當召集人,另一組由張俊宏任召集人。康寧祥本身要競選連任,因此沒有參加助選團。助選委員除黃信介是立委身分之外,其餘都是去年當選的省市議員,包括:張俊宏、林義雄、何春木、周滄淵、黃玉嬌、蘇洪月嬌、邱連輝、蔡介雄、康水木。這些人在民進黨成立初期,皆在地方扮演重要角色。

有了全島性的助選團,也提出了出「十二大政治建設」作為黨外候選人的共同政見,這在台灣歷史上也是一個重要里程碑。

(節目內容主要參考李筱峰教授寫的台灣民主運動40年)

歷史元來如此:本土反對力量的再興

  • 播出時間: 2018-05-08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者薛化元
  • 黃信介競選立法委員時的政見發表會(邱萬興拍攝)

    黃信介競選立法委員時的政見發表會(邱萬興拍攝)

    黃信介競選立法委員時的政見發表會(邱萬興拍攝)
  • 《台灣政論》創刊號

    《台灣政論》創刊號

    《台灣政論》創刊號

        前幾集中,針對四二刺蔣事件的歷史意義,以及雷震以及長老教會,一個是外省精英、一個是本土的宗教團體,對於面對中華民國失去聯合國代表權後,台灣如何生存提出主張。他們有一點共同的主張,是要建立一個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並且追求自由、民主。這樣的理念,雷震當時的主張在台灣並沒有公開,而是由海外團體刊登、轉載,長老教會的主張雖然透過了教會系統傳播,但終究是間斷性而非持續性,所以今天節目要介紹的是,透過當時的政治運作,也就是所謂的黨外運動如何成形,而他們成立的過程中,如何與國民黨互動?又是如何遭到打壓?打壓後又如何再起,最後成為民主進步黨?這是台灣民主歷程非常重要的一段,從今天起的節目中將陸續分享。

        1970年代所面臨的結構性問題在於,由於失去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中華民國政府身為中國唯一合法政府的論述,在國際已無存活空間,在台灣內部也面對相當程度的質疑,也就是國民黨政府在台灣統治的正當性與合法性也面臨挑戰。國民黨當局採取的方法,其中之一就是建立了所謂「增額中央民意代表制度」,透過定期選舉讓民意可以進入中央政壇,而且這部分民意是可以定期更新。數目雖然有限,但也打破了必須仰賴執政者「關愛」眼神才能進入中央政壇的限制。

        1950年代,反對派人士常用的是「無黨籍」、「無黨無派」,但他們可能是青年黨、或是民社黨。然而從1970年代開始,從康寧祥與黃信介崛起後,「黨外」一詞,就被使用得越來越多,最後成為無黨籍政治異議人士共同使用的名稱與號誌。這樣的定期選舉,1969年的中央民意代表增補選,是唯一一次選上也不必再改選,黃信介就是在那一次選上,成為終身職的立法委員。可是從1972年開始的選舉,就是定期的選舉,第一屆選上的就是康寧祥。他們兩位選上後在立法院有一定表現,特別是康寧祥,當時受到國外媒體非常顯著的關注。

        由於《大學雜誌》在蔣經國接班後,慢慢成為國民黨從拉攏到打壓的對象,《大學雜誌》也分裂後走入歷史。這時有一本很重要的政論雜誌《台灣政論》,是由黃信介和康寧祥主導,編輯事務則由張俊宏、黃華、張金策共同負責。也是第一本既宣傳理念,同時也與選舉有一定掛勾的雜誌,當然沒辦幾期就被查禁,走入歷史。

到了1975年的選舉,所謂黨外人士當選增額立法委員的有:康寧祥、黃順興、許世賢。康寧祥在台北市,但在北基宜選區代表性的候選人是郭雨新,他是省議會「五龍一鳳」中,重要的領袖級人物。他原本也想競選監察委員,但在上一次監察委員選舉中光榮落選。1975年他的競選團隊非常堅強,有很多大學生投入,郭雨新的秘書是剛接任總統府秘書長的陳菊,還有許多當時幫忙的大學生,在政治舞台上還看得到他們的身影,包括:周弘憲、田秋堇、林正杰、賀端蕃、吳乃仁、謝明達、蕭裕珍…等。

雖然有那麼多有理想的大學生投入、雖然在宜蘭和台北縣得到相當多的支持,可是郭雨新終究落選了,落選之後控告國民黨選舉舞弊的「虎落平陽」訴訟,代表郭雨新的律師:姚嘉文與林義雄,也正式站上政治舞台。當年郭雨新落選,許多人指責國民黨運用賄選、舞弊的手段,據說在落選當晚有數以萬計的支持者表達支持之意。而落選後選擇用訴訟的方式,基本上在當年根本沒有勝訴的機會,這與第二屆立法委員選舉,黃信介在花蓮的選舉用訴訟翻盤,不可同日而語,因為那時台灣已經解嚴,民主化的改革也快要達到一定的成果,政治和社會的氛圍已經不一樣。

