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咖少年登上國際學術殿堂 擂台下的「拳王」路

  • 時間:2019-01-08 17:5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詹婉如
前拳擊國手、臺灣師範大學體育學系專案助理教授薛名淳老師。(詹婉如 攝)

談到拳擊運動,您第一印象是什麼?瞬間揮出直拳,正中對手面部!擂台上盡是血淋淋肉膊戰,看得讓人血脈噴張,然而,本篇專題不是去競技場找尋受訪者,而是走入學術研究室,專訪前國手、曾拿下全國「拳王」冠軍寶座的臺灣師範大學體育學系薛名淳老師;他從一個沉迷於網咖、全校最低分入學的拳擊少年,到現在拿下博士學位,成為少數從拳擊賽場華麗轉身的學者,他是如何辦到的?接下來,我們將聽見擂台下的故事。

從被揍開始 揮出第一拳的創傷

薛名淳老師說:『(原音)拳擊護具只有護頭殼而已,臉没有保護!』

記者說:『(原音)這樣你還能打到全國大專盃拳擊錦標賽60公斤級全國冠軍?可見你很會揍人?』

薛名淳說:『(原音)嗯!後來很會揍人,哈。』

順著記者的話,薛名淳老師幽默自嘲,達到很會「揍人」的境界,得經過一翻慘痛的「被揍」過程。

薛名淳說:『(原音)對打這件事你要做到技術上的突破跟勇氣的突破,我們要一直不斷的去跟學長姐和厲害的國手去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等一下要訓練了,今天有一批是目前是台灣的國手,那時候我好像高一還是高二,然後有一批大學一年級或高三的學長,他們是別的學校的,而目前是國家代表隊選手,他們來這邊移地訓練,意思就是說我們等下要準備一個一個跟他們單挑,那個是最可怕的,就是等一下你等下要被打,那是最可怕,我印象最深刻一次是我那時候在逃避,訓練前半個小時我打電話給我媽媽,拜託我媽媽打電話跟教練講說她臨時有事情要帶我出去,沒有辦法參加今天下午的訓練,我哭著拜託我媽媽,那個過程紮實拳擊訓練大概國中跟高中整整六年,其實我是非常憂鬱和自閉的。』

四處南征北討,對運動選手來說是家常便飯,但是外人或許不知,當一名拳擊手,舉起人生第一次重拳時,最先需要突破的不是技巧而是內心的那道關卡。

薛名淳說:『(原音)你要出手打人,嚴重一點那是心裡的創傷,你要真的要出手,在公開場所打人那是要突破的,但是,我同期的同學他比我先突破,然後我就一直被打,我就開始流鼻血、滿臉都是血,然後場下的教練跟學長姐大家都在看,大家手插著腰看著你被打。教練在旁邊就說,如果你再不出手攻擊的話,你就從頭被打到尾,你就是一直挨打,所以才跨出心裡那一步,所以,去克服自己那個心理障礙,很難。』

薛名淳老師自嘲,達到很會「揍人」的境界,得經過一翻慘痛的「被揍」過程/薛名淳 提供

母親不忍觀賽 談及感傷落淚

不出擊就只能挨打,成了薛名淳國中學拳之後最常聽到的一句話。

小時候好動、不愛讀書,讓母親十分苦惱,小學六年級時,剛好母親公司附近有一間鐵籠拳擊場,於是,透過朋友的介紹,從此與拳擊結緣,國中正式投入拳擊運動,自此,母親經常看到他鼻青臉腫後回家,聊到這兒他回憶起過往拳擊訓練的痛苦煎熬,訪談突然中斷。

記者問:『(原音)可是你每回被打後回家,媽媽一定很心痛吧?』

薛名淳說:『(原音)對啊,講到這邊會有點難過……那時候回家都用那個……雞蛋敷眼睛(問:媽媽幫你?)都自己來,我把那個蛋蒸好……。當然過程中有一些同學,他就放棄退出拳擊隊了,但那個要退出,然後回到像一般學生念書是一回事,我就還是咬著要堅持下去,主要也是我媽媽一直逼著我要忍住,她的心裡很痛苦,因為我拳擊比賽13年一直到大學畢業,我媽媽只有看過我一場比賽,她從來從來不來看我訓練跟比賽,只有看過我一場,那一場還是我一直拜託她來,因為我那時候已經有點實力了,而且知道我說在60公斤這個量級應該就是冠軍了,我就拜託她來看她才來,因為她從來不來看。』
母親薛名淳小學六年級時在母親公司附近的鐵籠拳擊場/薛名淳 提供

