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 Rate:1827

節目主持人

學生不服從 :「獨台會」案

  • 播出時間: 2018-06-13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者晏山農

野百合學運是戰後台灣最大也是最成功的學生運動,它的訴求也主導了九0年代後的政治改革方向和趨勢,當時參與的學生後來成立了「全國學生運動聯盟」(簡稱全學聯),參與了同年五月的「反軍人干政」行動,也就是反對郝柏村擔任行政院長的遊行。另一方面,一些學者專家與社運人士也組成知識界的聯盟。而到了1991年5月發生「獨立台灣會」(簡稱「獨台會」)事件時,學運和知識界這兩股力量再與社運界結合,又掀起當年最大的一次反政治迫害抗爭行動。今天節目就要談「獨立台灣會」(簡稱「獨台會」)案的來龍去脈以及影響。

事情肇因於一九九一年五月九日清晨五時五十分,調查局由副局長高明輝負責,展開了一項祕密逮捕行動。台北市調查處、台北縣調查站、新竹市調查站、高雄市調查處等四個調查局屬下單位,在高明輝一聲令下,同步在六個地點展開行動。

他們在台北市逮捕台大社會研究所畢業的陳正然,闖入新竹的清華大學男生宿舍帶走了歷史研究所學生廖偉程,在新店逮捕民進黨社會工作者王秀惠,在高雄市逮捕原住民出身的傳教士林銀福。然後,這四個人連同調查人員搜索到的文件都被押送到台北市調查處。並於5月11日逮捕協助林銀福張貼獨台會文宣的安正光。

        調查局逮捕這五人的理由是:台獨領導者史明在日本組織的『獨台會』已經發展島內組織,五月初,調查局滲透進該組織的內線獲得情報,島內的『獨台會』成員決定積極行動,並已完成傳單的印製,即將由王秀惠散發到各地。所以高明輝說:「我們當然不能讓這些傳單、海報流出去。」而有關這次的逮捕行動,高明輝在商業周刊出版的《情治檔案》一書中有詳細描述。

由於1991年5月1日動員戡亂時期已經被宣布終止,台灣內部在政治上與思想上歷經1990年的三月學運,已呈現開放多元;而且解嚴後調查局幹員在未知會清大校方的情況下突然進入學校逮捕學生的行為,引發台灣社會與大學校園劇烈反彈。當天上午,清華大學的師生就快速的動員起來了。中午時分,學生成立的『廖偉程後援會』在校園遊行,大聲控訴特務闖入校園抓人;下午,再轉往新聞局、立法院、台北市調查處示威抗議。晚上,民進黨立委盧修一、洪奇昌、鄭余鎮等人,陪同清大教授、院長及學生代表等多人到台北市調查處要人,跟高明輝發生非常激烈的爭執,沒有結果,數百名學生和群眾遂在北調處門口貼海報、拉布條抗議。『全國學生聯盟』北區核心份子和以台大為主的『制憲聯盟』成員也都趕到現場聲援。
隔天5月10日,事件開始擴大。各個校園都開始展開聲援運動,清大教授簽署聯合聲明斥責『戒嚴心態借屍還魂』,當天就獲得校內一百名、校外八十多名教授的聯署支持。也因此讓當時還猶豫不決的清大校長劉兆玄不得不站在學生這一邊,出面指責調查局行政程序不當。澄社、台灣教授協會、中央研究院等學術團體,也決定以『反軍人干政』模式,結合文化界人士共同進行抗爭。
5月12日,『全民反政治迫害聯盟』的學生,突然進佔中正紀念堂,有數十名教授到場聲援。不過,下午五時,警方受命強制驅散,並毆打陳師孟等二十多名教授。晚上,國民黨再出動鎮暴警察以棍棒毆打教授、學生。這兩次警方暴力行為,立刻引起社會高度的憤怒,知識界馬上成立『知識界反政治迫害聯盟』,並決定在5月20日舉辦盛大的示威遊行。5月13日,各校罷課聲浪四起。二十八位清大教師下午提出『學術自由、思想無罪』的停課運動。到了14日,民進黨及新潮流系主導的社運界決定加入聲援。

因為整個事件一發不可收拾,導致高明輝在13日的記者會中,雖然宣布辭去調查局副局長職務,卻已經無法平息風波。到了15日下午二時,清大『廖偉程後援會』師生三百人及『全學聯』學生七、八百人,突然採取行動佔據台北市火車站,將抗爭行動推到高潮,並一直持續到二十日,學生才撤離台北車站。

