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牆倒塌三十年 東德人的失落與惆悵

  • 時間:2019-11-20 20:53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張翠容
柏林圍牆旁象徵和解的雕塑。(張翠容 攝)

踏入十一月,整個柏林都在節日氣氛中。今年是柏林圍牆倒下三十週年,國際媒體難免一番緬懷。原本這次三十週年沒打算湊熱鬧,但香港陷入亂局,加上德國朋友盛意邀請,或許出外透透氣,可幫助我看時局站高一點,看遠一些。

在三十周年之際,柏林有二百多項紀念活動。與二十週年的喧鬧相對照,三十週年落寞得多;今年主題所強調的是對話與反思,一系列的對話論壇,邀請東歐多位共黨時代的反對派前來參與,而柏林東邊的人和西邊的人也坦誠對話,挺有意思。

柏林圍牆真的倒下了嗎

第一次前往柏林是在圍牆倒塌時,當時柏林萬頭攢動,單是各國記者就把這個城市擠爆了,還有遊客和學者以及其他組織人士,導致柏林酒店一房難求,我穿梭其間,竟不知該往何處。當時東西柏林仍有關卡,我每晚十二時前便要過關卡續辦臨時簽証,好不痛苦。最痛苦的是被東柏林的民宿家庭下逐客令,流落在東西的邊界上,幸好獲得一位東德反對派人士慷慨收留,從此成為好朋友。

這位東德友人今年再次邀我到他家中作客,三十年的時空,蒼海桑田,無論個人與國家都變化了很多,要說真是一匹布這麼長了。

談到統一後的新德國,我在當年認識的東德朋友都提出了同樣的問題:新德國的歷史都是由勝利者撰寫的,而柏林圍牆真的已倒下了嗎?

柏林以對話和反省來紀念圍牆倒下三十週年。(張翠容 攝)

東德人眼中的前東德

一位前東德藝術家這樣說:柏林圍牆並沒有「倒掉」——這只是西德人自己的感受。事實上,在東西德統一整整三十年裡,東邊的人最感沮喪的是,隨著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的消失,他們連歷史話語權也跟著喪失,甚至過去的一切都給全盤否定了,西邊的人成為他們的代言人,而西邊的人解讀當年一連串歷史事件,都已定出他們的標準立場,世界就從他們的視角去審視新德國的歷史。

回顧歷史,東西德的出現,可說同樣是站在反納粹德國(第三帝國)基礎上,所確立出來的兩個政體,進行不同的實驗。當然你可以說東德是蘇聯擴張的產物,但有東德人卻反問,西德統一東德的過程裡,何嘗不是一種殖民?他們稱之為「自由殖民主義」。當柏林圍牆倒下,東德的政治進程旋即由西德執政黨主導和規劃,而勇敢推動簽名運動要求改革的東德知識份子,卻要靠邊站,等候照顧。

還有誰會耐心研究東德人當年的革命追求?西邊的人看東邊屬於偷窺式的,用負面的眼光去進行一種歷史論述,把東德描繪成與「第三帝國」無異。

現在應該是世人傾聽另一些人歷史的時候了。

當年東西柏林關卡。(張翠容 攝)

歷史開了一個大玩笑

記得去年在歐洲議會訪問「左翼」黨DIE LINKE主席Gabi Zimmer,我們一見面就談了將近三小時,直至夜幕低垂,議會辦公大樓下班人潮已過,變得空蕩冷清,但Gabi仍興致勃勃的回答我的問題,最後就像是兩位老朋友在聊天。

Gabi的助手表示,過去記者來專訪,問的都是當前德國的政治和歐洲議會與左翼政團的難題,但我一坐下,就問她的家鄉在前東德共黨統治時期的故事,久違的記憶,她兒時的生活,還有少年時代的夢想。原來她的父親是共黨政權領導層,而她則是共青團成員,她和父親經常爭論國家如何改革,特別是共產黨的改革。

當柏林圍牆搖搖欲墜時,Gabi和大部份共青團朋友紛紛額手稱慶,對未來充滿憧憬,他們原以為可以來一場黨內革命,趁機踢走守舊老人,但從來沒想過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竟然就這樣消失了!原本的革命來了一個急轉彎,被動地融入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成為新德國一員,他們在錯愕中面對變局,只得慌忙補課…


柏林成為露天博物館。(張翠容 攝)

不再走回頭路

這是他們那一代年輕人悲喜交集的記憶,五味雜陳。而今已很少人談前東德,連它具有歷史意義的國會大樓也給新德國拆毀了。不少年長一輩的東德人,感到他們的身份認同與過往生活,也受到剝奪…但這並不表示他們想走回頭路,不,沒有,若要重新選擇,他們還是選擇民主與自由,只是過去一切仍是他們生命重要的部份,不希望東德在歷史被逐漸消失…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