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九八九系列》《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出籠 明確發出鎮壓信息

  • 時間:2020-05-19 17:19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四二六社論出籠,明確發出鎮壓信息。

1989年4月26日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題為《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社論,將學生民主運動定性為「旨在推翻社會主義制度和反對共產黨領導的一場動亂」,並且明確發出了鎮壓的信號。這是1989天安門事件的一個重要轉折點。四二六社論並不是《人民日報》撰寫的,而是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鵬主導策劃的。

4月24日晚上8時,李鵬利用在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出訪朝鮮期間代管中央工作的機會,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碰頭會,指派北京市市長陳希同代表中共北京市委、國家教育委員會主任李鐵映代表國家教育委員會、國務院秘書長羅幹代表國務院,對近幾天全國學運的情況做了片面和抹黑的匯報。李鵬提出3個可供選擇的方案:1、《人民日報》發一篇有份量的社論,傳達今天常委碰頭會議精神;2、黨中央和國務院聯合向全國各省市發一通知;3、在北京召開黨政軍幹部動員大會,傳達今天會議精神。

黨中央定調 預謀動亂 推翻共產黨

隨後政治局常委做出一項決議:這次動亂是有預謀的,目前形勢嚴峻。在學生背後有少數人不是一般地發洩不滿,也不是一般地要求民主和自由,而是蓄謀已久的,國內外敵對勢力大量準備,利用胡耀邦悼念活動的機會煽動鬧事,達到推翻共產黨,推翻無產階級專政的目的。要求全黨充分估計此次鬥爭的複雜性、嚴重性和長期性,不能掉以輕心。要求全黨行動起來,展開鬥爭,禁止相互串聯,禁止罷工罷課。

4月25日上午10時,李鵬、楊尚昆到鄧小平家,匯報昨晚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碰頭會對當前形勢的分析和要採取的對策。鄧小平聽完匯報,講了一番話,其中提到:

「這不是一般的學潮,是一場動亂,就是要旗幟鮮明,措施得力,反對和制止這一場動亂。不能讓他們的目的得逞。這些人受西方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潮的影響,受南斯拉夫、波蘭、匈牙利、蘇聯自由化分子的影響,起來搞動亂,目的是推翻共產黨的領導。採取這些措施,行動要快,要爭取時間。前一段,上海態度明確,贏得了時間。我們不要怕被人罵,不要怕人家說名譽不好,不要怕國際有反應,只要中國真正發展起來了,四個現代化實現了,才有真正的名譽。

這一場動亂完全是有計劃的陰謀活動,他們想把一個很有前途的中國變成沒有希望的中國,使我們永遠沒有希望。要害是否定共產黨的領導,否定社會主義制度。縱容不能解決問題,只能助長他們的氣焰。要盡力避免流血事件。北京市的意見是對的。中央的態度要明確,明確了他們才好辦事。

這場動亂有後臺,有黑手,方勵之夫婦是個典型。掌握了確鑿的證據,在適當的時候就要予以處理。

廣大工人、農民、知識份子是擁護我們的,幹部是擁護我們的,民主黨派也是好的。我們還有幾百萬人民解放軍,我們怕什麼?要加強公安部門的工作,維護社會正常秩序。出現了團結學生會,要堅決採取措施,先警告,讓他們自己解散,不服從就取締。

我們必須快刀斬亂麻,為的是避免更大的動亂。你們常委昨天的決定是對的,意見是一致的,這很好。只有態度鮮明,措施堅決,支持地方放手處理,就能及時把這場動亂制止下去。」

4月25日下午3時,李鵬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碰頭會傳達鄧小平講話。李鵬、姚依林認為鄧小平講話十分重要,決定首先傳達到中共中央、國務院和北京市這三大系統的副部級以上幹部,傳達的內容包括鄧小平講話的記錄稿、昨晚政治局常委碰頭會紀要。由中央辦公廳主任溫家寶責成中央辦公廳印發政治局常委碰頭會紀要,及時整理鄧小平講話記錄,作為傳達的依據。

李鵬把鄧小平決定戒嚴的事公開並改寫成社論

趙紫陽在個人回憶錄《改革曆程》中說:「4月25日鄧小平同李鵬等人的講話,本來是內部講話。但當天夜裏,李鵬就決定把鄧的講話向各級幹部廣泛傳達,4月26 日又把這個講話改寫成人民日報社論發表,公開把學潮定性為『一場有計劃、有預謀的動亂,其目的是反黨反社會主義』。在我出訪朝鮮之前,李鵬、北京市的領導都沒有向我說過他們這些看法。我剛剛離開北京,他們很快就召開了常委會,並直接取得了鄧的支持。這就改變了政治局常委原來的分析及準備採取的方針。鄧對李鵬大範圍傳達他的講話是不滿意的。鄧的孩子對把鄧推到前臺也不滿意。5月17日,在鄧家決定戒嚴的那次會上,鄧對李鵬說:這次不要像上次那樣搞了,不要把我決定戒嚴的事捅出去。李鵬連連說:不會!不會!」


1989年5月19日,當時的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到天安門廣場,與絕食的學生對話。(美聯社/達志影像)