同樣地,立法院在5月16日緊急提出廢除「懲治叛亂條例」提案,可是,此時卻又發生特務潛入交通大學臥底的事件,抗爭情勢再度升高,導致新竹調查站主任林弘正辭職,也更繃緊了五二○大遊行示威的的張力。在此之前,包括海外重量級學者余英時、李遠哲、杜維明等人都參與聯署。以「根除白色恐怖、廢除專制惡法、無罪釋放四青年、情治退出校園」等為訴求的大遊行,二十日號召了超過四萬人參加。

立法院也很快在二十一日通過廢除『懲治叛亂條例』,二十四日又通過廢除『檢肅匪諜條例』。而修改刑法一百條的行動也進一步推動,到了該年9月,以中央研究院院士李鎮源、林山田、陳師孟、瞿海源等教授為主的知識界,以及作家鍾肇政等人成立「一00行動聯盟」,認為人民應有思想自由,不應有所謂「思想叛亂罪」,要求李登輝政府廢除《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並且在台大醫學院大門口展開了反對刑法一百條及黑名單的抗議靜坐,要求國民黨必須在10月8日前做出明確回應,否則將在10月10日國慶日,舉行反閱兵行動。

由於事件愈演愈烈,總統府決定由副總統林元簇召集超黨派刑法一百條研修小組研究有關事宜,但「一00行動聯盟」成員表示不會參與研修小組。10月4日,刑法一百條研修小組首次開會,由施啟揚主持,主張廢除刑法一百條的「一00行動聯盟」成員林山田、蔡墩銘、陳傳岳等三人與民進黨立委張俊雄拒絕出席。到了10月6日,「一00行動聯盟」成員與國民黨進行協商,初步達成「實質掏空刑法一百條」共識,但林山田與宋楚瑜都強調未簽字。到了10月8日,「一00行動聯盟」宣布反閱兵活動暫停,所有成員當日在台大醫學院基礎醫學大樓前和平靜坐,直到閱兵結束。到了隔年1992年5月15日,立法院終於表決通過刑法一百條修正條文,隔日頒布。

再回到「獨台會」案。1991年12月3日,台灣高等法院依《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第二項判決廖偉程無罪,安正光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三年,陳正然、王秀惠與林銀福等人各依預備內亂罪嫌判處三年至一年六個月。1992年5月18日,修正後的《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生效,刪除陰謀叛亂罪處罰,獨台會案發回更審。 1992年7月27日,全案改判免訴。而「獨台會」案之後,台灣言論自由解禁,校園中有關台灣史的社團大量成立,也因為刑法一百條修正通過,海外黑名單得以自由返台,從此台灣在言行和精神自由方面,也得到徹底的解放。

學生不服從:野百合學運(二)

  • 播出時間: 2018-06-06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者晏山農
  • 野百合學運對推動國會全面改選發揮臨門一腳作用 (邱萬興攝)

    野百合學運對推動國會全面改選發揮臨門一腳作用 (邱萬興攝)

    野百合學運對推動國會全面改選發揮臨門一腳作用 (邱萬興攝)

發生在1990年3月的野百合學運,是戰後台灣最重要的一場學生運動,同時在政治發展史上也佔有非常重要的一頁,上一集談到六天的發展經過,這一集將繼續介紹野百合學運的四大訴求、抗爭的四大原則、組織以及對台灣民主政治所產生的影響。

首先談到四大訴求:1.解散國民大會;2.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3.召開國是會議;4.訂定民主改革時間表。之前提到過,在學運後期,以台大為主從「自由之愛」到「編研會」,到了1988年就已經把方向放在憲改改革方面,所以野百合的這些訴求並不是新的主張,只是在運動過程中更具體化。而之所以會受到很大的重視,是因為在3月18日那天,學運已經成形,而在另一頭的國家音樂廳,民進黨集會也是針對國民大會召開的問題,召開群眾大會。可是因為當時成立不久的民進黨被媒體塑造成「暴力黨」,因此,就算同樣的主張,只要由民進黨提出,媒體就會加以扭曲,所以由學生自主提出這樣的主張,反而對民進黨是有幫助的。因此,就算這四點訴求非常「政治」,但是由學生提出反而能夠得到媒體及社會大眾的注意。