    郭雨新的政見等於總結了《自由中國》以來要求的主張,再配合當時政經局勢的發展,對照之前雷震和長老教會的主張會更清楚。他的競選主張有十幾項,其中包括:國會全面改選;廢除戒嚴令;司法獨立;廢除報禁;總統、省長、台北市長直接民選;釋放政治犯;清查國家行庫二、三百億的呆帳;清查一、兩百億台幣的漏稅、欠稅;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的真正自由;生存、工作等基本人權的保障;全面的社會福利。台灣的社會福利發展過程是先從軍公教開始,再慢慢往外溢出,包括農民、漁民再到全民,這樣的制度有其歷史由來,而動作比起自由化、民主化還要稍微晚一點。

郭雨新的落選是一個重要時代的結束,郭雨新落選後到了美國,對於這樣一位最具有代表性的黨外人士離開,台灣黨外人士的領導就落在黃信介和康寧祥這兩位重要的黨外精英身上。他們透過全島性的串聯、聯絡,特別是康寧祥跑得非常勤快,所以在1977年,由黃信介與康寧祥領銜,進行了全島性的助選。這是非常重要的,可是這並非第一次,1961年當時雷震被捕後,雖然中國民主黨的籌組遭到頓挫,但是台灣本土精英,包括高玉樹及一些省議員,也曾經在1961年的地方選舉中,進行全島性的巡迴助選工作,那年反對派和無黨籍的票數也超過百分之二十。這很重要,因為一直到1970年代後期,黨外才慢慢有超過百分之三十的得票數。

透過黃信介與康寧祥所進行的全島性助選,「黨外」一詞也開始受到關注,而1977年五項公職人員的選舉,因為桃園縣長選舉開票爭議,發生「中壢事件」,造成大規模群眾抗議活動,活動的結果,有人認為國民黨縮手,所以才有當年選舉豐碩的成果,但無論是不是,「中壢事件」之後也讓黨外精英重新思考,未來要如何向國民黨施壓?民主改革的路要如何走?

 

 (內容主要參考李筱峰教授寫的《台灣民主運動40年》)

 

歷史元來如此:長老教會七0年代的第三份宣言〈人權宣言〉

  • 播出時間: 2018-05-01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者薛化元
  • 主講人薛化元教授

    主講人薛化元教授

    主講人薛化元教授

        上週節目主要是延續上上週的主題,說明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在1970年代所提出的三大宣言,上星期談的是〈我們的呼籲〉這份宣言,今天節目要談的是〈人權宣言〉。

〈人權宣言〉發表的背景比起〈我們的呼籲〉時更為緊張。這份宣言發表在一九七七年,由於美國即將於八月二十二日由國務卿范錫赴中華人民共和國商討建交事宜,接續而來不僅是「美國與台灣斷交」的問題,還有「第七艦隊撤離台灣海峽」,不再協防台灣的問題。過去節目曾經說過,當美國第七艦隊開進台灣海峽,國民黨政府以國家安全受到威脅為由,實施戒嚴,但事實上,正當性是有問題的,因為第七艦隊是鞏固台灣的安全,而此時正好相反。基督長老教會已經深刻感受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將建立外交關係的訊息,為了要讓美國方面注意台灣(住民)的的權利,提醒台灣人民與國民黨當局對此危機要有所警覺,八月十六日,基督長老教會發表了著名的〈人權宣言〉。

        在「美國與台灣斷交」危機之下,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在討論此一宣言時,認為只是延續以往的「住民自決」要求是不足的,有必要進一步表達「台灣人民的心向」,「要求台灣獨立」,這比起過去的主張更為強烈。要求建立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國民黨當然會透過各種方式來壓迫,但我們在過去兩集中也提及,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決議必須透過民主機制,雖然總幹事高俊明牧師想要推動,但最終仍需送交總部的議會來討論。一九七八年四月,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年會之前,國民黨當局除了以內政部來函威嚇外,並透過對高俊明個人施壓,及動員與國民黨當局關係較佳的人士,企圖在年會中使高俊明不再續任總幹事,並否決「人權宣言」。

如果是記名投票,在當時白色恐怖的年代會產生相當大的壓力,所以,議長翁修恭在與前議長王南傑等人商量後,改採秘密投票,使議員得以依自由意志投票,結果有超過三分之二的選票支持高俊明牧師續任總幹事,國民黨當局的運作遭到嚴重挫敗。事實上,很少有人連任這麼多屆總幹事,只是代表教會對高牧師的支持,避免他受到國民黨迫害,一方面也代表議員意志的投票結果,認為〈人權宣言〉的主張符合心中所想,粉碎了國民黨當局試圖透過內部運作,讓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讓步的可能性。

        是什麼樣的聲明內容,讓國民黨跳腳?既然通過了,國民黨又會透過什麼樣的方式逼迫教會處理?教會又要如何面對?

