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九八九系列》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宣告成立

  • 時間:2020-05-05 18:04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4月26日高自聯首次記者會 (圖:六四檔案,作者提供)

1989年的學運爆發之初,許多參與者就從過去學運的經驗教訓出發,認識到組織的重要性,呼籲成立自己的學生自治組織,北京大學等校相繼成立了學生自治組織,最終促成了北京市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的誕生。

1989年4月19日,北京各高校出現一些探討學運策略的大字報。中國人民大學署名「北大、人民大學、清華部份教師」的《告同胞書》指出:「困難時刻,熱血青年在沸騰,但無組織的行動將會一事無成,你們必須在法律的保護下,有組織、有計劃、有綱領地行動,必須將同學們組織起來,走向工廠、街頭,喚起工人大哥和群眾的支持和參加,要有拋頭顱、灑熱血的五四精神,為民主自由,為中華民族之存亡獻身!」

記取以往失敗教訓 北大學生展開組織化

19日晚上9時40分至次日淩晨零時30分,第19期「民主沙龍」在北大三角地舉行,逾千名學生參加。由於王丹嗓子啞了,由技術物理系學生武運學主持。預定的討論主題是:1、肯定胡耀邦功績。2、分析歷次學運失敗的原因。力學系88級研究生丁小平首先發言,提議北大應該成立學生自己的組織。學生們熱烈鼓掌支持。經過發言、討論,學生們一致認為,歷次學運失敗的原因是學生沒有自己的組織,決定廢除官方的北大學生會,成立「北京大學團結學生會籌備委員會」,當場開始登記首批成員籌委會成員,法律系86級研究生熊焱、遙感所86級研究生封從德、丁小平、地球物理系85級學生常勁、趙體國、歷史系88級學生楊濤、王丹、孟昭強、地理系88級學生楊丹濤等9人報名登記。

4月20日淩晨1時,在北大圖書館前數千名清華學生與北大學生的集會上,王丹發言稱:「金觀濤讓我替他說三點意見:1、現在形勢很好;2、北大、清華的學生要聯合行動;3、要採取非暴力行動。」會後,北大、清華部份學生約定次日中午在清華商討聯合行動問題。

晚上,北大籌委會發出《告北京高校書》,倡議「各高校能代表學生的民主團體選舉代表共同成立北京高校民主請願活動協調會,統一領導北京各高校學生的目前已有很大聲勢的自發活動」。


1989.4.20「北大學生自治會籌委會」組織的第一次遊行,抗議昨夜軍警在新華門的暴行。(圖:六四檔案,作者提供)

1989年4月21日,中國官方稱,目前北京已出現的學生自發組織有:「北大團結學生會籌委會」、清華「社會主義民主進步領導小組」、「北京外語學院聲援委員會」、「中華知識份子聯合會」、「中國人民大學學生自治會」、「北京師範大學學生自治會」。

北京各高校跟進 開始集會、遊行與罷課

上午,北師大吾爾開希署名的《通告》提出:1、廢除學生會、研究生會的一切權力;2、參加北京高校臨時學生聯合會;3、自4月22日起全校罷課,停止一切考試;4、今晚10點各高校在我校誓師,我校同學務必參加,並準備麵包、汽水慰問其他學校同學。

4月22日下午,北師大署名「師大青年教師自治會」的傳單《運動向何處去----致廣大愛國學生》稱:「目前最迫切需要的是組織、宣傳、綱領,然後是強有力的行動」、「我們的策略只能是持久戰」、「我們最強硬的手段是罷課」。


1989.4.22 佔領廣場的學生悼胡,之後提出「請願七條」。圖為政法大學學生在憲法第35條和胡耀邦畫像下參加追悼會的場面。(圖:六四檔案)

4月23日下午2時半,人民大學逾千名學生在校內集會,成立了學生自治委員會,由歷史系86級學生袁越任主席,下設執行委員會,並決定第一步搶佔學校廣播室,在校內遊行;第二步全校罷課,成立糾察隊,封鎖教室。

下午四時,約3千多名學生在清華主樓前廣場舉行「清華大學學生和平請願委員會」成立儀式,張銘、周鋒鎖、李玉奇、翟學魂、徐軍、馬景馨、楊文明、李恒清、孟東望等人成為和平請願委員會籌委會委員。和平請願委員會籌委會邀請各系派學生代表作為監督機構。此後又成立班代表大會,行使議會功能。

1989年4月23日午後,我在中國政法大學小平房的宿舍,中國政法大學碩士研究生龔自忠帶著劉剛敲門進來,說是有事商量。我不認識龔自忠和劉剛,但知道劉剛的情況。劉剛1988年畢業於北京大學物理系,獲得碩士學位,是「資產階級自由化代表性人物」方勵之先生的妻子李淑賢副教授的學生,積極參與社會政治活動,創辦了北京「民主沙龍」,畢業後沒有固定工作,名為「職業革命家」,後來被陳子明接到北京社會經濟科學研究所居住,並提供生活等費用。