3月18日,決策中心提出「自主、隔離、和平、秩序」的四大原則,四大原則貫穿的精神就是學生對主體性的追求。其中很重要的也值得一談的就是教授的地位與扮演的角色,因為教授是在廣場中,唯一非學生身份而能夠參加會議的群體,尤其從20日起,由教授負責的「民主講座」,由夏鑄九等教授,脫離教室,慷慨激昂的在廣場上對學生講述,將所學所思與學生及週邊群眾宣導,所以教授在野百合學運中也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野百合學運中引發正反不同意見且爭議最大的是那條隔離學生與群眾的「糾察線」。這條線起初是為了要隔離民進黨,後來也把所有非學生的群眾隔離在外,因此,有人批評野百合學運太過凸顯學生的純潔性,結果喪失了與群眾會合的能量,以致於後來被「摸頭」,運動無法持續下去。不過,從另外一個角度,要維持和平抗爭,也有人認為這是不得不然,這是糾察線所引發的爭議。

到了3月21日,野百合學運開始思考要如何撤退的問題,因為前一年1989年在北京發生的學運,就是第一批北京的學生要撤離,可是外地來的學生不願意撤,後來導致「六四天安門」的悲劇,也造成1990年3月學運在尋求撤退的過程中,也要思考如何全部撤離,不留下少數學生。這些後來都引起很大的討論,而前一年的北京學運就是重要參考,而且不只是學生,對政府部門來說也是重要的參考依據。

接下來談野百合學運的組織,畢竟運動期間長達六天,且發展到後來有好幾千人在現場,所以當時現場的組織分為合法部門:校際會議。校際會議基本上是每所學校推派一位,但因為台大學生人數較多,所以有兩位以上參與者。還有決策部門:決策委員會。接下來是執行部門:工作小組。工作小組包括:指揮中心和秘書處。校際會議有點像立法院,但因為不是實際決策者,所以比較像是「門面」。真正的決策中心是決策委員會。決策委員會是在3月17日晚間組成,前後共有三屆,產生的時間分別是:第一屆於3月17日組成,共有七位成員,分別是:台大范雲、周克任、北醫呂明洲、東海郭紀舟、中興法商陳尚志、輔大廖素貞、文化林德訓。第二屆是在19日下午組成,因為第一屆有多人體力不堪負荷,因此台大增加兩名:鄭文燦與汪平雲,北醫林致平,中央何東洪、文化曾若愚、中興法商丁勇言、成大彭建智。第三屆是20日晚上組成,增加東海郭紀舟(後由王時思代理),輔大江斐琪,清大李彥甫、東吳李威霆、南神謝懷安。

後來增加五名教授顧問團,分別是:瞿海源、賀德芬、張國龍、夏鑄九、鄭村祺,三位研究生則是曾旭正、吳介民、李建昌。而在執行部門方面,當時廣場上最耀眼的無疑是掌握麥克風的指揮中心成員,18日的總指揮有三人,分別是輔大廖素貞、北醫呂明洲、台大范雲。後來因為體力問題,慢慢有中原翁章梁、台大鄭文燦、東吳李威霆幾人輪替,而當時最受矚目的是台大的范雲及中原的翁章梁。秘書處則在19日成立,分為:文宣組、財務組、庶務組、糾察組、生活組、器材音響組以及醫療組。後來2014年的318學運,也多是沿襲野百合這樣的組織架構,這也是野百合學運的重要影響,它提供後來的學運組織參考的依據。

此外,野百合學運當中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就是「絕食團」。絕食是廣場學生自行發動,但領導部門的態度是不鼓勵、不禁止,19日中午本來只有10人,到21日晚上已經增加到60人。

而在群眾動員方面,17日晚上大約只有兩百多人,18日突破五百人,19日下午突破千人,之後都是數千人的規模,原因包括了學運團體和學生自治組織的脈絡,加上媒體報導以及國民黨開始動員。但也因為人數過多,使得後來的指揮系統也產生了重大變化。因為在運動的過程中,有三條路線的鬥爭,一是新憲法路線,屬於新青年;另一派是屬於台大系統,主張國是會議路線;第三是政經改革路線,是屬於「民學聯」。這種既聯合又鬥爭的情況,也在運動過程中不斷發酵。