透過此一聲明,基督長老教會希望向美國卡特總統、以及有關國家及全世界教會表示:在「面臨中共企圖併吞臺灣之際,基於我們的信仰及聯合國人權宣言」,堅決主張「臺灣的將來應由一千七百萬住民〔按當時的人口〕決定」。這是延續第一份〈國是宣言〉的主張。此外,要「促請政府於此國際情勢危急之際,面對現實採取有效措施」,使臺灣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這是在動員戡亂時期,主張成立「新國家」的少數先覺文件,也是教會與強人威權體制關係緊張化的展現。

 

早在總會年會召開前,內政部就以一九七八年三月二十三日台內民字第七八○八一九號函直接施壓,表明「頃據輿論反映,貴會少數人士,歷次冒用總會名義發表「聲明」、「呼籲」、「宣言」等政治性主張,危害教會和國家利益。」多數通過變成少數,總會通過變成冒用總會名義,實在很委屈,同時還透過部分報刊雜誌對基督長老教會進行抹黑、圍剿,所以,總會就公推12人組成小組,修文函覆內政部之文,並在1362期《台灣教會公報》發表社論〈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澄清外界對人權宣之誤解〉。

除了說明「人權宣言」之信仰依據,及強調發表「人權宣言」過程合乎教會制度的程序合法性外,一方面堅持「基督長老教會於國家面臨危急之際,為響應政府呼籲人民團體貢獻國是意見,以表達人民心聲。在出於誠心愛國、愛同胞的心情下,呼籲美國不要因急欲與中共關係『正常化』,而將台灣一千七百萬同胞之人權出賣。同時主張國家的前途應由我們人民自己決定。」另一方面,也在維持原決議的狀況下,刻意壓抑原有的台灣獨立的意味,表示所謂「新而獨立的國家」,「實際上完全與台獨無關」,而是「促請政府採取有效措施」,來建設理想的國家,希望藉此化解來自國民黨當局的壓力。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有那麼多來自國際的聲援,而且透過教會系統來傳達這些宣言,信徒有幾十萬,是台灣最重要的教會,有一陣子還是台灣人數最多的教會。在這種情況下,國民黨只能找機會對付,因此,美麗島事件時,就逮捕了長老教會的牧師,還透過「掩護逃亡」等名目,對長老教會進一步壓制,高俊明牧師被捕就是非常關鍵的一件事。

歷史元來如此:黨外人士國是會議與橋頭事件

  • 播出時間: 2018-05-29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者薛化元
  • 1978年暫停中央民代選舉後,黨外由高雄縣前縣長余登發領銜,連署一份〈黨外人士國是聲明〉。(邱萬興 攝影)

    1978年暫停中央民代選舉後,黨外由高雄縣前縣長余登發領銜,連署一份〈黨外人士國是聲明〉。(邱萬興 攝影)

    1978年暫停中央民代選舉後,黨外由高雄縣前縣長余登發領銜,連署一份〈黨外人士國是聲明〉。(邱萬興 攝影)

上集節目講到在1978年底,原本熾熱的中央民意代表選舉氣氛中,由於美國突然宣布要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關係正常化,讓在台灣的中華民國的國際地位,遭到自從失去聯合國代表權之後,再一次重大打擊。蔣經國總統面對此一變局,決議頒布緊急處分令,停止正在進行中之增額中央民意代表選舉。同時也開始推動一些改革,包括:開放出國觀光旅行、地方法院及高等法院由行政院改隸司法院,其中檢察官的地位問題,直到最近的司法改革會議也還在處理中。

暫停選舉對許多黨外菁英而言,也很衝擊,有些人例如:康寧祥,選擇暫停選舉活動。可是對另一些人而言,沒有政治舞台、沒有競選活動該怎麼辦?還有,選舉雖然並一定民主,但是沒有選舉一定不是民主,因應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關係正常而停止選舉,可總不能一直停止選舉,所以大部分的黨外人士決議聯名簽署「社會人士對延期選舉的聲明」,指出:「我們並且深信,從速恢復選舉活動,足以表示政府實行憲政對抗暴政的信心」,請求政府早日開放選舉。換句話說,對於當時參與選舉的黨外人士或他們周圍人士來說,最重要的是要趕快選舉。選舉在1970年代是民主運動非常重要的動能來源之一,而且在「中壢事件」後,黨外人士也慢慢覺得訴諸民眾是一種可能,沒有選舉之後,訴諸群眾的需求度將增加。

