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罷工案 勞資進入法律戰

  • 時間:2019-06-21 17:4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蕭照平
長榮航空空服員自20日下午4時展開罷工,長榮航空21日委託律師鍾郡(中)到台北地院遞狀,向工會非法罷工提出損害賠償。鍾郡表示,長榮以1天損失的營業收入作為請求基礎,金額大概1天新台幣3400萬元,將視罷工的持續期間作為計算基礎。(圖: 中央社)

長榮勞資協商破局,空服員發起罷工,事態愈演愈烈,雙方更進入法律戰。長榮公司與工會的爭點在於,設立勞工董事到底是不是屬於公司調整事項。公司認為,勞工董事是股東會權責,所以罷工行動涉及違法,但工會認為,勞動部已經表明勞工董事屬調整事項,所以沒有違法之虞。

長榮空服員發動罷工要爭取勞動權益,勞資雙方爭點不斷擴大,從「日支費與禁搭便車」又談到「勞工董事」。長榮公司更是針對工會的「勞工董事」主張,祭出法律戰正式對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提告求償。

工會委任律師程立全認為,過去已經有行政首長公開主張「勞工董事」屬於「調整事項」,所以工會以此作為罷工訴求之一,根本沒有違法空間,他呼籲資方不要浪費司法資源,應該盡快釋出善意啟動協商。他說:『(原音)勞動部長在108年5月27日受立委質詢,都公開表示說勞工董事是調整事項,我也不清楚資方為什麼會認為這是違法的,在客觀事實反應下,我們認為工會罷工並沒有違法空間存在。』

長榮公司委任律師鍾郡則表示,是否設制「勞工董事」是股東會的權責,公司無法單方面決定,因此也就不屬於類似工資、工時的「調整事項」,所以工會以此作為罷工訴求,顯然是涉及違法,且還要以每天新台幣3,400萬的營業收入,作為損害賠償的計算基準。他說:『(原音)這樣的訴求,在團體協約中從沒有聽過工會有提出,是到調解後期才出現,我們主張這是違反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3條的立法意旨顯然有牴觸,因為雙方無法事前達成共識,當然就無法有效協商,最後這個訴求本身就不是調整事項的勞資爭議,所以我們認為此次罷工是違法行為。』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解釋,「勞工董事」只是爭取勞工參與治理的方法之一,他們樂見公司提出各種建議進行討論;工會委任律師也強調,相關訴求不構成違法空間。而資方委任律師鍾郡則認為,雙方認知不同就涉及法律爭議,下一步就在法院討論。

除公司提告外,也有長榮航空員工要對工會罷工提告,他們認為工會設置的糾察線影響出入,因此要對工會幹部提起「強制罪」、「妨礙自由」等刑事訴訟。

長榮航空則表示,他們不願意見到員工相互撕裂與對立,但也不縱容非法行為,呼籲員工保持理性,避免不必要的衝突發生。

相關留言

長榮空服員罷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