最後總檢討三月學運在學運史上的意義,包括四點:一、開始有學生群眾的出現,必須正視草根經營的問題;第二、各股學運力量形成恐怖緊張,這種既聯合又鬥爭的情況在這裡完全發揮出來;第三、八0年代學運的特色是一種「身份制」的運動,野百合運動把這種特質推到極致,也就是非學生不能參與;第四、學運正當性的確立。因為前一年的北京學運經驗,使得國民黨政府絕對不可能鎮壓,加上國民黨內部的政爭,必須肯定學運的發展,而這樣的肯定也為後來的學運奠定良好基礎。

如果放在台灣民主運動史上來看,三月學運是國民黨統治者首次面對群眾抗議的變數,導致後來九0年代國是會議的發展,都是沿襲學運的方向。此外,學運代表的是全民請願,也是對台灣主體性的認同,這是野百合學運在整個學運史及台灣民主運動史的意義所在。

學生不服從:野百合學運(一)

  • 播出時間: 2018-05-30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者晏山農
  • 野百合學運是戰後台灣不管是學運還是政治史上,最大規模的群眾聚會。(潘小俠拍攝)

    野百合學運是戰後台灣不管是學運還是政治史上,最大規模的群眾聚會。(潘小俠拍攝)

    野百合學運是戰後台灣不管是學運還是政治史上,最大規模的群眾聚會。(潘小俠拍攝)

        台灣八0年代學運經過醞釀期、突破期以及蛻變期之後,發展成兩股學運勢力,一股是台大,從「自由之愛」到「編研會」,主攻憲改路線;另一股是非台大,由「大革會」到「民學聯」,比較偏向社會主義、社會實踐的路線。到了1988年,兩股勢力原本想要尋求整合,但因為意識形態及個人恩怨等因素,在5月4日雙方不歡而散,導致各自為政,學運開始派系化。但到了1990年初,由於國民黨政爭表面化,以及台灣社運呈現某種程度的停滯,譬如:1988年520農運之後,農運走向衰敗的命運,工運也有所停頓,因此,學生運動成為社會唯一期許的方向,導致1990年3月爆發野百合學運,或是所謂的三月學運。

        野百合學運之所以重要,是因為這是戰後台灣不管是學運還是政治史上,最大規模的群眾聚會,總共六天,參加人數眾多,加上旁觀民眾超過上萬,重要性不言可喻,只有2014年318學運的人數和天數超過它,因此,我們將分兩集介紹野百合學運的經過及影響。

        野百合學運雖然只有六天,但過程卻驚濤駭浪、變化萬千。為什麼會爆發野百合學運?1990年初,正值中華民國第七屆總統改選,由於國民黨內部對於李登輝選擇李元簇為副總統、以及對決策方式不滿,於是爆發國民黨統治台灣以來,內部鬥爭第一次徹底表面化,也就是主流派與非主流派的鬥爭,期間從2月一直延續到3月初,社會人心惶惶、股市也連日長黑,知識分子和學生對此也紛紛表達意見。

3月8日台大學生會邀請社運團體共商解決之道,學生反對沒有民意基礎的資深國代選舉總統,希望暫停選舉,待召開制憲會議後再選舉總統。3月10日又召開學生社團與社運團體開會,但沒有達成共識,最後決定在3月14日各自行動。於是3月14日他們結合一些教授,要求國民黨廢除臨時條款、終止動員勘亂體制,解散國民大會,但由於遭到警方攔阻,行動失敗。雖然行動失敗但事後反應卻出奇的好,許多人表明要跟隨行動,於是他們準備在3月16日再集會,策劃進一步行動。沒想到傍晚有三名台大學生決定自行到中正紀念堂的大中至正,也就是今天的自由廣場靜坐抗議,他們分別是周克任、楊弘任、何宗憲。由於他們是單獨前往,可以說是擦槍走火,卻也掀起了三月學運序幕。這也可以說是野百合學運的前奏。

接下來如果按照樂曲來看,就進入到了序曲。時間是3月16日到3月18日,首先是人數從最早的三個人,到了3月17日慢慢增加為二百多人,台大自由派教授也決定發起「柔性罷課」,從19日起一個星期,把上課地點改為中正紀念堂,並命名為「民主教育週」。到了3月18日,學運團體也慢慢進駐,接管了廣場領導,並在首次校際會議中,確認了三月學運的四大訴求:1.解散國民大會;2.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3.召開國是會議;4.提出政經改革時間表。當天上午的決策委員會又提出「自主、隔離、和平、秩序」的四大原則來進行廣場抗爭。

