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奧斯卡外語片很講人道!提名凸顯政治壓迫、戰爭和社會不公

  • 時間:2019-02-12 17:32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小偷家族》(manbikikazoku@twitter)

極權主義政權及其在人類心靈上的印記、對充斥著社會經濟和種族分裂的墨西哥城生活的懷舊描繪,以及貧困和戰爭對兒童和家庭造成的損失,這都是今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電影展現的主題。

《無主之作》

電影《無主之作》中的一段解說:「在納粹災難後,只有藝術家才能讓人們重獲自由。通過解放你們自己,你們正在解放這個世界。」

《無主之作》這部史詩般的巨作講述了來自東德的年輕藝術家庫爾特的個人經歷。在納粹統治和共產主義政治壓迫下,庫爾特的家庭成員被謀殺,國家被摧毀,他隨後試圖通過藝術找到意義。


入圍兩項奧斯卡大獎的《無主之作》(Never Look Away)。圖:取材自Never Look Away粉絲專頁

奧斯卡獲獎導演馮·多納斯馬克說,獨裁統治首先試圖控制藝術。

馮·多納斯馬克說:「因為它能真正改變思想,它能改變心靈。但問題是,一旦獨裁政權掌握了藝術,它就不再是藝術了。」

這位電影導演利用個人經歷和家族史來講述他的故事,展示了主角在資本主義西方的自我放逐是多麽艱難。

《冷戰》

他說:「突然的自由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這是非常混亂的,你會覺得至少有某種團結,或有人應該照顧你,但我願意忍受自由帶來的混亂和絕望,而不是死亡,那是奴隸制。」

保羅·帕夫利克夫斯基獲得奧斯卡提名的電影《冷戰》,呼應了馮·多納斯馬克關於極權主義如何禁錮人類心靈的觀點。電影背景是共產主義的波蘭,就像《無主之作》裡的庫爾特,《冷戰》的主角、音樂家祖拉和維克多被共產主義政權扼殺。他們也在20世紀60年代逃往西歐。《冷戰》也顯示出東歐流亡者經常在西方感到的疏遠和身份危機。

《羅馬》


《羅馬》已囊括各影展大獎,奧斯卡也雙料入圍最佳影片和最佳外語片,2018年也曾於金馬國際影展播映。圖:金馬影展提供

評論家認為《羅馬》是該獎項的領先者,該片囊括了包括最佳影片獎在內的10項奧斯卡提名。艾方索·柯朗執導的這部電影是對20世紀70年代墨西哥城日常生活的懷舊描寫,靈感來自於對中產階級生活以及種族和階級劃分的個人記憶。為了讓故事盡可能真實,柯朗請來了一些從未演過戲的人,其中包括主演雅利紮·阿巴里西奧,她在片中扮演一位孜孜不倦、充滿愛心的女傭克里奧。阿巴里西奧獲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她贊揚柯朗讓墨西哥當地的家政工看到希望。

女演員雅利紮·阿巴里西奧說:「家政工在家庭中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但他們沒有得到認可。他向世界展示了他們是人,他們有權利,他們需要被尊重。」

《我想有個家》《小偷家族》

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其他競爭者是《我想有個家》和《小偷家族》。《我想有個家》的故事發生在黎巴嫩,主角紮因是一個孩子,他起訴父母把他帶進了一個混亂的、飽受戰爭摧殘的世界。在《小偷家族》中,導演是枝裕和通過一個生活在社會邊緣的家庭,描繪了一幅令人心碎的日本極端貧困的畫面。

無論哪部電影將贏得令人垂涎的獎項,它們都展現了愛、自由和個人誠信,以此來對抗政治暴行和社會不公。

(本文轉載自VOA)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