這樣的要求,國民黨當然不可能馬上同意,因此,黨外人士計畫於12月25日在台北國賓飯店召開「黨外人士國是會議」。可是戒嚴時期集會必須得到相關單位的核准,就跟1960年中國民主黨在飯店舉辦組黨說明,時常辦不下去的原因。因為「黨外人士國是會議」未能取得情治單位的許可,被迫移至黨外助選總部開會。會中由前高雄縣長余登發領銜簽署,總計有七十人聯名簽署一份「黨外人士國是聲明」,重申「堅決擁護民主憲政,反對暴力、熱愛和平」的基本立場。這是要求民主改革的另一份重要文獻,其內容基本上是延續上一集節目談到的「黨外十二大政治建設」,共提出十項共同政見,其中「爭取國際社會的認同與支援」在當時大環境下很重要,於是也被放進政見內容當中。還有一些過去比較少談及的,譬如:「建立合理產銷制度,避免中間剝削,保障生產者及消費者之利益。」以及「合理調整稅則,運用賦稅政策調整國民所得差距」等等。

1977年基督長老教會提出的「人權宣言」,就是面對美國可能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而現在美國真的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了,且「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即將在一年後廢止,台灣的安全與發展面臨更大危機,所以十大共同政見裡面也加入了十二項政治建設裡沒有的內容,除了具體的十項呼籲外,並在這份聲明中更進一步揭櫫「我們的目標」,首次以集體的方式,表達黨外人士對住民自決的主張。強調:「在國際強權的縱橫捭闔下,我們的命運已面臨被出賣的危機,所以我們不得不率直地申明:我們反對任何強權支配其他國家人民的命運,我們堅決主張,我們的命運應由一千七百萬人民來決定。」也就是把原來的「住民自決」主張,變成黨外的政治主張。

會也開了,聲明也發表了,可是執政當局不為所動該怎麼辦?另外,從暫停選舉後黨外的反應可以看出,「黃信介-康寧祥連線」有某種程度的鬆動,看法出現歧異,此時黨外人士要如何重建軸心。從文獻看來,他們也曾經找過黃順興,但最後找了高雄黑派的余登發。1000多位黨外人士預備在1979年2月初,在鳳山為余登發舉辦生日晚宴。沒想到,晚宴還沒舉辦,1979年1月21日,余登發、余瑞言父子就以「涉嫌參與匪諜吳泰安叛亂」之名,被警備總部逮捕。

此事自然引起軒然大波,原本黨外想利用余登發再集結,結果余登發被抓,這是很大的衝擊。所以22日下午,許信良、林義雄、張俊宏、邱連輝、黃順興、王拓、陳鼓應、張春男、施明德、楊青矗、姚嘉文、周平德、邱茂男、何春木、陳婉真、陳菊、曾心儀、艾琳達(施明德美籍妻子)、林景元、郭一成等黨外人士,齊集高雄橋頭鄉(余登發故鄉) 、鳳山等地,步行抗議國民黨當局逮捕余登發父子。這是國民黨政府遷台實施戒嚴以來,第一次大規模政治性的示威遊行,而且是針對國民黨當局。不像「劉自然事件」是針對美軍,「中壢事件」則是針對選舉不公,所以「橋頭事件」是很重要的事情,而且全島重要的黨外領導人,不分統獨,基本上都到場聲援,他們沿街散發傳單、張貼標語。

但是,國民黨不僅不處理、不回應,而且很快對許信良開刀。台灣省政府於元月廿五日宣布:桃園縣長許信良,於本月廿三日擅自前往台南及高雄地區,為余登發被捕事件遊行,廢弛縣長職務,省政府依據公務員懲戒法規定,送請監察院察查,四月廿日,監察院通過許信良彈劾案,指稱「桃園縣長許信良擅離職守,簽屬汙衊政府之不當文件,參與非法遊行活動,並違法助選,證據確鑿,均有違法失職之嫌,將予以彈劾」,此案於監察院通過後,移送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最後,許信良終遭公務員懲戒委員會處以停職處分,於七月一日起生效。

此事,對黨外當然也是一次很大衝擊,且因為是聲援余登發所引起,所以之後高雄余家對許信良,相對於其他地方實力派人士,是採取比較支持的態度。問題是余登發被捕,救援又不成,許信良還被停職,黨外人士明顯面臨一個新的重要轉折,將何去何從?又做了那些事?這些都是影響台灣民主運動發展重要的事情。

切換為電腦版網頁  APP原始檔(Android News/Android Radio)
apple_icon news_app radio_app      android_icon news_app radio_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