4月25日下午,經李鵬提議,由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兼新華社副社長曾建徽執筆起草了《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人民日報社論,胡啟立、李鵬審定後,決定當晚由中央廣播電臺、中央電視臺播出。四二六社論的內容基本上是依據鄧小平的講話。

4月25日晚上7時,中央廣播電臺、中央電視臺播出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當時,北高聯正召集各校學生代表在政法大學開會,商討此次學運的前景,討論告全國人民的綱領書。一位學生提著收音機急匆匆走進會場,說中央廣播電臺預告有重大新聞播出。與會者一起收聽了四二六社論,十分震驚,沒想到官方將學運定性為動亂。全場鴉雀無聲一分鐘,隨後群情激奮,認為必須強烈反擊,商議決定4月27日北京高校學生舉行大遊行,到天安門廣場匯合,抗議四二六社論。

四二六社論發表後 恐怖氣氛與憤怒情緒交雜

四二六社論的出現產生了兩個明顯的效應,一是製造了恐怖氣氛,北大、清華等校都流傳鄧小平將動用軍隊鎮壓學運。為了避免流血衝突,清華和平請願委員會籌委會宣告解散,並呼籲復課。北大學生自治會籌委會5名常委以三(孔慶東、沈彤、王遲英)比二(王丹。封從德)的投票結果否決了四二七遊行。二是激起了學生們的憤怒,北京師範大學、北方交通大學、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中央民族學院等校學生紛紛在校內集會或遊行,中國政法大學5百多名學生到北太平莊街頭演講,抗議四二六社論。

4月26日,《人民日報》在頭版頭條發表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全國各報奉命轉載。當天,北京各高校的大小字報陡然增多,主要內容是抨擊四二六社論和呼籲學生們勇敢參加4月27日的遊行。當天早晨,北高聯發出《新學聯一號令》,提出4月27日遊行,向全國人民表明學生們的7條要求不是動亂。北京各高校的學生們紛紛在做遊行的准備工作,許多學生做好了流血犧牲的准備,有的剃了光頭,有的寫好了遺書。


1989.4.26 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發表社論,指學運是一場有計劃的陰謀和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動亂。四二六社論引起了學運的進一步反彈。(圖:六四檔案/作者提供)

北京各髙校的幹部、教師奉命深入教室和宿舍,勸阻學生參加明天的遊行。北高聯主席周勇軍是中共官方勸阻的重點人物,北京市學聯和中國政法大學的領導與周勇軍從4月26日下午一直談到次日淩晨3點,迫使周勇軍同意取消遊行,中國政法大學校方提供一輛車,讓周勇軍立即乘車通知北大等校學生。周勇軍不願意隨車走,只是手寫了一張取消明天遊行的條子,加蓋了北高聯剛刻製的公章。事後周勇軍因此被北高聯撤銷北高聯主席的職務。

反制扣帽子式的指控 學生上街箭在弦上 

當天下午,中國政法大學經濟法系學生、北高聯秘書長王治新來到青年教師的宿舍小平房,將北高聯擬定的一份4月27日遊行的統一口號拿給陳小平和我,請我們提出建議。口號包括:1、擁護共產黨的領導、擁護社會主義制度;2、民主萬歲;3、反官僚、反腐敗、反特權;4、維護憲法;5、愛國無罪;6、新聞要講真話,抗議誣陷;7、人民萬歲;8、穩定物價;9、國家興亡,匹夫有責;10、人民警察保護人民。到天安門廣場後的口號是:「要求對話」。遊行的歌曲是《團結就是力量》。陳小平和我都覺得將「擁護共產黨的領導、擁護社會主義制度」作為遊行的統一口號有所不妥,但又不好建議取消,因為知道這是北高聯刻意的自我表白,目的是針對四二六社論「學生運動是推翻社會主義制度、反對共產黨領導的一場動亂」的指控。

當天傍晚,陳子明、王之虹夫婦來到中國政法大學小平房,說是散步時正好路過。當時陳小平房間裏有不少人,我就請陳子明到我的房間細看北高聯擬定的遊行口號。陳子明將「擁護共產黨領導」改為「擁護共產黨正確的領導」。我和陳小平等人都拍手叫好,有了「正確的」這個定語,那就意味著學生們仍然會反對共產黨不正確的領導。

4月26日一整天,小平房人來人往,青年教師們輪番到陳小平和我的房間討論時局。當天晚上,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的年輕學者楊冠三、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的年輕學者秦孟周、中國人民大學的青年女教師白樺等人也來到小平房,我們在陳小平的房間一直議論到深夜,主要話題是四二六社論的政治效應和第二天學生能否上街遊行。大家的共識是:學生必須上街遊行,這是突破恐懼、決定學運前途的關鍵一步。

作者》吳仁華  1989六四民運參與者,歷史文獻學者,著有《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屠殺內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六四事件全程實錄》。


延伸閱讀: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跟在花圈後的學生一波接一波 胡耀邦逝世引爆學運狂潮】
【大權獨攬引發各派系不滿 但反習勢力已經集結好了嗎?】
【從沉默到發聲 從隱忍到爆發—我的昔日同事、鄰居、友人許章潤】
【中共的數字能信嗎?吳仁華:武漢肺炎證明「官出數字」和「數字出官」】


 

相關留言

六四事件31週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