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 暴露中俄關係中的「麻煩」

  • 時間:2020-05-12 16:29
  • 新聞引據:採訪、法廣RFI、美國之音、The Diplomat; 美國之音
  • 撰稿編輯:黃啟霖
中國和俄羅斯向來關係密切,在武漢肺炎衝擊下,不但讓人看見兩國兩國關係的微妙,也看見彼此之間的「麻煩」。(圖取自推特)

中國和俄羅斯向來關係密切,在武漢肺炎衝擊下,不但讓人看見兩國兩國關係的微妙,也看見彼此之間的「麻煩」,更凸顯了居住在俄國的中國人所面臨的困境。

俄國疫情不斷升溫 蒲亭卻放寬封鎖

俄羅斯總統蒲亭11日宣布,從12日起逐漸放寬封鎖措施,以提振遭武漢肺炎疫情重創的經濟;然而,在蒲亭宣布部分解封當天,俄羅斯的新增確診病例連續第九天超過1萬例,累計確診人數突破22萬,在很短的時間内從世界10名之外竄升到世界第四高,死亡人數也突破2千人,顯示俄羅斯的疫情並沒有減緩的跡象。

相鄰的中國則在疫情好不容易緩和之下,卻又面臨主要來自俄羅斯返國民眾的境外移入病例激增,中國擔心東北邊界可能淪為新一波疫情的中心,下令關閉邊界。兩國之間因為疫情與關閉邊界,導致兩國關係出現一些「麻煩」。

武漢爆疫情 俄國大動作防範

回顧4個多月來疫情的發展,形勢的轉變令人驚訝。

俄羅斯原本是最早採取因應措施的國家之一。在武漢封城之後,俄羅斯就採行了一系列針對中國的措施,包括封鎖了兩國之間長達4,300公里的邊境關口,要求公共運輸司機和監票員監視所有中國乘客;中國駐葉卡捷琳堡(Yekaterinburg)總領事崔少純2月初抵俄履新時,遭強制居家隔離兩週;俄羅斯更全面禁止中國人入境,莫斯科官員還令警察搜索旅館、宿舍、公寓大廈和商家,要找出仍滯留在莫斯科的中國人。

接下來,由於許多從俄羅斯回國的中國人陸續確診感染武漢肺炎,俄羅斯多位政壇人士認定攜帶病毒的中國人對俄羅斯帶來威脅,一度傳出要驅逐中國人,後來並沒有驅逐。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向美國之音表示,這可能是兩國官方達成幕後交易,才沒有執行。

雖然俄羅斯採取了許多針對中國的舉措,中國似乎並沒有如對待美國那般表達抗議或譴責,還在4月11日派遣醫療專家組攜帶防疫物資送到俄羅斯。

中俄關係確實出現問題

不過,尼科里斯基指出,俄羅斯媒體仍然繼續使用「中國病」來指稱武漢肺炎,顯示俄羅斯社會依然認為中國人難辭其咎,加上俄羅斯目前經商環境不佳,以及俄國疫情逐漸升溫,依然促成大量中國人返鄉。

對於中俄之間因為疫情引發的這些事件,資深政經評論家林保華說是「關係生變」。英國學者安然(Ankur Shah)說是「麻煩(trouble)」,也有分析說是中俄「翻臉」,但不管如何,這些說法都顯示,中俄關係可能因為疫情而出現了一些問題。

疫情凸顯在俄華人困境

這波返鄉潮導致中國東北邊境的綏芬河等城市,引爆新一波疫情,境外移入病例大增,讓綏芬河的醫療資源崩潰,令疫情已趨緩和的北京當局擔心,數月來的防疫努力可能功虧一簣,因此迅速在4月7日宣布關閉邊界,讓大量留俄中國人形同遭到遺棄。

這次疫情在中俄邊界造成的「麻煩」,凸顯了在俄中國人的困境。美國之音分析指出,過去許多在俄華商一直抱怨,每當遭俄羅斯官員和警察欺負時都得不到中國撐腰。但這次為了避免華商急於返國,才罕見的有駐俄羅斯的中國外交機構高級官員,主動與華商對話,試圖安撫他們的情緒。

中國人在俄受困處境 仍難改善

不過,安然在外交家雜誌(The Diplomat)上指出,在中俄出現「麻煩」之際,滯留俄羅斯遠東地區的中國人處境最為困難,他們不但處於劣勢,不受到兩國政府重視,又難以返國,他們的命運完全繫於中俄兩國如何共同處理重開邊界問題。

然而,安然也指出,隨著俄羅斯濱海邊疆區疫情壓力不斷升高,而俄羅斯官方防疫決策的混亂,與中國在綏芬河比照武漢封城的果決、效率,根本無法相比,因此中俄要達到一項雙方都有利多方案,難上加難。

中國駐俄羅斯大使張漢暉日前在央視上,指責受困中俄邊界企圖闖關返回中國的人,是在「造成病毒輸入」、「做法令人不齒」,由此可見中國當局對留俄華商的真正態度。

在俄羅斯疫情持續升溫下,受困在遠東地區邊界的中國人,處境更加令人同情。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