再來就進入交響樂的主旋律,時間是3月19日到3月20日。3月19日,校際會議制度化,午夜時決策中心改組,學生運動也從大中至正牌樓移轉到國家劇院階梯,階梯上是領導部門,學生則坐在階梯下的廣場,台上、台下以糾察線隔開。而剛好對面的國家音樂廳,民進黨也正在舉行集會,於是學生用糾察線將彼此隔開,避免干擾。當天晚上校際會議也通過以野百合做為三月學運的精神象徵。而之所以選擇野百合的理由有五點:

  1. 自主性:野百合是台灣固有種,象徵著自主性。
  2. 草根性:野百合從高山到海邊都看的到,反映了草根性。
  3. 生命力強:她在惡劣的生長環境下,依舊堅韌地綻放。
  4. 春天盛開:她在春天盛開,就是三月這個時刻!
  5. 純潔:她白色的純潔,正如學生們一般。
  6. 高尚:在魯凱族裡意向裡,她更是一生最崇高榮耀的象徵。

從此三月學運也被稱為野百合學運。而到了3月20日,廣場人數不斷增加,到了下午三點到達二千五百人,傍晚更高達四千五百到五千人,也是廣場學生人數最多的時候。由於人數增加,決策小組也從七人增加為十三人。

再來就到達交響樂的尾聲。因為3月21日國民大會已經選出李登輝為總統,於是學生之前提出的四大訴求已經無法在總統大選前提出,所以氣勢開始消頹,而且經歷四、五天之後,學生已經精疲力盡,在此情況下要如何收場?於是到了3月21日又加入五人教授顧問團和三位研究生諮詢小組。教授顧問團成員包括:瞿海源、賀德芬、張國龍、夏鑄九、鄭村祺,三位研究生則是曾旭正、吳介民、李建昌。雖然教授團並沒有表決權,但畢竟教授在法律或是政治判斷上學有專精,所以就提供學生很多意見。這些意見當中,以瞿海源為首的教授認為應該去見李登輝總統,再進一步打算,於是學生與教授共同擬定接觸的三個底線:一、李登輝總統必須具體肯定這次學運;二、國是會議要公平邀請各界人士,深入討論國是,對於學生的訴求廢除臨時條款、資深中央民代限期退職、訂定政經改革時間表等,應提出有效解決方案;三、全體廣場學生在總統明確確認上訴兩項後,即結束靜坐,否則將繼續抗爭。

後來由瞿海源與賀德芬教授去見李登輝,回來後由於決策委員會無法做決定,教授只好向校際會議報告,結果引起反彈,經過3-4小時的冗長討論後,學生決定派出53人,由瞿海源與賀德芬教授陪同,前往總統府面見李登輝。到了3月22日凌晨,又討論兩個多小時,在兩點五十分左右召開校際會議,最後22所學校同意撤退、一所反對。到了凌晨由指揮中心正式發表撤退聲明,當天五點十分,李登輝座車來到廣場繞行一圈後離去。

而放在廣場上,象徵學運的野百合雕塑,到了23日晚間遭到焚毀,直到現在還無人知道是由誰燒毀。這就是整個野百合學運的經過。

 

學生不服從:學運蛻變期

  • 播出時間: 2018-05-23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者晏山農
  • 主持人晏山農

    主持人晏山農

    主持人晏山農

今天節目主要談台灣八0年代學運的第三個階段「蛻變期」,時間是從1988年的7月到1990年2月,這段時間剛好落在兩個重大事件的中間,一是蔣經國過世之後,台灣政經情勢有了新的轉變;一個則是1990年3月野百合學運發生,蛻變期就是在這段期間內所發生的重大變化。

針對台灣政經情勢發生的轉變,國民黨政府也採取了因應措施,一是校方的改革走在學運團體前,推出很多自由化政策。一方面校園自由的空間多了,但是如果學運力量還比較薄弱時,反而會因應不及,相對空間也就因此而限縮。第三、因為行政資源撤退了,學生政府必須擔負起像是代收學生會費等行政工作,許多學生不願意繳交,導致學生會費收入急劇下降。但好處是學運多元化。因為學運整合失敗,彼此各自為政、尋找議題,導致議題與組織趨向多元化。另外,政治自由化所帶來的開放空間,也使得各種新團體陸續成立。