「高自聯」聯合各校組織 統一指揮行動

請龔自忠、劉剛入座後,我問劉剛:「你是來找陳小平的吧?陳小平出門了。」我想,陳小平是北京社會經濟科學研究所的兼任研究員,應該與劉剛是認識的。劉剛回答說:「我是要找陳小平,但也要找你,我知道你也是這次政法大學學運有影響力的重要人物。」劉剛隨後說了此行的目的:今天晚上,他將在圓明園附近召開各高校學生的秘密聚會。商議成立北京高校學生自治組織。他希望我出席這次會議,並擔任北京高校學生自治組織的首任主席。我對劉剛的邀請有些驚愕,稍作思考後回答他:「我很贊賞和支持成立學生自治組織,但我身為教師不適合擔任主席職務。中國官方歷來重視長胡子的『幕後黑手』,如果我擔任主席會對學生組織不利。」劉剛退而求其次,邀請我擔任學生組織的顧問。但我認為還是與擔任主席有同樣的問題,於是再次謝絕。

當天下午,我任教的中國法律古籍整理研究所1988級碩士研究生浦誌強來找我,說他會出席當天晚上在圓明園附近的會議。我說你可以去參加會議,但告誡他不要擔任主席等職務,告誡的原因是擔憂他一旦出事,他在農村的年邁父母無法承受,因為他是家中唯一的孩子。我不僅是浦誌強中國文獻學的授課老師,而且平時交往密切。

晚上6時至10時,北大物理系1988年畢業的碩士生劉剛召集北京21所高校的數十名學生在圓明園集會,成立北京高校學生臨時自治聯合會(以下簡稱高自聯),周勇軍當選首任主席,常委有王丹(未與會)、吾爾開希、馬少方(北京電影學院學生、未與會)、臧凱等。聯合會總部設在政法大學,今後北京學運將由聯合會統一指揮。劉剛原來希望政法大學碩士生浦誌強競選首任主席,浦自認能力不夠,予以謝絕。


4月23日圓明園成立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 (圖:六四檔案)


1989.4.23「罷課—堅決捍衛學運領袖」。北大經濟學院研究生張貼大字報。(圖:六四檔案)

4月25日,高自聯主席周勇軍對香港記者說,高自聯已與北京32所高校建立聯繫,向政府提出復課的3項要求:1、與國務院有代表性的官員對話;2、對420新華門事件公開道歉和懲罰兇手;3、國內傳媒如實報導學運。

4月26日上午9時半至10時半,高自聯在政法大學教學樓前舉行首次中外記者會,會場掛著「憲法規定公民有言論和示威自由」大標語。上百名中外記者與會,另有2千多名學生旁聽。記者會宣讀了新聞稿及章程草案,同時宣讀了一份告全國同胞書,內容是簡述胡耀邦逝世後的學運情況,以及學運的綱領及要求。(新聞稿及章程草案是劉剛起草的)公佈了高自聯7名常委名單:周勇軍、王丹、吾爾開希、張啟才(中央民院經濟系學生)、馬少方、胡春林(人民大學法律系學生)、張銘(清華汽車工程系學生、沒有出席記者會)。高自聯規定政法大學、北大、清華、人民大學、北師大、中央民院各選出一名常委,7所藝術院校選出一名常委。

「高自聯」預計3天串聯北京60校罷課 五四全國罷課

4月24日上午,陳希同得知北京市高校學生臨時聯合會成立的消息後,意識到昨晚北京市委召開的高校負責人會議部署的工作措施已很難起到作用,於是打電話給李錫銘:「全市高校統一的非法學生組織昨晚成立。這場學潮已公開由一支有組織、有計劃的非法學生組織來領導,這是公開的反動組織,其根本目的就是想在北京掀起一場動亂。」李錫銘說:「事態的確已發展到非常嚴峻的程度。關於北京的局勢,我們是否專門向中央政治局匯報一次?」陳希同說:「要不,我們先找老領導萬里匯報一次,聽聽他的意見再作決定。」李錫銘說:「那就請你與萬里通個話,越早見他越好。」

4月25日上午,北京市學聯發表公告稱,各高校學生會、研究生會是各校合法的學生組織,「北京高校臨時學聯」等是非法組織。

4月24日晚上,高自聯在政法大學召開常委會,研究4月26日召開中外記者會的準備工作。高自聯要求每個學生寄出十封信給全國同胞,傳播北京學運真相。另派出2百至3百學生組成演講團前往天津、濟南、瀋陽、長沙、成都、西安、蘭州、石家莊、鄭州、廣州、太原、上海、南京、武漢,目的是,一方面是與各地高校取得聯繫,另一方面是說明北京學生為民請命的真相,尋求理解和支持,強調不僅為學生利益,也為市民利益著想,演講內容包括民生和物價上漲等問題。高自聯計劃,3天內達至全北京60多所高校罷課,五四前全國罷課。

作者》吳仁華  1989六四民運參與者,歷史文獻學者,著有《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屠殺內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六四事件全程實錄》。


延伸閱讀: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跟在花圈後的學生一波接一波 胡耀邦逝世引爆學運狂潮】
【大權獨攬引發各派系不滿 但反習勢力已經集結好了嗎?】
【從沉默到發聲 從隱忍到爆發—我的昔日同事、鄰居、友人許章潤】
【中共的數字能信嗎?吳仁華:武漢肺炎證明「官出數字」和「數字出官」】

相關留言

六四事件31週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