年少為了網咖「戰友」 曾想放棄一切

自12歲起,有長達13年的時間,薛名淳海內外比賽無數,曾拿下數次冠軍佳績,但他不諱言,長期拳擊訓練讓人身心俱疲,高中那段日子,沉迷網咖,一度想放棄。

薛名淳說:『(原音)高一的時候我迷上網路遊戲,最誇張的情況是晚上都翹家出去網咖打電動,就跟那些網咖的流氓混在一起,每天晚上在練功、打怪;當時玩到沒有去訓練,教練發現壞事情就鬧大了,後來,我為了不要對不起那些信任我的網咖盟友們,我決定休學,高中二年級的時候決定休學,我就跟教練講我要退出拳擊隊,休學單前面的基本資料都填好了,就差我簽字和給我媽媽簽字,在學務處我媽簽了以後打我一巴掌,然後下一步就是我要簽,教練拉住我不讓我簽,一個是原本就在百齡國中的拳擊隊教練叫林世華和另外一個教練叫林明佳,他以前是日本拳王,教練林明佳他拉住我,他說你相信我,你若再繼續下去,我一定會讓你成功,他叫我繼續堅持下去不要放棄。』

一句不要放棄!教練努力把在網咖沉迷的青年選手拉回擂台,在拳擊場上總是拿第二名、被教練戲稱為「薛第二」,回到拳擊場後,就被帶往冠軍之路,那麼當年在網咖裡的戰友呢?

薛名淳說:『(原音)後來被他們騙了,裡面有人騙我錢,玩遊戲的錢跟台幣都有,就是跟我借錢啊!然後玩遊戲的裝備啊,他們都把我騙光光。』

薛名淳少年時出賽照片/薛名淳 提供

曾全校最低分 轉身成為台上老師

因為堅持,薛名淳為透過體育表現優異的成績單申請上大學,但他笑著說,記得大學學測成績是18級分-全校最低!

人生峰迴路轉,萬萬没想到,成績不好的他,在同學的邀約下,考上特教學程,往特教班老師之路邁進。

薛名淳說:『(原音)那時候去特殊教育學校實習半年,修課共兩年半的時間,那時候上課都要穿圍裙,以前還比較壯,身上還是肌肉,然後穿著圍裙教小朋友烹飪,呵……。』

當一個天天穿著圍裙的老師,是這一生想走的路嗎?這個問題在他心裡徘徊,最後,他選擇報考運動教育研究所,讓自己仍能與心愛的運動專業維繫。但是,現實來了,缺少傲人國際賽事成績的國手,不愛讀書的小子能考得上嗎?

薛名淳說:『(原音)不會寫東西,然後文字的思考邏輯也不好,困難在哪裡,就是打開書本,嗯……看不懂!我會念出那個字,但是看不懂它的意義,這是大部分運動選手最困難的地方,就是我可以念完也認得出所有的字,但體會不到書想表達什麼,所以我花在圖書館的時間可能一天十個小時,真正在念書的時間不到一個小時,其他時間都是打瞌睡。』

不懂也陪笑 拳擊手堅持的靈魂

一如外界預料,考了兩次皆落榜,最後,在學長的介紹下,去旁聽臺北市立大學運動教育研究所周建智教授的課,仍是鴨子聽雷。

薛名淳說:『(原音)上課到最後一周的時候,老師才把我叫起來向大家自我介紹,老師才跟大家講說,他覺得我非常不容易,完全聽不懂,竟然還可以每週準時到,跟大家一起在這邊磨、陪笑;通常聽不懂一堂兩堂你就會想要離開了,人就會知道那不是你的世界(問:那你怎麼會想待半年?)從開始接觸學術就念書,到現在就是有一個拳擊手靈魂在心裡,對我們來講就是說,你如果不出拳的話你就等著挨打,所以我再怎麼樣,我就算打不到你,我也要出拳,所以我們就會一直去嘗試跨出去那一步。』

自小的拳擊訓練造就他勇往直前的個性,第三次終於考上研究所,不過,對一個從小專注體能,没有寫作與口語訓練的運動員來說,做研究、寫論文、上台發表關關都是考驗,薛名淳談起自己的糗事。

薛名淳說:『(原音)有個學長帶我,他跟我一起就等於是共同作者,然後他教我怎麼去做上台發表,雖然我對論文裡面所有的PPT內容都看不懂,雖然是中文但我都看不懂,也不知道它在幹嘛,他就一張一張投影片教我念,然後每一張投影片跟投影片之間要怎麼連結,要有一個串聯的句子,你要跟台下的人講什麼,他一個字一個字都叫我背下,他念給我聽叫我跟著念,例如這張圖片講完,然後我要講什麼句子,講完之後再按下一張投影片,這過程全部用沙盤推演的方式、用背的方式,然後上台發表了15分鐘,在一個非常大的研討會。』