蛻變期學運有三個重大特色:一、大學改造的面向更豐富;二、社會實踐增多;三、政治抗爭更深化。在大學改造的部分,第一、大學法雖然不再成為焦點,但還是一個凝聚各校學運團體的重要議題。第二、教授團體也開始加入,大學法成為學生與教授共同聯手抗爭的議題。而一些教授團體在80年代末期、90年代初期也陸續出現,例如:「澄社」在1989年成立;「大學教育改革促進會」(簡稱學改會)也在1989年成立、「台灣教授協會」(簡稱台教會)在1990年成立。第三、學運對大學法的抗爭,已經不再局限於大學法本身,而是將大學法與國會改造以及關心弱勢結合。第四、學運對大學法的抗爭行動,不再限於演講、座談以及溫和的請願,而是採取比較衝突性的行動。比較明顯的是在1989年9月28日有關大學法的遊行,有一千多位教授及學生參與,其中學生占大多數。

另外,新議題也隨著資本主義深化及政治自由化而開始產生。許多學運團體認為,要批判大學或社會,必須針對政經結構進行更深入的研究。新議題的一個明確的例子就是1989年5月24日,淡江大學發起抗議房租聯合不合理漲價的行動,而類似的活動到了90年代、甚至一直到今天都還持續存在。而除了新議題之外,新團體也陸續出現。新團體也分為四類:第一、原有社團的轉變。例如:中央大學「三民主義研究社」在1990年改名為「福爾摩沙社」;第二、原有的地下社團合法化。例如:北醫的「抗體」與「解體」合組為「文化社」,東海大學的「東草」成員,分別成立了「大肚山社」及「人間工作坊」;第三、單一議題性社團的成立。其中又可分成四大類,第一種是「台灣意識」社團增多。例如:台大「台研社」、輔大「台研社」等。第二種是環保團體增多。例如:台大「環保社」、東海「環科社」等。第三種是女性研究團體成立。例如:台大「女研社」。第四種是綜合性的社團。例如:東吳大學「蘇菲雅」、淡江「當代中國」、台大「傳真」等。第四、學運抗爭型態有一個重大轉變,就是劇場運動的加入。也就是小劇場運動在這段期間是很重要的特色,一直到今天,小劇場也一直是學運團體抗爭社會事件的一個重要活動。

大學改造的第二個階段,很多學校的學生政府紛紛成立,但這方面相對於整個校外活動卻顯得薄弱,畢竟學生對於校園公共事務的參與程度不夠,且學生流動性高,學生政府很難成為一個穩定的行政團體,以及校方始終把學生政府視為學生社團,無法與校方平起平坐,所以各校學生政府雖然如雨後春筍般成立,但一直無法紮根。

在社會實踐增多的部分,80年代的特色有三點:第一、寒暑假下鄉行動固定化;第二、調查方式走向直接介入抗爭;第三、透過社會團體中介進行參與。而有關社會實踐,最早出現的是1986年7月鹿港反杜邦運動,台大與非台大系統都加入,到了1988年上半年,社會實踐形成一股風潮,從農運到環保運動都有加入。學生參與農運在1988年5月20日那一次,雖然不是主導力量,但在日後聲援的過程中,許多學生因為參與聲援被逮捕,成為1988年重要現象。而除了農運之外,環保運動也在各校成為普遍趨勢,到今天為止,環保運動在學生團體裡也是主流。之前提到過「民學聯」是學運團體中標榜社會實踐最積極的一個團體,所以不管是農運或是環保運動,常常都是由「民學聯」主導。

再談到環保運動的參與,從1989年寒假到1990年寒假的「清流行動」,是針對全台灣河川污染的情況所做的大規模調查,涵蓋從北到南的河川,可說是民學聯和高雄社運工作室的合作運動,所以在1988年5月20日,農運沒落之後,學生團體就從環保議題中尋找方向,一直到現在為止,環保運動都還是學運的一個重要指標。而之所以走向社會實踐的理由也很簡單,就是因為在校園裡面的運動受挫,無法實際紮根,使得學運團體投入社會實踐做為延續生命力的重要方向。

至於政治抗爭的深化部分,之前提到台灣學運的兩大源頭是台大和輔大,他們在源起時都強調學生政治意識的重要性,校園運動則從大學法開始,以台大為主的「編研會」將議題上升為國會改造、甚至憲法改造。另一方面,台灣意識也隨著台灣認同和政治運動的發展有進一步進展,於是台獨運動也在這段期間在學生團體慢慢醞釀。

