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九八九系列》跟在花圈後的學生一波接一波 胡耀邦逝世引爆學運狂潮

  • 時間:2020-04-28 16:5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過世,「英年早逝、沉冤未雪」,激起中國大學生的民主抗議行動。(美聯社/達志影像)

1989年4月15日中午,我與陳小平在中國政法大學小平房、陳小平的宿舍裏相對無語,一臉憂傷。剛剛外出回來的陳小平帶回一個噩耗︰胡耀邦因心臟病不幸於當天清晨逝世。許久,我憋出一句話︰「無論如何,我要送花圈去天安門廣場,而且要送一個大的。」陳小平抬頭望著我,問︰「你?」我點點頭。陳小平的疑惑不無根據。我歷來刻意遠離政治,雖然與北京社會經濟科學研究所的王軍濤等人私人交往密切,但始終未曾涉入敏感的社會活動。 

當晚7時,中央電視臺播放了胡耀邦逝世的消息。我和居住在小平房的青年教師費安玲、熊繼寧、劉斌、宣增益等人聚集在陳小平宿舍,經過一番討論,大家一致同意到天安門廣場敬獻花圈的行動,並就製作花圈等工作做了分工。

哀胡耀邦 英年早逝 冤屈未雪

一覺醒來,中國政法大學校園內已遍布悼念文字。大家的共同感受是哀痛,哀的是胡耀邦不幸早逝,痛的是胡耀邦1987年被迫下臺的冤屈未雪。


1989年4月15日,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因心臟病猝逝,大量北京市民與大學生為其舉辦悼念活動。(AFP)

陳小平一早就出了校門,說是去北大看大字報。這樣也好,我希望他不要過於介入,因為在北大1985年「九.一八」學潮中,他曾因一份署名大字報而大出風頭,後來又積極參與陳子明、王軍濤的北京社會經濟科學研究所的活動,從而成為國家安全部的監控對象。等陳小平走後,我與青年教師熊繼寧、劉斌、費安玲分頭去準備製作花圈的材料。

4月16日一整天都在忙於製作花圈,我與熊繼寧、劉斌負責製作花圈的框架,費安玲、張小菁和學生徐劍秋等人負責摺疊紙花。青年教師宣增益帶我去學生宿舍找來幾位女學生幫忙。在製作花圈的過程中,陸續有師生自告奮勇地參與。

原意灑酒祭英雄  被誣指以小平(瓶)祭耀邦

傍晚時分,直徑近兩米的巨型花圈製作完畢。花圈上的輓聯由劉斌書寫,上款是「耀邦千古」,落款是「中國政法大學部份青年教師敬輓」。我順手找來一個小型的茅台酒瓶子,掛在花圈上,當時的想法是︰灑酒祭英靈。誰都沒料到,這一小瓶子竟成為中共當局秋後算帳中的追查重點,被認定具有惡毒的政治涵義︰以小平祭耀邦。

為了擴大影響,吸引更多的師生參加到天安門廣場敬獻花圈的活動,我們特意將巨型花圈擺放在教學樓大門前,十分引人注目。此外,我請擅長書法的青年教師鄔明安寫了一則通告,張貼在教學大樓旁的告示欄。通告內容是︰「茲定於17日下午去天安門廣場敬獻花圈,悼念胡耀邦,請有意參加者於下午1時整在校門口集合。」通告沒有署名,免得有非法組織之嫌。

4月17日下午臨出發前,中國政法大學校方人員主動來聯繫,聲稱校方已安排好車輛,請大家乘車去天安門廣場敬獻花圈。校方的用意很清楚,就是為了避免一次實際上的遊行事件。我們本來就是計劃以敬獻花圈的名義遊行前往天安門廣場,當然不會接受校方的「好意」,決定按原計劃行事,步行前往天安門廣場。

保守如神學院的政法大師生 集結浩蕩隊伍前往天安門

隊伍於下午1時準時出發,前導是中國政法大學法律系的旗幟,隨行的師生約有六、七百人。隊伍剛一出校門,馬上有一輛神秘的黑色轎車尾隨而行,車中有人不時拍攝,這顯然是國安部系統的車輛。此外,校方也派了一輛轎車尾隨,聲稱是為了接應途中體力不濟的師生。我所在的法律古籍整理研究所的碩士研究生浦志強,身高180公分以上,故意在途中裝做暈倒,被抬上了轎車,捉弄了他們一番。

