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圍金馬最佳新人 原騰盼得獎帶動大馬影業

  • 時間:2019-10-28 05:53
  • 新聞引據:中央社
  • 撰稿編輯:楊明娟
以「樂園」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新人獎的馬來西亞男演員原騰。 (圖:中央社)

馬來西亞電影人在本屆金馬獎大放異彩,共有11人入圍13個項目。其中以台灣大馬合資片「樂園」入圍最佳新人獎的原騰奪獎呼聲高,他希望能得獎為大馬電影業注入新動力。

「樂園」是台灣導演廖士涵繼「粽邪」的第二部電影,除了台灣演員如王識賢、台北電影獎最佳新演員許安植、金鐘獎迷你劇影帝藍葦華外,也找來馬來西亞演員原騰及金馬創投百萬首獎得主「分貝人生」男主角陳澤耀合演。

故事改編自曾為黑道大哥後來努力戒掉毒癮的許有勝的故事,描述沉迷毒海30年的華哥(王識賢飾)戒毒後決定到山上成立農場,希望幫助誤入歧途的青少年回歸正軌。

出道1年半的原騰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表示,這部片是他第一部電影,之前在馬來西亞拍過兩部電視劇,後來被公司派到台灣來拍此片。他不諱言壓力很大,尤其面對許多經驗豐富的前輩,加上擔綱重要的第二男主角,因此拍戲時難免有些緊張。

不過,由於飾演的角色「鼠仔」背負許多不被諒解的外界眼光,個性非常衝動火爆,角色狀態非常緊繃,因此讓他能將部分緊張轉化為戲中需要的表演能量。

他透露,為了演出戲中暴怒浮躁的角色,自己會特意熬夜,每天只吃一餐,甚至餓肚子跑步,讓自己狂瘦之餘,也透過身體與精神的煎熬來快速進入狀態。由於他對角色的認真刻劃與付出,也讓他憑此片奪得「第22屆上海國際電影節」最佳男新人獎。

目前外界認為,原騰最大的對手是「大餓」的蔡嘉茵,原騰則對得獎保持平常心,並認為能入圍已是種肯定。對他而言,能與台灣劇組一起拍戲,在過程中學習到很多,這已是他最大的收穫。

談起兩地的拍戲文化,原騰認為台灣人的溝通方式比較委婉,表達事情不會太直接,讓他感覺比較舒服。因為他曾在馬來西亞某劇組工作,見到攝影師在大庭廣眾下責罵燈光師,當下不僅會影響劇組氣氛,也會間接干擾演員入戲與否。

他說,台灣所有技術人員都會先看劇本,每個人都會大致掌握劇本的內容,就算只是在片場負責推軌道的工作人員,都會先熟悉劇本再設想如何執行,整體配合度較高。

對於鼠仔這個角色,原騰表示這雖是一個虛構角色,但角色原型是根據真實的更生人特質去描繪。為了進入這個角色,他與其他演員都到戒毒農場與更生人一起生活。在農場的這段日子,也顛覆了他對更生人無惡不作的刻板印象。

對他而言,這些會接觸毒品的青年其實與時下一般年輕人無異,只是因為環境關係,讓他們從小就在好奇或無知情況下接觸毒品,最終才走上一條不歸路。但透過農場的改造,原騰相信這些人會逐漸走回正軌,並重回社會展開新生活。

原騰對於台灣不算太陌生,他幾年前曾到台灣念書,抵達桃園機場時,當下有股複雜的情緒,因為他第一次在陌生的國度聽到熟悉的語言,這一切讓他莫名感動。抵達台中的大學時,他帶著攝影機到處拍攝,發現拍的影像都如音樂影片(MV)畫面般漂亮,雖然語言文化偶爾有些隔閡,但他對台灣留下深刻美好的印象。

只是後來積蓄不足,加上父親過世,他輟學回到馬來西亞工作,並加入劇組擔任幕後工作人員。1年半前的一次試鏡機會,他穿著邋遢去碰運氣,沒想到被導演看中並出任男主角,才讓他展開演藝之路。

25歲的原騰,是繼黃婉伶後再度入圍金馬獎的馬來西亞演員。他說,由於從小對電影的熱誠,初中就開始收看金馬獎與金像獎,後來發現金像獎只開放給香港與中港合拍片參加,而金馬獎則是讓所有華語電影參與,因此後者就成為東南亞電影業者最想去的殿堂。他原以為自己會以觀眾的身分參與,沒想到第一次的緣分卻以入圍者參加,至今仍感覺不真實。

對於中國與部分香港電影退出,他認為很可惜,因為中國這幾年有很多好演員與作品。只是他認為這次有大批大馬電影人入圍並非僥倖,因為馬來西亞這幾年有太多從台灣回流的電影工作人員,大家都學了很豐富的電影技術與語言,結合東南亞的多元環境與題材,其實可創作出與台灣電影不一樣色彩的電影,這些都能讓金馬獎平台更多元。

相關留言

2019第56屆金馬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