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沉默到嚴詞譴責:北京在香港問題上的語言變化

  • 時間:2019-08-15 08:50
  • 新聞引據:德國之聲
  • 撰稿編輯:鍾錦隆
香港14日晚間又有數百人聚集在深水埗警署外頭,警方施放多枚催淚瓦斯驅離。(路透社/達志影像)

香港人連續10星期舉行示威遊行,參加人數最多時達百萬,成為自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對中國在這個半自治城市所扮演角色的最大挑戰。

隨著示威者和港府之間的緊張關係升級,中國中央政府傳出的資訊顯示,它試圖掌控輿論,由它確定海外和中國大陸可以獲得何種示威資訊;在中國,社群媒體和新聞網站受嚴格控制。

北京對示威運動的表態發生了一系列變化。

6月9日,示威民眾使香港市中心生活陷入癱瘓。他們抗議引起爭議的逃犯條例修訂。批評者表示,該法將侵蝕港人享有的自由。


香港反送中,6月9日百萬人上街頭。(圖:中央社) 

6月:百萬港人上街頭   微博搜索不到

組織者表示,當天上街遊行反對該法的人數超百萬。新華社淡化示威規模,僅稱為一場「公眾遊行」。

當晚的中央電視台沒有報導示威活動,在中國微博上也搜索不到示威消息。

然而,幾天後,官媒改變了策略。涉及示威,它們不報反對派示威,而是著重報導對該法的支持。《中國日報》的一篇報導表示,「80萬人對修例說好,反修例示威遊行人數只有約24萬」。《人民日報》也遵循同樣路線,宣稱「各界人士都表達了對修例的支持」。

這次大遊行後,北京很快開始譴責示威運動,稱一小撮組織者與西方政府同謀。

7月:港人示威不止  譴責「外國勢力」介入

7月中旬,《人民日報》譴責「外部勢力」干涉中國內政。這是一旦面對國際批評,中國外交部的通常說詞。

在西方政界人士表達對香港示威者的支持後,北京加重了這一口氣。示威者們的呼聲已從取消修例,擴展成對民主改革的廣泛要求。

在英國外交大臣籲請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重視示威者呼聲後,中國稱,英國在這個半自治都市「製造麻煩」。

在北京舉行的一次新聞會上,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發言人楊光,將外國干預與分裂主義相聯繫。他稱,示威運動的目的之一是把香港變成反對中央政府的一個基地、顛覆中國的一塊跳板。

入夏以來,香港動蕩持續加劇。警方動用催淚瓦斯、發射橡皮子彈,驅散示威人群。

7月底,一群白衣男子被懷疑是三合會成員,在香港元朗地鐵內暴打示威者,群眾憤怒情緒沸騰。

出於對當局不妥協立場的失望,示威者衝撞了香港立法會和北京駐港機構。中國當局譴責示威者中的「一小撮極端分子」,而顯示員警暴力的視頻卻在中國被禁止。

新華社警告「暴力極端分子」正將香港推入「深淵」,並稱,不能對示威者們的要求有任何讓步。

香港立法會大樓7月1日晚間9時遭示威民眾占領後,上千名鎮暴警察於2日凌晨0時以催淚彈強勢清場,示威群眾則迅速往外撤離。(圖:中央社) 

8月:抗爭行動加劇  用語日益嚴厲

進入8月後,官方的用詞和宣傳更趨嚴厲。

8月1日,人民解放軍駐港部隊公佈一段視頻,顯示全副武裝的軍人演練應對示威者。

蘭開斯特大學中國政治學家和外交政策研究專家查布(Andrew Chubb)表示,北京此舉可能意在恐嚇香港示威者,讓他們想到,當局可能會動用軍隊,強力恢復穩定。

《環球時報》、《人民日報》一類官媒刊登一系列員警訓練、軍車在廣東深圳集結的畫面。

香港「反送中」示威者8月11日晚間與警方衝突,港警以突擊方式逮捕示威者,將示威者壓制在地。(圖:中央社)

北京給港府的訊息  加強施壓

本週二(13日),示威者導致繁忙的香港機場癱瘓後第二天,北京使用了強硬說法,稱示威行動出現了「恐怖主義苗頭」。週三,它重複這一說法,稱機場的示威者有「類似恐怖主義行為」。

澳洲的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研究員布蘭德(Ben Bland)對法新社表示,中國歷來極謹慎選擇用詞,現在的這一說法是向港府發出的一個信號:可以加大施壓,它是要向示威者表示,「我們高度關注」。

(本文轉載自德國之聲,文中小標為編者自訂)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