中國政法大學師生上街遊行的消息很快傳到了共青團中央,共青團中央正在召開北京10所高校的團委書記會議。與會的團幹部們得知消息後不僅不憂慮,反而顯得很興奮,紛紛對政法大學團委書記白希說︰「這次你可露臉了。」(中國政法大學歷來校風保守,被戲稱為第三神學院。)同時又奚落北京大學團委書記張來武︰「你們北大這次怎麼被人搶先了?」遊行沿途的消息不斷傳進共青團中央會議室,與會者無心繼續開會,最終決定中止會議,以觀察的名義趕赴天安門廣場。


作者吳仁華是政法大學裡最早提議製作大型花圈,送到天安門廣場獻祭胡耀邦的人。資料圖片:央廣

遊行隊伍沿學院路、西直門、復興門、西長安街奔向天安門廣場。師生們沿途不斷地高唱《國際歌》和呼喊口號。我們商定口號限制於悼念胡耀邦和要求民主自由法制兩類內容。途中,曾有人呼喊「打倒新權威」的口號,當即遭到勸阻。一路上最上鏡頭的是「車夫」陳小平,他費勁地蹬著裝載巨型花圈的三輪平板車。

途經西直門立交橋時,因花圈高大無法通過,只好將花圈放倒,才順利通過。當初我提議製作巨大花圈,就是為了引人注目,擴大影響。在我的記憶中,1976年爆發的四五天安門事件(或稱四五運動),就是源於群眾自發的悼念活動,其中,北京重型電機廠製作的巨型花圈讓人印象深刻。

自由萬歲!民主萬歲!法制萬歲!人民萬歲!

沿途的民眾反應極其熱烈,與過去漠視學潮的態度形成鮮明的對比,無論是行人,還是建築工地的工人,都對遊行隊伍發出一陣陣的歡呼聲。

下午5時許,遊行隊伍抵達天安門廣場。我臨時建議,繞行天安門廣場一圈,以增加效果。哀樂響起,師生們隨著悲愴的旋律緩緩地繞天安門廣場一周,淚水湧出了許多人的眼眶。此時,越來越多的人自動地加入遊行隊伍,人數已逾4、5千人,許多家外國媒體記者追逐著拍照、攝影。天安門廣場上有眾多的警察,但沒有對遊行隊伍予以干涉,只是協助維持秩序。


學生立起胡耀邦的畫像,並在周圍擺上花圈。(CBS/wikipedia)

擠過人群,我和青年教師陳洪武等人終於將花圈抬上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人越來越多,秩序有些混亂,為了避免意外事件發生,我們幾位青年教師決定儘快結束悼念活動。青年教師熊繼寧用手提話筒,帶領大家齊唱了一遍《國際歌》,隨後呼喊了四句口號︰「自由萬歲!民主萬歲!法制萬歲!人民萬歲!」悼念儀式就此結束。

繼政法大之後 數千北大學生也前往天安門

團委書記白希提議去胡耀邦家表示哀悼,於是有數十名師生跟隨他去了胡耀邦住宅。我則伴隨陳小平、費安玲蹬著三輪平板車回校園,雖然有些疲憊,但一路上情緒高昂,興奮不已。

中國政法大學師生的遊行雖已結束,但餘波猶在。當晚11時,當《美國之音》播放了中國政法大學師生的遊行消息後,數千名北京大學學生於午夜時分,簇擁著劉蘇裏等人所製作的「中國魂」大幅白綢輓聯遊行前往天安門廣場......。

蓬勃不息的遊行潮出現了。


1989年,學生在天安門高舉橫幅遊行示威。橫幅內容:「學生的罪名『莫須有』」。(David Chen/維基百科)

作者》吳仁華  1989六四民運參與者,歷史文獻學者,著有《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屠殺內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六四事件全程實錄》。


延伸閱讀:
【大權獨攬引發各派系不滿 但反習勢力已經集結好了嗎?】
【從沉默到發聲 從隱忍到爆發—我的昔日同事、鄰居、友人許章潤】
【中共的數字能信嗎?吳仁華:武漢肺炎證明「官出數字」和「數字出官」】
【蔣彥永醫師不只是SARS吹哨者 也是敢跳出來為六四平反的鬥士】

相關留言

六四事件31週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