蛻變期的政治抗爭大概採取兩個方式:一個是對蔣家統治圖騰的批判;另一個則是二二八紀念活動為主。前者包括1989年5月「圖騰與禁忌」抗爭活動,後者則是1989、1990連續兩年,學生都有舉辦二二八紀念活動。

此外,學生團體也開始投入外界選舉,但與以往不一樣的是,以往學生參與政治大多是打零工方式,但到了蛻變期,很多學運團體集體加入,許多文宣甚至由他們包辦,於是慢慢從打工小弟到實際投入政治運動的參與者。

學生不服從:太陽花學運(上)

  • 播出時間: 2018-06-20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者晏山農
  • 太陽花學運是台灣有史以來最盛大、最成功的一場學生運動。(邱萬興 攝)

    太陽花學運是台灣有史以來最盛大、最成功的一場學生運動。(邱萬興 攝)

    太陽花學運是台灣有史以來最盛大、最成功的一場學生運動。(邱萬興 攝)
  • 由想想論壇策劃、節目主講人晏山農撰述的318運動全紀錄

    由想想論壇策劃、節目主講人晏山農撰述的318運動全紀錄

    由想想論壇策劃、節目主講人晏山農撰述的318運動全紀錄

本節目已到尾聲,今天要介紹的是台灣學運的最高潮,也就是2014年3月的318運動,也可以稱為「太陽花學運」,不但是台灣有史以來最盛大、最成功的一場學運,也影響到國際視聽,我們將分兩集來談這場運動。這集先介紹發生的原因、以及整個運動從3月18日到4月10日,為期24天的進展如何?

318運動是因為反服貿而來,服貿的全稱是《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是台灣與中國大陸依據ECFA《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所簽署的服務貿易協定。2013年6月21日雙方在上海簽署《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後,引起NGO團體的質疑,認為當時馬政府對兩岸事務的敏感度太低、黑箱作業卻自以為是、對中國的無知與愚昧,而且偏向大財團,對中小企業主將造成重擊,同時台灣開放的項目中,有多項涉及國土安全及民眾個人隱私,因此引起NGO團體抗議。

另外就程序面而言,立法院遲遲不願召開公聽會,後來勉強召開也是敷衍以對,到了2014年3月17日下午兩點半左右,當時國民黨立院黨團副書記長張慶忠遭到民進黨立委包圍,無法進行議事,就躲在會議室後方以無線麥克風宣布開會,並且在30秒內完成《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審議,引起輿論撻伐與民眾憤怒。在此情況下,第二天以律師賴中強為主的「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簡稱「民主陣線」),以及以學生為主的「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簡稱「黑島青」)就在3月18日晚上舉行晚會,因為之前已經商議好,所以當天晚上九點多就分批從濟南路「康園」旁邊的側門進入立法院議場外廣場,此外也有20-30名學生從青島東路翻牆進入議場外廣場,後來又打破玻璃進入議場,318運動由此揭開序幕。再透過許多參與者的臉書,於是到了3月19日凌晨,已經有2-3千人聚集在青島東路要保護學生,這就是整個運動的開始。

運動的主力是學生,然而學生為何會如此憤怒?其實1990年3月野百合學運之後,學運並非就此停止不進,學生曾經參加過九0年代的工運以及反高學費的運動,2004年的「樂生保留運動」,2008年深秋,大陸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來台,也發起「野草莓學運」,沈寂已久的學運也慢慢復活。往後的一段時間也積極參加許多社會運動,例如:苗栗大埔事件、反國光石化、挺華光社區、反中科四期、反核四、反都更…等種種運動,已經醞釀了他們參與社會的經驗。而為什麼針對服貿?首先從普世的因素來看,由於我們是處在一個不安全的時代──經濟不安全、人身不安全、政治不安全,而這一切都源自於八0年代開始的「新自由主義」潮流,使得全世界都陷於「崩世代」的局面,台灣也同樣陷入「貧者愈貧、富者愈富」、「資本集中、創業無望」、「文憑貶值、低薪22K」、「少子化與人口老化」等普遍問題。還有屬於台灣的特殊因素就是「中國因素」的全面發酵。由於中、台兩地經貿關係不斷擴大,愈密切的結果就造成台資外移的速度愈快,台灣的失業率和貧窮率也就愈高,在此情況下,學生於是採取積極反制。而3月18日晚上,學生又因緣際會進入了立法院議場,也就導致了為期24天的318運動。

