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抗議活動 撕裂香港社會

  • 時間:2019-08-14 08:49
  • 新聞引據:德國之聲
  • 撰稿編輯:鍾錦隆
香港警方8月3日在黃大仙地鐵站拘捕示威者,引發居民不滿,最終演變成對峙衝突,港警對身穿便服的居民施放催淚彈與胡椒噴霧,驅散群眾。(AFP)

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已經持續了兩個多月。特別是在近期,暴力事件一再增加。在香港黃大仙地區居住著很多員警及其家屬。那裡的居民對反送中抗議活動的看法,各不相同。

警員宿舍受攻擊  家屬心驚不滿

Poppy Chan的丈夫是一名香港警員。Poppy、丈夫、兩個年幼的女兒和一位幫傭,一家人住在一套位於黃大仙警員宿舍3樓的公寓裡。出事的那天傍晚,她正在家做飯,突然聽到一聲巨響。查看之後她發現,玻璃窗被一塊扔進來的磚頭砸碎了,催淚彈的濃煙在整間公寓彌漫。

Poppy對法新社的記者說:「那一瞬間我感到更多的是恐懼,而不是憤怒。可能他們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是錯的。我覺得真的很難過,看起來他們被其他人利用了。」

黃大仙發生抗議活動的那三天,Poppy和家人躲在家中不敢出門。但是家中的玻璃被砸爛那一刻,她決定要離開這裡。

她收拾了一些隨身攜帶的物品躲到了一個朋友家。

反對修改《逃犯條例》的抗議活動開始以來,黃大仙地區發生的衝突事件是最為嚴重的之一。


香港網民5日發起大罷工,黃大仙爆發警民衝突,警方施放多枚催淚彈。(網路圖片)

抗議活動已經變成內容更為廣泛的運動,抗議者們要求獲得更多的民主自由。

這一場規模浩大的群眾運動,獲得社會各界的廣泛支持,從律師到公務員,從老人到帶著年幼子女的家長,很多人都走出來參與集會。

但是在黃大仙,一些居民對抗議者的態度卻是矛盾的。抗議者們指責警方過度使用武力,這些人向警員宿舍投擲磚頭石塊。

Poppy Chan說:「對整件事我真的非常憤怒。我始終認為,有些人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

黃大仙地區的很多市民階層的居民,對示威者的態度可沒那麼寬容。8月3日,一些示威者襲擊了黃大仙地區的警局,他們到處塗鴉,還損毀了監視器。

35歲的中學數學老師Joe,把那些示威者稱作「目無法紀」。

他希望港府採取更嚴厲的措施。他說:「你(港府)必須有能力去執行法律,利用你所掌握的權力和力量去鎮壓這些到處破壞的暴徒,政府不應該害怕。」

Joe說:「他們就是要利用港府和警方的軟弱回應,到最後整個香港都會成為犧牲品,這就包括像我這樣的無辜平民。」

沒有獨立的民意調查可以說明,示威者的支持度有多高。但今年6月組織單位一度宣稱有200萬香港人走上街頭抗議修改《逃犯條例》。

挺員警和挺港府的集會規模,明顯要小很多。

目睹警察暴打市民  青年走上街頭

有些跡象也顯示出,警方的反應反而起到適得其反的效果,反而鼓勵居民去支持示威者。8月3日,黃大仙的一些憤怒的居民從家裡走出來,他們穿著拖鞋,對員警喊「走!走!我們不歡迎你們來黃大仙。」

一名姓周的21歲學生在回家的路上,看到防暴員警使用警棍和催淚彈,驅散抗議者和當地居民。他說:「我看到員警從車上下來就撲向人群。那些人都是當地居民,有老爺爺、叔叔、年輕人,我還看到一個公車司機。如果他們可以使用警棍對付平民,那以後我怎麼能再信任員警呢?」

周姓青年說,他以前都沒有參加抗議,但是目睹了員警暴打平民的場面後,他也開始參加示威。

一些不積極支援抗議活動的人認為,港府應對的能力太差,因此他們也大為不滿。58歲的Amy Lee說:「我覺得雙方都很暴力。政府一手造成了現在的局面,卻把員警推到最前面。」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