薛名淳在學長的介紹下,去旁聽臺北市立大學運動教育研究所周建智教授的課/薛名淳 提供

不設限向極限挑戰 成為師長期盼的「那個人」

學術的世界不只在國內,還要有國際發表,英文又是另一道關卡,薛名淳土法煉鋼,為了讀一篇原文文章,但是整篇英文對他來說都是生字,得一個一個查出。

不只如此,他還試著寫英文投稿外國期刊,請師長糾正自己的錯誤,眼前這個求學時期在擂台上征戰的「拳王」,憑藉著鋼鐵般的鬥志一次次向自己的極限挑戰;在指導教授的鼓勵下,薛名淳繼續攻讀博士,3年半就拿到博士學位,在學期間發表5篇英文學術論文,在同屆同學中名列前矛,成了少數以研究成績站上學術殿堂的拳擊運動員。

薛名淳說:『(原音)我的指導教授當時是所長,他研究所辦公室門一打開就看到我躺在沙發上,我每天都是待在研究室,幾乎都沒有回家,雖然我家住台北,然後半夜都在翻譯、寫期刊做報告(問:那個樂趣在哪裡?)正確來講是成就感,還有老師給的期待,我覺得很重要,就是老師希望看到我成為什麼樣的人,對我來說我是有感覺到老師希望我能夠達到他的期望,從一開始第一個版本的期刊給他,老師是看不到一頁就丟到了垃圾筒,到最後他會去手寫改你的句子,然後到最後他可能沒什麼改,在這一段話寫一個GOOD!那個過程就滿足老師的期待,那個時候是我最大的目標,就是能夠達到他的期望。』

老師的期望再加上運動員的精神,薛名淳相信,有勇氣就沒有什麼事是過不去的!如同小時候出賽前,經年累月紮實的練習,才能在競技場上奪得冠軍殊榮。

在指導教授的鼓勵下,薛名淳繼續攻讀博士,3年半就拿到博士學位,在學期間發表5篇英文學術論文/薛名淳 提供

土法煉鋼克服困難 論文發表國際獲獎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張少熙教授說:『(原音)這次我們也有針對高齡者做一個大調查,接下來請薛名淳教授在很短的時間做一個重點的報告……。』

2018年站在台上,流暢地發表學術研究成果簡報,此刻的他自信與專業,而且,薛名淳的論文更曾在去年十月榮獲英國傑出論文獎肯定。

誰說運動員不會讀書?只要肯突破,退役後的生活也能很燦爛!運動選手生涯規劃已為國際體壇重要的新興議題,看著此刻體育系學生,走過來時路的薛「老師」建議,應該把眼界打開,才能看見運動之外不同的世界,他說:『(原音)體育的孩子就是每天都是關在自己的運動項目成長,他的國際觀是說,當他失去這個運動環境、運動專長的時候,那他還剩下什麼,是不是在社會上能夠是一個能夠發揮他的運動專長和運動所學對社會有貢獻的人,如果說能夠抓住在運動場上體會到人生的意義,然後把它運用到未來的生活,那他現在在運動付出的過程就會留下價值,當他回到社會現實面的時候,他也沒有辦法承受這樣的一個失去光環的環境,沒有他發揮發揮能力的環境,他有沒有辦法去要咬緊牙根去突破,然後重新學一個新的能力,重新說服別人,讓別人肯定,哦!這個運動員不簡單。』

從「拳王」到研究學者,從擂台站上講台,曾經因為自小不愛念書而練拳,後來因為捨不得放棄運動又重拾書本拿到博士學位,薛名淳目前在臺灣師範大學體育學系任教,也透過自己在高齡者健康研究的專長,設計適合長者的拳擊運動,他說:『(原音)我會在高齡者課程中教他們打拳擊,你會看到那80歲、90歲那個爺爺奶奶在那兒揮拳,你會發現他們一點都不老,這個拳擊的特殊的地方是,雙手舉起來開始揮拳的時候,那個身體的腎上腺素會被激發,打完之後通體舒暢,然後就好像又年輕了,這是我學拳擊額外的應用。』

從曾經怯戰的毛頭小子到後來很會「揍人」,現在,他運用專長引領年輕運動員開創視野,也帶領銀髮族長輩重拾年輕時的自信,這一切,都來自12歲曾經不敢出拳,頭破血流倒在擂台上的「薛第二」。

薛名淳的論文在去年十月榮獲英國傑出論文獎肯定/薛名淳 提供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