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吉他手跨刀 NASA飛船元旦勇闖天外天

  • 時間:2018-12-24 11:44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吳寧康
無人太空船─新視野號(New Horizons) (Credits: NASA/JHUAPL/SwRI)

美國航空總署(NASA)的一艘太空船將在2019年元旦當天,展開一項歷史性的近天體探測飛行,目標是迄今研究過的最遠行星天體,一個早期太陽系冰凍遺跡,被稱為「遙遠的無人之境」(Ultima Thule)的小行星。

新視野號元旦挑戰

美國太空影集「星際爭霸戰」(Star Trek)片頭有段著名的話,「宇宙,人類的終極邊疆…這是星艦企業號的旅程,它的任務是為了繼續探索這全然未知的新世界,尋找新生命和新文明,勇敢地航向前人所未至之境。」

如今,無人太空船─新視野號(New Horizons),預計將從40億英里(64億公里)外,在明年1月1日淩晨零時33分(台灣時間下午1時33分),從距離Ultima Thule小行星僅2,200英里(3,500公里)外飛過。這將比新視野號在2015年7月飛越冥王星時,距離近上逾3倍。

那麼,這個奇怪的物體是什麼呢?位於「柯伊伯帶」(Kuiper Belt)的小行星2014 MU69,被新視野號研究團隊暱稱為Ultima Thule。

這是以中世紀文學中一個神話般的遙遠北方島嶼所命名,它將擁有皇后合唱團(Queen)吉他手布萊恩.梅伊(Brian May)為它演奏搖滾歌曲。


皇后合唱團(Queen)吉他手布萊恩.梅伊(Brian May)(推特)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應用物理實驗室(Johns Hopkins Applied Physics Laboratory)科學家韋佛(Hal Weaver)說,這確實將成為太空船所遭遇到的最遠古物體。

Ultima Thule是什麼?

Ultima Thule相當小,科學家不確定它的確切尺寸。但他們相信會比冥王星小約100倍─冥王星的直徑近1,500英里(2,414公里)。

Ultima Thule位於「柯伊伯帶」,這是行星最初形成時遺留下來的一個巨大的宇宙圓盤。天文學家有時稱之為太陽系的「閣樓」。

科學家甚至直到1990年才知道柯伊伯帶的存在。柯伊伯帶是從距離太陽約30億英里(48億公里)處展開,通過離太陽最遠的海王星軌道,因為位於太陽系的遙遠區域,溫度極低,所以那些冰封的物體被認為是自太陽系誕生以來保存完好的遺跡。

韋佛說,這確實是太陽系形成的遺跡。

探索太陽系形成遺跡

新視野號計畫主持人史坦(Alan Stern)說,它充滿了數十億彗星,數百萬像Ultima、被稱為小行星體的天體,它們就像是形成行星的積木,另外還有少許像冥王星這樣大小的矮行星。

史坦表示,「在行星科學中,這對我們至關重要,因為太陽系的這個區域離太陽如此之遠,還保留了45億年前的原始條件。因此當我們飛掠Ultima,我們將可一窺形成之初。」

人類更接近的接觸

新視野號太空船將以3萬2千英里(5萬1,500公里)的時速通過,每天運行近100萬英里。在這種速度下,只要撞上一塊像米粒般大小的碎片,飛船就可能立即瓦解,使這趟旅程告終。

史坦表示,NASA不希望這種情況發生。然而,只要新視野號能在這次飛掠中倖存,它將拍攝數百張Ultima Thule影像,為首度揭曉它的形狀和地質學帶來希望。

新視野號曾在2015年為冥王星揭開神祕面紗,成為第一艘探索冥王星的太空飛船,帶回的影像包括前所未見的表面心形圖案。這是人類至今最靠近冥王星的一刻。

史坦表示,這一次他們將在距離Ultima Thule最近時,嘗試以相較於冥王星的3倍解析度來拍攝。然而,這項飛掠需要遠比過去更為精密的導航,可能成功也可能失敗。

科學家期待解惑

Ultima Thule最早是在2014年由哈伯太空望遠鏡(Hubble Space Telescope)所發現,科學家在2017年才了解到Ultima Thule並非球形,它甚至可能是二元系統(兩個互相繞行的物體)。科學家預期Ultima Thule反射的太陽光度,應該要隨小行星旋轉出現明顯變化,但它並未投射出科學家們預期會從一個旋轉的宇宙體上看到的重複且閃爍的光線。

這因而引發了許多令人費解的問題。好比Ultima Thule是否被宇宙塵埃雲包圍?是否被許多小衛星所籠罩?NASA希望這次的飛掠能夠帶來解答。

皇后吉他手將共襄盛舉

新視野號預計將在1月1日晚間開始傳回影像,當局預計將在2日公佈。雖然在這種距離下不可能進行直播,但NASA仍計劃在網路上播出飛掠過程,搭配梅伊的一段動畫視頻與音樂。

這位吉他手擁有天體物理學學位,他將在2019年1月1日在NASA的控制中心發佈新單曲,藉此向新視野號任務致敬。

梅伊說,這將是人類之手(Hand of Man)所能抵達的最遙遠距離,這個點子讓他深受鼓舞。

相較之下,史坦的期望可能平凡多了。他希望這不會是2006年發射、以鈽作為燃料的新視野號終結之旅。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