318學運的24天我將它區分為四個時間:混沌期(時間從318-323)、氣爆點(323-324)、回穩期(325-330)、收尾期(331-410)。318晚上衝進議場的有數百人,但是因為議場裡頭漆黑一片,後來雖然燈打開了,但因為沒有空調,且在警方阻撓下也無法上洗手間,裡面其實是一團混亂。而當時進入議場的除了「黑島青」與「民主陣線」成員之外,也有不少熱血學生與自主公民,藉由樓梯進入議場二樓,經過一個晚上混亂,慢慢地分工就開始了。如果319是諾曼地登陸的話、320就像灘頭堡的確定,以及運輸補給線的暢通,慢慢的以黃國昌、林飛帆、陳為廷為主的議場權力中心也形成。

不過,也有部分原先進入議場的學生,覺得議場空間太狹隘、空氣也不好,就與台大社科院商借教室,大約有20-30人轉進到台大社科院,而那裡後來也被稱為「社科院派」,他們主張也與議場中心的有很大歧異,而他們也是後來323-324主導進攻行政院的核心力量。

到了3月21日,有人在議場外頭書寫「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這個口號也成為往後太陽花學運的主軸。到了3月22日,下午3點行政院長江宜樺在層層護衛下到達青島東路廣場,由學生代表與NGO成員:林飛帆、黃郁芬、賴中強出面對話,但雙方不歡而散。到了3月23日晚上,社科院的學生決定要進攻行政院,也就進入了第二個階段氣爆點,也是整個運動中爆發最激烈衝突的階段。

轉進台大社科院的這群學生,他們主張要擴大運動空間,不要只局限在議場中,所以他們與議場中以黃國昌、林飛帆、陳為廷為主的力量,產生極大的對立,到了3月23日,他們發起進攻行政院,但沒想到響應的人太多,情況有些失控。另一方面,行政院長江宜樺在將近午夜時,下令鎮壓、驅逐進入行政院的學生,從323晚上到324凌晨六點左右,總共發動六次驅逐行動,後來警方共逮捕61人,其中36人移送偵辦,包括自稱是現場指揮,被當成首謀,被檢方複訊後收押的清大社會所學生魏揚,到了第二天才無保釋放。經過氣爆點之後,社科院派也元氣大傷,後來就慢慢沈寂,但也不是完全沒有行動,後來他們在4月4日組成「民主黑潮學生聯盟」,從事外圍游擊行動。

經過氣爆點後,當時很多人擔心行政院已經被清空,立法院是否會受到影響,好在並沒有,後來議場中心的人也從325開始重新進行組織。到了326之後,由於擴大行動的力量已經被排除,必須面對運動可能無限制發展,必須進行陣地戰的組織行動,所以有了九人決策小組產生。另一方面,學生與NGO合開的聯席會議也擴大為代表會議。到了3月27日下午,林飛帆宣布3月30日下午要號召群眾到凱道集結,並提出四項訴求:第一、退回服貿、第二、建立兩岸協議監督機制;第三、召開公民憲政會議;第四、要求朝野立委支持學生所有訴求,先立法、再審查。此外,當天《島嶼天光》這首歌也開始傳唱。到了3月30日,居然有五十萬人上凱道,也顯示了整個運動的成功與最高潮。

經過高潮後就進入收尾期,也就是從331到410,雖然401有白狼去干擾,但沒有影響到運動的推展。而4月1日晚上,另外有一批人退出議場,集結到濟南路台大校友會館前,成立〈賤民解放區〉。到了4月5日有一個創舉,那就是反服貿學生在立法院議場內與場外舉行了三場「人民議會」,公開審查《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到了4月6日上午,立法院長王金平到議場探望學生,隔天學生代表林飛帆、陳為廷也釋出善意,決定4月10日下午退出議場。到了4月10日下午四點位於議場二樓《奴工區》的學生,他們不滿議場核心人物的決策,於是先行退出,到了六點,議場內的人也全數退出,而從318到410的太陽花學運也到此告一段落。

切換為電腦版網頁  APP原始檔(Android News/Android Radio)
apple_icon news_app radio_app      android_icon news_app radio_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