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馬文青到聯經總編 胡金倫暢談編輯生涯

  • 時間:2019-09-12 10:07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江昭倫
從大馬來到台灣,胡金倫從沒想過自己人生最精華的時期與台灣文學及出版界息息相關。(江昭倫攝)

現任聯經總編輯胡金倫,出生馬來西亞吉隆坡,在台灣從事編輯工作長達17年之久。從大馬文青到台灣出版社總編輯,胡金倫的文學啟蒙與人生最精華時期都與台灣文學息息相關,也為台灣讀者打開面向世界的重要一扇窗!

文學啟蒙來自瓊瑤愛情小說

出生於1971年的胡金倫,小學就讀馬來西亞當地的華文學校,因而打下中文基礎。

胡金倫回憶,在他小時候,港台影視文化開始在大馬興起,當時香港有古龍、金庸改編的武俠劇,台灣則有雙秦雙林,而他的文學啟蒙就是受到瓊瑤小說的影響。胡金倫:『(原音)很多人的文學啟蒙是金庸,我的文學啟蒙是瓊瑤,我記得我五年級就開始讀瓊瑤的小說,我記得我第一本看的應該是「海鷗飛處」還是「一簾幽夢」,我印象很深刻,那是第一次讀到 所以我覺得就會影響後來的人生嘛。』

胡金倫從小就喜歡閱讀,還曾投稿大馬華文小學生報刊,小時候的志願想當老師,也想當作家,卻沒想過後來會走上編輯之路。

到了中學時代,學校的華文課本上都是中國古典文學,一堆文言文,主要作家也都和五四有關,像是魯迅的「吶喊」,逐漸培養胡金倫對華文文學的興趣。


胡金倫年輕時候也是一名文青,喜歡閱讀,後來更因為接觸閱讀台灣作家作品,因而愛上台灣文學。(胡金倫提供)

大學時期  大量接觸台灣文學

上了大學,雖然主修歷史系,但胡金倫開始參加文學社團,跟著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討論文學,也是從大學時期開始,胡金倫接觸了大量台灣文學。

會有這樣的機緣主要是當時馬來西亞星洲日報開始舉辦「花踪文學獎」,當時擔任中國青年寫作協會秘書長的林燿德,帶了一批台灣作家到吉隆坡演講,包括羅智成、廖咸浩、司馬中原等人,相當成功,後來胡金倫又聽了張大春等許多台灣作家的演講,讓他對台灣文學產生極大的興趣。胡金倫: 『(原音)我是第一次,那時候我記得是1992年,聽到林燿德講到李永平的「吉陵春秋」、「海東青」,還有羅智成,他們談大河小說,我才知道原來在台灣我們有這麼多重要作家原來在馬華一些留學在台灣的,原來在台灣發展,也通過這些作家,後來你會慢慢開始認識很多台灣的文學,我自己對台灣文學就特別熱愛。』

也因為閱讀大量台灣文學,加上當時一些馬來西亞作家像是陳大偉、黃錦樹、鍾怡雯陸續獲得台灣文學重要大獎,胡金倫開始對於台灣有了更多憧憬和想像。

赴台灣就讀  開啟編輯生涯

大學畢業後,胡金倫選擇就業,在星洲日報擔任文教記者,當時也協辦很多台灣作家參訪大馬活動,例如焦桐、白先勇等,與許多台灣作家、文學圈的互動都是在當時結下了緣分和友誼。

工作兩年後,胡金倫遇到瓶頸,當時一些在台灣的朋友鼓勵他不如到台灣看看,因為原本就對台灣文化、文學與藝文氣氛有所期待,胡金倫很快就決定到台灣就讀政大研究所,當時的論文指導老師是陳芳明,而他的論文研究主題就是張大春。

研究所念了四年之後,胡金倫面對未來生涯規劃,當時覺得回到大馬可能不容易找到工作,正巧麥田出版社徵求文學編輯,因為對於麥田出版策劃的一系列文學書籍留下很好的印象,胡金倫決定應徵,很快就拿到聘書,2002年正式開啟編輯生涯。

胡金倫在麥田待了7年,這期間和許多華文文學家合作,包括香港作家董啟章。董啟章陸續在麥田出版「天工開物・栩栩如真」、「時間繁史・啞瓷之光」、「物種源始・貝貝重生之學習年代」,這三部曲讓董啟章紅回香港,也奠定其華文重量級小說家的地位,幕後推手正是胡金倫。

也是看準胡金倫對於編輯的品味以及出版市場的敏感度,聯經出版社發行人林載爵力邀胡金倫轉戰聯經,前後談了三次,終於說服胡金倫更換跑道,最初是擔任林載爵的特助,但主要仍是協助出版社編輯選書與封面設計,2013年正式成為聯經出版總編輯。

編輯生涯17年,胡金倫認為,兼顧市場的同時也不該忘了理想性。(胡金倫提供)

多元出版視野  為讀者打開世界之窗

從2009年到現在,胡金倫在聯經已經屆滿十年,編輯生涯也有17年資歷,他說選書的敏感度來自不斷閱讀,經常觀察市場趨勢和討論的話題,當然有時候一本書能不能暢銷,未必事前一定能準確預估,有時也靠直覺,就像被雷打到一樣。

另外,過去讀者買書只看內容,但現在書的封面設計也是定價的一部分,胡金倫不諱言他花了很多時間在封面設計上,希望能在眾多書海中,一眼就吸引注讀者目光。

在擁有45年悠久歷史的聯經出版擔任總編輯,胡金倫最大的感受,就是聯經過去累積的長銷書,是他們面對書市不景氣時代最大的資產。胡金倫:『(原音)這45年,聯經很多資產,而且有些資產就是長銷書,這些長銷書賣了二十年、三十年到現在還在賣,像「魔戒」賣了百萬冊以上,「靈山」也有超過30萬本, 「千江」有60萬本,我記得以前「千江有水千幾月」這類型的書,一年可以再版6千本,我覺得這是聯經很穩的基礎。』

當然,擁有馬來西亞華僑的身份以及在東南亞的人脈,也幫助胡金倫在開拓出版類型上有更多元的思考。胡金倫:『(原音)今年開始了開了一個新的書系,叫作「south書坊」,如何通過選書,更加有規律性的,把一些重要的東南亞國家的歷史、文化、人文介紹給台灣讀者。我記得今年三月先出的就是「馬來西亞史」,我後來發現馬來西亞史正式比較這樣的通史,似乎還沒有介紹過,所以我後來就出版了,第二本就是泰國;我們還會有相關包括研究新加坡的低端人口,我後面大概還有研究二戰時候,星馬地方這地方有很多慰安婦,它是一個很重要的現象,我們也會做,它是一個歷史研究,但是這些書非常經典,值得去介紹。』

胡金倫始終認為編輯工作是一個非常繁瑣的過程,作為出版社的總編輯,他也必須考慮在紙本書式微的時代,推動電子書、有聲書,讓出版IP活化,為出版社開拓新世代讀者群。

但無論大環境怎麼變化,胡金倫始終認為,兼顧市場的同時,有些理想性的書,即使未必能立竿見影獲得市場反應,但一定要堅持,因為這才是累積出版社品牌的重要基礎,也將對社會產生深遠的影響。

因為出身大馬,擁有東南亞人脈,幫助胡金倫在開拓開拓在出版類型上有更多元的思考,為讀者打開面向世界一扇窗。(聯經出版提供)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