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問題不僅台灣有 日本南韓更嚴重

  • 時間:2019-07-12 19:21
  • 新聞引據:採訪、BusinessInsider;Quartz;Independe
  • 撰稿編輯:張子清
除了台灣之外,鄰近的日本和南韓也為「少子化」帶來的人口危機深感困擾,提出各種解決辦法。(示意圖 / 翻攝自Pixabay.com)

國民黨總統初選參選人郭台銘為解決台灣的「少子化」問題,抛出「新生兒6歲以前國家養」的政見,引起台灣各界廣泛討論。其實,除了台灣之外,鄰近的日本和南韓也為「少子化」問題帶來的人口危機深感困擾,並紛紛提出解決之道。

日韓新生兒與出生率 創下新低紀錄

根據日本朝日新聞,日本新生兒人數去年降至91萬8,397人,為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新低紀錄,跟2017年相比減少2萬7,668名嬰兒。

回顧1940年代末期,二戰剛結束時,日本正逢戰後嬰兒潮,嬰兒出生人數約為270萬。然而時至今日,日本去年的出生率連續第三年下降,跟前年相比減少0.01,來到1.42。

至於南韓去年的出生率跌破1,降至0.98,創下歷史新低,同時也是全球最低。南韓在2017年的總出生率還有1.05。人口統計學家對此發出警訊,指南韓將出現嚴重人口危機。

面對少子化,日本與南韓都努力催生,並提出各項生產津貼與育兒津貼,改善父母福利等政策等,但是生育與育兒津貼等經濟手段,在日韓兩國並未見到明顯成效。

人口統計學家指出,一國的人口出生率必須至少維持在2.1,才能保持人口均衡。

經濟不佳 日韓年輕人結婚數降至新低

分析日本與南出現韓少子化的主要原因是經濟問題。日韓年輕人因為經濟環境不佳,不願結婚,或是婚後不願生小孩。

兩國年輕人面臨的問題大同小異,也就是低薪、工作保障不佳、買不起房子等,在缺乏穩定經濟基礎下,兩國年輕人都不敢生小孩。

此外,經濟環境不佳連帶使得年輕人結婚的人數越來越少。日本2018年的結婚對數為58萬6,438對,跟2017年相比減少2萬零428對,並且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低。

南韓2017年登記結婚的人數比2016年減少6.1%,結婚對數為26萬4,500對,並且創下1970年以來的新低紀錄。至於2018年的數字要到今年稍後才會揭曉,但是2018年前11個月登記的結婚對數為23萬零800對,如此看來,2018年的結婚對數將比2017年更低。

因應少子化 日韓提對策

在因應少子化的問題方面,日本厚生勞動省6月公布報告,指日本因應少子化的對策以夫婦生育後的扶持政策為主。至於先前提出的一些辦法,例如增設幼兒園與縮減勞動時間等,在東京和部分城市已取得一定成果。在部份城市,兒童難以進入幼兒園的情況減少,至於針對加班時間設置上限,對違反企業實施處罰等,讓年輕人有更多時間交友,增加相親的機會。

日本政府的目標是,將每名女性一生中生育孩子的平均數提高至1.8,營造想結婚生育的人容易步入禮堂與生育下一代的環境,但是在年輕人傾向晚婚或者根本不結婚的趨勢下,未來出生率可能會再下修。

在南韓方面,面對以往成效不彰的政策,首爾當局近來宣布新對策,焦點放在解決民眾不願生小孩的問題,也就是努力降低民眾的育兒負擔,提高家庭生活品質,而不是單純鼓勵婦女生育更多小孩,並為婦女在小孩長大後,重返職場的二度就業提供更好的工作條件與環境。

此外,南韓政府也提出擴大補助全國最富有的10%民眾生育下一代。首爾去年9月並開始針對育有5歲孩童的父母,每月發放約88美元的育兒津貼。至於育有年紀在8歲以下小孩的南韓民眾,則是從2019年底開始,可以每天減少工作1個小時,做為國家給予父母照顧孩童的「育兒時間」。至於父親的帶薪陪產假也從先前的3天增加到10天。

分析南韓政府此舉的目的,是針對富有家庭提供誘因,讓有錢人在經濟條件許可下願意生育小孩,並對已育有小孩的家庭提供扶持。

另一方面,日本除了提出因應少子化的措施之外,近年來也修改移民政策,接受外來移民以增加國內的勞動力。截至2018年,日本的外國移民人數已連續6年成長,外國人占日本總人口比率達到1.76%。

南韓也以開放移民因應人口減少的問題,自2006以來,南韓境內的外國人逐年增加,截至2016年已增加到200萬人。

日韓步入高齡社會 人口危機迫在眉睫

日本與南韓兩國的人口危機已迫在眉睫,日本在2015年,65歲以上的老年合占總人數已達26.7%進入超「高齡社會」(aged society)。南韓則是在2016年,老年人口首度超越年輕人口,當年南韓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占人口總數超過14%,正式邁入「高齡社會」。

日韓在生育率下降的「少子化」情況下,人口未來將逐年遞減,解決人口危機刻不容緩。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