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 Rate:2987

節目主持人

《國光劇團》延續傳統戲曲及推動藝術教育的使命

  • 播出時間: 2018-08-18 12:30:00
  • 主持人: 吳榮順

《國光劇團簡介》

戲在歷史中流轉、在歲月裡搬演,京劇融合戲曲百家之長,歷經兩個世紀薈萃,成為當代文化資產的重要瑰寶。1995年7月1日,一群原隸屬於陸光、海光、大鵬三軍京劇隊與飛馬豫劇隊的菁英份子,通過嚴格甄選,組成國光劇團,肩負起延續傳統戲曲及推動藝術教育的使命。2008年3月6日再行移撥改隸文建會附屬國立臺灣傳統藝術總處籌備處,2012年5月20日文化部成立,國光劇團隸屬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轄下。

國光除不斷開發戲劇的題材空間,更積極擴大展演場域,以好戲為本,全方位推廣傳統戲曲至各個不同角落,從城市到鄉村,從室內到戶外,務使民眾無論在那裡都有機緣觀賞傳統戲劇。國際戲劇交流方面亦從不間斷,曾多次應邀前往法國、德國、義大利、捷克、巴西、俄羅斯、新加坡、大陸、香港等地演出,引起世人矚目,驚嘆我國傳統戲劇之美。

《團長張育華》

國立中央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戲曲組博士,輔仁大學兼任助理教授。歷任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台灣音樂館主任、劇藝發展組組長,國光劇團演出組組長、研究推廣組組長等職務,負責傳統表演劇藝研發、兩岸暨國際交流推展等相關業務、製作行政實務歷練豐富。多年來致力戲曲藝術教育課程籌劃、戲曲傳播行銷推展、以及戲曲表演學理論研究等工作;曾任中廣流行網、中央廣播電台、教育廣播電台等節目企劃暨主持人。2008年以學術專文〈論戲曲「口傳心授」之傳習內涵〉獲第四屆中國「海寧杯」王國維戲曲論文獎(中國大陸權威性戲曲理論學術獎);近年於國內外相關學術研討會及學術期刊發表戲曲研究專論多篇。

節目名稱:講不歇的音樂課
主持人:吳榮順

在音樂的世界當中,溫隆信沒有界限

  • 播出時間: 2018-08-11 12:30:00
  • 主持人: 吳榮順

温隆信1944年3月7日出生於臺北市,7歲,開始學習小提琴及鋼琴;13歲,即創作第一首樂曲,同時開始學習各類作曲技法。高中畢業後,進入國立藝專音樂科弦樂組,主修小提琴,並修習作曲,受教於陳懋良,且接受許常惠的指導。大三時對「空間記譜法」(Space notation) 產生興趣並勤於練習,日後成為他最擅長的寫作手法之一。

溫隆信是活躍於國內外的作曲家,1974年温隆信與康謳、許常惠、許博允等人籌組亞洲作曲家聯盟,一路上都在古典音樂的基礎上創作現代音樂,可是這張「爵對好聽」專輯,根本就該是一張爵士樂,怎麼會是古典作曲家的創作呢?沒錯,這就是溫隆信,在音樂的世界當中,溫隆信沒有界限,沒有預設立場,音樂創作一點都不受約定俗成的想法所限。

温隆信引領新生代進入不同的藝術領域

  • 播出時間: 2018-08-04 12:30:00
  • 主持人: 吳榮順

温隆信自紐約大學退休後,籌組管絃樂團「柝之響」(Clap & Tap Chamber Orchestra),舉辦音樂會及夏令營到國內外交流演出,也在臺灣及馬來西亞兩地開設樂團分部,透過每年多次的專業舞臺演出與巡迴各地的講座、大師班等課程,培育年輕學子的室內樂與交響樂等地合奏技巧與經驗。

而近年他更將自己另一個領域的創作─繪畫,透過畫展的方式,引領新生代進入不同的藝術領域。創作、演出與教學的結合,依舊是他樂在其中的重要工作。温隆信於1975年當選十大傑出青年、1980年獲得第二十一屆文藝獎章、1982年榮獲第三屆吳三連文藝獎。

溫隆信的曲風呈現多樣的面貌和手法

  • 播出時間: 2018-07-28 12:30:00
  • 主持人: 吳榮順

溫隆信從美國紐約大學退休後,目前在加州洛杉磯橙縣Clap&Tap管絃樂團擔任指揮,同時也教授各項樂器與室內樂,培育音樂人才。

溫信隆每次樂展都會演出4至5首新作,向聽眾介紹他的創作,他說,「因為我不喜歡炒冷飯」。溫隆信表示,音樂會場不能太學術性,紐約是爵士大熔爐,所以他常與紐約爵士部門合作。


溫隆信的特色在於取材、曲式、和聲、配器等各方面的創意,創作型態上呈現出多樣的面貌和手法。

樂中有畫,畫中有樂的溫隆信

  • 播出時間: 2018-07-21 12:30:00
  • 主持人: 吳榮順

溫隆信,活躍於國內外的作曲家、樂團創辦人、畫家。1944 年 3 月 7 日出生於臺北市。代表作有《現象系列》、《Digital 的世界》、《布袋戲的幻想A,B》。曾獲荷蘭高地慕司國際現代音樂作曲比賽第二獎,為臺灣光復後國際音樂大賽得獎的第一人;也曾獲得十大傑出青年金手獎、第三屆吳三連文藝作曲獎章、第二十一屆全國文藝獎章等榮譽。賦音樂團、晶音唱片公司、美國洛杉磯柝之響室內管絃樂團 (Clap & Tap Chamber Orchestra) 創辦人。

從國立藝專(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畢了業之後,溫隆信服完兵役,終於踏上心儀的歐洲,藉著作曲,溫隆信走遍全世界八十多個國家,看遍所有美術館的真跡,也認識許多藝術家,更覺與繪畫日漸遙遠。而決定做音樂家,彷彿就是跟未來永遠約定,長年活在生活的恐懼與創作壓力當中﹔音樂家居無定所,寫完之後還得飛到當地跟樂團講解彩排,一年三百多場音樂會的日子溫隆信年復一年度過,國際邀約日增,生活也變得機械起來,溫隆信被這種生活約制,二十年來不曾有過作畫的念頭。
直到定居巴黎,一次無意間收到朋友的禮物,原來是一盒水彩顏料跟畫筆,「言下之意是我人在巴黎,不畫點巴黎實在太可惜。」就這樣溫隆信重拾畫筆,但是久沒畫,不但筆僵硬,心也僵硬。「我大概花了兩年時間才將筆跟手連結在一起。」溫隆信這一畫便一路不能收拾,目前總共完成約三百幅各類畫作,連家人都不敢相信。

切換為電腦版網頁  APP原始檔(Android News/Android Radio)
apple_icon news_app radio_app      android_icon news_app radio_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