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帝國霸權下的弱勢民族

  • 時間:2017-10-16 19:0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游常山
古代的絲綢之路,如今被大陸官方規劃為「絲綢之路經濟帶」,成為「一帶一路」戰略。位在新疆烏魯木齊鬧區的絲綢之路步行街,正象徵著新疆在絲路上的地位。
(圖:中央社)
十九大召開前夕,中共加緊對新疆、西藏等少數民族的控制,其中對新疆維吾爾人的打壓更是到了空前地步。#請聽記者游常山的採訪報導#

北京中共十九大召開在即,習近平身陷權鬥漩渦,從中亞細亞大沙漠,輾轉傳來維吾爾人的悲歌…
基督教舊約聖經,將中東、今天以色列境內的猶太人(Jew)稱為「選民」。自有文字記載以來,「選民」沒有自己的國家,流離失所五千年;就像猶太人,中國新疆省境內、國際間正名為「東突厥斯坦」區域內的維吾爾人(Uyghurs),也是一支歷經千古悲涼、流離失所的弱勢民族。
2017年台灣「圖博之友」舉辦【草原沒有風】影展,裡面一部【維吾爾人:荒唐的囚徒】紀錄片,引起世界廣泛注意。這部紀錄片講的是22名維吾爾人從難民淪為恐怖份子的荒謬故事;他們原本因為中共迫害而流亡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沒想到,911恐怖攻擊發生,美國全球緝捕塔利班餘孽,這些無辜的維吾爾人被以每人五千美元的代價賣給美國,最後竟然以恐怖份子的罪名送到美軍在古巴的關塔那摩監獄。直到美籍維吾爾人權工作者羅珊.阿巴斯(Rushan Abbas)以翻譯官的角色介入之後,真相才終於大白;羅珊.阿巴斯說,『(原音)經過檢察官審訊後發現這22人根本是無辜的,他們原本在阿富汗維吾爾人聚集的小村落躲避著求生,基本上就是國際難民。』阿巴斯透露,當年為了反恐,美國甚至同意中共參與調查。後來在安置這些維吾爾難民時,中國又再一次作梗,以經濟制裁威脅各國不得收容,十年後,最後一名維吾爾人才得以重獲自由。
在維吾爾人看來,他們與漢人的矛盾主要來自於政治上的因素,世界維吾爾大會發言人迪裡夏提指出:『(原音)我們與中國本身就有歷史上留下來的主權問題,應該透過國際法的程序來處理雙方一直以來的政治摩擦與問題。』
維吾爾人沒有祖國保護,1933年在英國支持下南疆曾經有過獨立運動,1944年在蘇聯(今天的俄羅斯)背書下北疆也曾建立國家,這兩波的「疆獨」運動迄今讓中共如芒刺在背,因此對世界維吾爾大會主席熱妣亞痛恨至極,在全球各地打壓「疆獨」不遺餘力,上述22名維吾爾難民因此成為替罪羔羊。
台灣「圖博之友」秘書長梁郁萍說,『(原音)只要美國去接觸了哪些國家,中共後腳就去威脅利誘那些國家。無論是利誘說你們如果拒絕接受維吾爾人我就給錢,或是恐嚇如果你們接收了維吾爾人我就把中國與你們的貿易合約拿掉,所以變成沒有任何國家敢接受這22人,這都是因為維吾爾人沒有自己的國家,如果有,他們馬上就可以直接回家。』
自從1961年聯合國承認外蒙古為獨立國家後,虛妄的「大中華民族主義」旗幟下的中共,今天最忌憚的無非是三大獨立運動:台獨、藏獨與疆獨,台灣是全球前1/8強的實力經濟體,早就是主權獨立國家,藏獨有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達賴喇嘛的精神領導,唯獨疆獨最弱勢,【荒唐的囚徒】充分凸顯了維吾爾人在中共統治之下的困境。
民族是共同體的認同概念,其來源可以是共享的體制、文化、或族群。維吾爾人不只膚色、血統、語言、文化都與漢人殊異,其隱藏千年的民族國家意識,也是在中共暴政的壓迫下醞釀而成;台灣「圖博之友」秘書長梁郁萍指出了其中關鍵,『(原音)中共的做法讓我們去思考無論是維吾爾人或是台灣的獨立問題,維吾爾人是我們台灣很好的借鏡,因為中共有很強烈的大中華民族主義的做法或意識,因此對待少數民族有這麼多的問題,這是很讓人難過的。』
在十九大前夕,藉著一部西方主流電影製作出來的紀錄片【荒唐的囚徒】,讓全球目睹了中共統治下邊疆少數民族的弱勢哀歌。這些維吾爾人為何成了國際難民,為何崛起的中國不能成為他們安身立命的地方?這些在在都是中南海不能回避的嚴肅考問。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