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上流傲視奧斯卡 影評人指影藝學院革新收效

  • 時間:2020-02-10 16:19
  • 新聞引據:中央社
  • 撰稿編輯:陳怡君
南韓電影「寄生上流」(Parasite)9日勇奪第92屆奧斯卡最佳影片獎。(AP/達志影像)

第92屆奧斯卡金像獎今天(10日)揭曉,南韓電影「寄生上流」(Parasite)一舉奪得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國際影片、最佳原著劇本獎4項大獎,寫下奧斯卡影史紀錄。台灣影評人認為,「寄生上流」拿下最佳影片、導演大獎是今天最大驚喜,也反映影藝學院近年的革新開始展現效果。

台灣影評人協會常務理事塗翔文與影評雜誌「釀電影」主編張硯拓中午分別接受中央社記者電訪時都指出,本屆奧斯卡各項獎項得主多數一如外界預測,而「寄生上流」一舉抱走最後2項大獎,是今天典禮尾聲最大的驚喜。

塗翔文指出,「寄生上流」作為一部外語片,能同時拿下最佳導演、最佳影片,「打破了奧斯卡金像獎92屆以來的規則與慣例」,突破過往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柏格曼(Ingmar Bergman)與李安等知名導演都無法突破的障礙。

記者詢問,美國影藝學院近年飽受多元性不足、給獎政治正確且保守等批評,「寄生上流」的獲獎是否是學院以行動證明推動的革新。塗翔文表示,近年外界的批評確實影響影藝學院,「例如,他們這2年增加很多非白人、女性、多元族裔的會員,越多不同背景的新血加入,就會稀釋過往的觀點。」

張硯拓談到此一觀察時指出,「寄生上流」在所有部門會員皆可投票的「最佳影片」獎項中勝出,「意味著影藝學院會員在投票行為上,有很普遍的質變。」

塗翔文也表示,儘管近年入圍名單多元性仍有待改進,但頒獎典禮邀請各種族裔嘉賓擔任,許多影人在典禮上疾呼重視女性電影工作者、族群多元性等,就能看到影壇主流輿論的變化。塗翔文認為,「寄生上流」的得獎「就是這些趨勢改變反映的結果。未來奧斯卡的傳統,也將有望不斷被打破。」

談到他們心目中的本屆奧斯卡遺珠,塗翔文說,西語片「痛苦與榮耀」(Pain and Glory)男主角安東尼奧班德拉斯(Antonio Banderas),是他私心偏愛的入圍者。塗翔文也推崇本屆入圍10項奧斯卡獎項的「從前,有個好萊塢」(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這是一部充滿感情、讓人不斷回味的作品。」

張硯拓則指出,他心裡則更期待「1917」獲獎,「此片除有電影很純粹的感動與震撼力,技術面也展現巨大的功夫,令人肅然起敬。」

張硯拓也認為「她們」(Little Women)導演葛莉塔潔薇(Greta Gerwig)以及「婚姻故事」(Marriage Story)導演諾亞波拜克(Noah Baumbach)都沒有入圍最佳導演,「相較於部分導演手法的炫技,他們在作品中展現樸實無華卻深厚的導演功力,也是本屆遺珠。」

相關留言

2020奧斯卡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