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書毅「Break&Break!無用之地」全新創作 捕捉澳門消逝時光

  • 時間:2020-01-14 11:57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江昭倫
周書毅「Break&Break!無用之地」全新創作,捕捉澳門消逝時光。(李國漢攝影)

台灣編舞家周書毅今年1月應第19屆澳門城市藝穗節之邀,帶著他的「Break&Break!無用之地」身體錄像展作品來到澳門,與團隊進駐海岸旁廢棄的船廠,發展出全新的身體與影像語言,捕捉澳門消逝的時光,同時反思台灣類似的閒置的場域,希望讓這些消逝的文化與歷史重新被關注與認識。

2014至2017年間,周書毅在亞洲與兩岸各地新舊城市移動,從城市的中心到邊緣,以身體和有用或無用的當下地景對話,期間所拍攝的一百多段錄像,重組集結成「Break&Break!無用之地」身體錄像展,並獲得第17屆台新藝術獎表演藝術大獎。

今年,該作品首度巡演海外,第一站就到澳門。周書毅説,澳門其實跟台灣很類似,都經過西方殖民、清代時期一直到現在,許多產業也因為經濟發展有所變遷,城市新舊樣貌落差相當大,他用身體去走訪感受澳門,用影像記錄流逝的地景,保留曾經存在的印記,

最終展演場域,周書毅選擇了一個閒置造船廠。周書毅説,他訪問了荔枝碗村的造船師傅談錦全,訪談中他了解到,造船曾經是澳門重要產業,但如今一切都已消逝,只見潮汐海浪與紅樹林科植物不斷跑到岸上來,殘破的景象,充滿頹敗感。

周書毅説,一個產業的消逝背後牽涉政治經濟因素,也有來自中國官方政策主導,他試圖藉由船廠的故事,以「無用之地」作品,捕捉澳門消逝的時光,他認為不論是腦中的「記憶」或身懷的「技藝」如此快速消逝非常值得被討論,希望引起更多反思。周書毅:『(原音)所以我就開始想把「無用之地」,這些我在不同城市拍下的繁華與破敗,去跟這船廠對話,所以這個船廠有點像是一個澳門時光機,載著我們去瀏覽,而且它就緊靠著河岸,河岸對面就看到澳門最繁華的賭場,我覺得這個東西很反諷,所以我就開始覺得這裡的文化和歷史是很值得被關注跟認識的。』

這次與周書毅一起合作的還包括影像技術李國漢、聲音設計王榆鈞、燈光設計莊知恆,他們各自提出對於閒置船廠的直覺觀點,也聯想到台灣同樣存在不少閒置港口,因此「Break&Break!無用之地」身體錄像展除了澳門之外,也放入周書毅這幾年在台灣以及亞洲其他城市所記錄的影像記錄,透過相似的亞洲建築語彙和文化氣息,周書毅認為應該更能引起共鳴。

「Break&Break!無用之地」周書毅身體錄像展將於1月16 至18日在澳門信榮船廠進行展演,每天晚上八點的演出也是刻意選擇在漲潮前夕,周書毅笑說,隨著海浪逐漸逼近表演空間,觀眾會明顯感受環境變化,大家就好像在一艘船上隨著海浪拍打浮浮沈沈,應該更有感觸。

結束澳門展演後,下半年周書毅「無用之地」作品將回到台灣金瓜石,未來他仍會到其他地方繼續旅程,用身體與光影為許多已經或將消逝的空間留下對話記錄。


以新的身體與影像語言,與澳門不同空間進行對話。(李國漢攝影
)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