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負面形象 貓熊救得了嗎?

  • 時間:2019-03-16 15:00
  • 新聞引據:、自由亞洲電台
  • 撰稿編輯:鍾錦隆
中國大陸擬送一對貓熊給高雄市壽山動物園,引發熱烈討論,台北市動物園表示,在大貓熊「團團」與「圓圓」確定要來台後,曾派人到各國取經,了解如何照養以及教育保育等議題。(檔案照片)

最近大貓熊的話題在台灣炒得火熱,起因是中國全國人大代表許沛、也是重慶市的台聯會長,在兩會提案「送大貓熊給高雄」,可愛的大貓熊在台灣引發統戰爭議。

貓熊一直在中國外交上扮演親善大使的角色,肩負增進關係友好的任務。貓熊人見人愛,粉絲無國界。中國利用貓熊進行「貓熊外交」,被稱為最具影響力的公共外交,和最聰明的外交政策。

台灣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黃奎博認為,中國的貓熊外交往好的方向看是能拉進兩國人民的感情,若從負面解讀,是具有統戰意義的政治圖謀。

中國人權形象差  貓熊救不了

黃奎博說,中國對外的問題不是幾隻大貓熊可以遮蔽,中國的集權專政,言論控制,對待國內異議分子的方式,對他國的霸淩,和新疆再教育營等等,這些負面的形象,貓熊救不回來。

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陳芳明說:「中國你想對台灣好,你不必送貓熊,你就在政策上改善兩岸關係吧! 你想對台灣人好,為何不對中國人好呢? 你對中國人好,就是對台灣最好的誘因了。你為何不改善中國人的生活狀況呢?你為什麼不對新疆維吾爾族好一點呢? 維吾爾族的命運不就是以後台灣人的命運嗎? 貓熊比共產黨可愛,可是我們不會因為貓熊的可愛就忘記共產黨的可怕。我們不會因為中國贈送貓熊就羡慕中國。我們(兩岸)可以友好,互相尊重就可以了」

貓熊的話題在台灣引起各界討論,有政治的論戰,也有保育的觀點。台灣著名的律師呂秋遠說,他反對任何「動物外交」。他說,「動物外交」是中國古代「和親」的概念,把動物從原生地送走,搬遷到氣候環境不同的地方,如此對待動物是否合適,人類需要重新思考。

團團圓圓花費高  熱潮衰退

之前,團團圓圓這兩隻大貓熊是2005年「胡連會」時送給台灣的,當時陳水扁執政,沒有批准,一直到了2008年馬英九上台後才批准。台北動物園花了3億台幣蓋大貓熊館 ,四川的專家也陪著一塊到台北。台北的飼養員怕牠們水土不服,吃不習慣,特別去南投和花蓮到處為他們找竹子,而且當時還帶了一些四川的竹子到台北,是帶著盒飯到台北的概念。

當年負責接待的前台北動物園貓熊館館長陳玉燕說,他們當時為了找竹子頗費心思,動物園內本來就有綠竹,但牠們不愛吃,所以園方收集了箭竹麻竹桂竹等多種竹子,給團團圓圓試吃,最後牠們選上孟宗竹,團團圓圓一家三口每年的開銷大約500萬台幣,

團團圓圓到台北的第一年吸引了280萬人次的遊客。生下小貓熊「圓仔」之後,隔年遊客數量提高到422萬人次。台北貓熊門票收入最高的一年收入為1.8億台幣,不過,貓熊熱潮持續一段時間後,這幾年降溫了。2018年台北貓熊館的參觀人數降到170多萬人次。

馬來西亞、澳洲養貓熊負面經驗

所以貓熊不一定能像高雄市長韓國瑜期盼的,讓高雄「發大財」。馬來西亞就是一個例子,中國為了慶祝中馬建交40周年,2014年租借了一對貓熊給馬來西亞,後來生了一隻小貓熊。按規定,小貓熊滿2歲時可以還給中國,也可以延長租借期,但是馬來西亞說養不起,所以最後把小貓熊送回了中國。

大貓熊十年租期需1千萬美金,小貓熊的租借費用要60萬美元,外加保險費,這還不算竹子和空調等等其他的費用。對中國來說租借貓熊穩賺不賠,可以收租金,又增進友誼提升形象,但對接收方來說卻不一定。澳洲阿德萊德動物園養貓熊就養到負債,而且支付高昂租金的同時,澳洲其他的動物因為乾旱死亡,在當地引起爭論。

(本文轉載自自由亞洲電台; 文中小標為編者自訂 )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