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九八九系列》八九民運最震撼的遊行:四二七大遊行

  • 時間:2020-05-27 16:42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4月27日軍警攔阻學生隊伍。 (64memo/作者提供)

四二七大遊行是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中最震撼、具有指標性的一次遊行,因為:一、這是1949年中共建政後最大規模的遊行示威;二、學生們突破了專制體制所製造的恐懼;三、學生們的悲壯激起了各界民眾的強烈支持。

1989年四月27日上午8時前,數以萬計的軍警已在大學區通往天安門廣場的各交通路口,佈置了攔截學生遊行隊伍的攔阻線,總共有30道攔阻線。北京市公安局、武警部隊北京市總隊出動了所有可以動用的警力,駐守在河北省保定市的第38集團軍,也奉命緊急調動了5100名官兵進京。

軍警圍堵大學 學生也決定喊衝了

上午8時是北高聯預定的開始遊行的時間。不到8時,北京各高校都已有學生在集結。我和陳小平也已經來到中國政法大學面臨學院路的校門口,並且商量好了:如果學生們自己無法衝出校門,我們倆就站出來帶領學生衝出校門。只見學校大門緊閉,校長江平帶領一大批校系領導、教師在勸阻學生,大意是:「我們理解你們的想法,但作為老師,我們不能眼看著你們去流血,我們必須要對你們的家長負責。」許多教師聲淚俱下,江平曾一度下跪相勸。學生們的情緒也非常激動,表示哪怕是流血犧牲,今天也一定要上街遊行。雙方僵持許久。法律古籍整理研究所碩士研究生浦志強身高約190公分,人高馬大,揮舞著一面校旗,終於帶領學生們衝出了校門。我和陳小平鬆了一口氣,立即跟隨著學生隊伍。

浦志強帶領學生們衝出校門後,發現對面的北京郵電學院也是大門緊閉,學生們遭到校系領導和教師們的勸阻,於是帶領學生們在北京郵電學院大門前來回遊行、呼喊口號,最終將北京郵電學院的學生們引出了校門。我告訴浦志強,不要馬上向天安門廣場進發,先就地匯集更多的學生。浦志強帶領學生們在學院路來回遊行,迎接從學院路北面陸續到來的北京航空學院等校的學生隊伍,然後沿著學院路向西長安街的西直門立交橋前行。


4月27日遊行 學院路。 (作者提供)

人民警察人民愛!人民警察愛人民?!

上午8時前後,北京30多所髙校數萬名學生陸續衝出校門遊行。有的學生寫了遺書,有的學生做好被捕的準備,剃光了頭。醫科院校學生帶了藥箱和急救藥品,準備隨時救護受傷學生。許多從未參加過遊行的學生出於對四二六社論的憤怒而加入遊行隊伍。北京大學學生打出了「人生自古誰無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橫幅,中國政法大學學生打出了「誓死捍衛憲法的尊嚴」的橫幅,「死」字灑上了紅墨水,顯得觸目驚心。

上午9時許,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校的遊行隊伍在中關村匯合。在中關村路口附近,警察手挽手組成四五排人牆攔截,學生代表上前交涉,數千名圍觀民眾有節奏地髙呼「讓開!讓開!」9時15分許,學生和民眾以衝擠方式突破攔阻線,高呼「人民警察人民愛!人民警察愛人民!」有些警察都笑了。10時半,學生隊伍在中國人民大學南側友誼賓館前遇到第二道攔阻線,武警和警察手挽手排成三道人牆。學生隊伍距離攔阻線尚有二、三十米,逾千名民眾已經一邊呼喊「警察讓開!警察讓開!」一邊衝擠攔阻線。學生隊伍沒幾分鐘就過了第二道攔阻線。在白石橋,學生隊伍在民眾的幫助下,同樣很快突破了警察設置的第三道攔阻線。在車公莊二環路口,北京大學等北部髙校的學生隊伍與東部髙校的學生隊伍大匯合,聲勢浩大,歡聲雷動。大匯合後的學生隊伍在車公莊二環路口附近再次順利衝破數百名警察組成的攔阻線。

各大學遊行隊伍齊聚 人潮洶湧幾乎透不過氣來

下午1時許,在西直門立交橋,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校遊行隊伍與北京師範大學、中國政法大學等校遊行隊伍匯合,現場一片旗海,歡聲雷動。西直門立交橋上下擠滿了民眾,一陣陣高呼:「學生萬歲!」學生們齊聲回應:「人民萬歲!理解萬歲!」當時的情景令人震撼和感動,我與許多學生都激動得熱淚盈眶。

學生遊行隊伍在西直門立交橋轉上西長安街,在中共中央和國務院所在地中南海新華門附近的六部口遇上最強悍的攔阻線,逾千名武警手挽手組成幾十層的人牆,完全堵死了寬闊的長安街,學生隊伍被擠得密不透風,我甚至有透不過氣來的感覺。長安街兩旁的樹上、標語牌上都爬滿了支持學生的民眾,齊聲呼喊「學生加油!」在民眾協助下,歷經1小時,學生隊伍終於將武警人牆衝開缺口,繼續向天安門廣場前進。


四二七大遊行,抗議四二六社論,上百萬北京學生和市民參加。 (作者提供)

天安門廣場從上午起已實行戒嚴,密佈數以千計的軍警,其中有第38集團軍的官兵。為了避免發生武力衝突,學生們沒有按原定計劃進入天安門廣場,而是沿著長安街繼續東行。下午4時40分許,學生遊行隊伍前鋒——中國人民大學隊伍抵達天安門城樓前;6時40分許,最後一隊學生隊伍——中央音樂學院隊伍走過天安門城樓。整個學生隊伍經過天安門城樓歷時1小時45分鐘。

媽媽,我們沒有錯!歷史永遠記住這一天!

此時,學生遊行隊伍已行進了約15公里,沿途不斷有學生加入和民眾相隨,人數激增到約50萬人,在長安街上綿延數公里長,氣氛十分熱烈。「媽媽,我們沒有錯!」這條橫幅一出現,民眾們就熱烈鼓掌,許多民眾感動落淚。

學生遊行隊伍抵達北二環路時,一些高校派車接學生回校,但絕大多數學生堅持走完全程。我和陳小平也堅持走完全程。後來,學生們實在太疲累了,每走一段路,就集體坐下休息幾分鐘,街道兩旁的民眾齊聲呼喊:「學生加油!學生加油!」特別令我感動的是,一群幼稚園孩童端著茶杯,笑著對坐在地上休息的學生說:「大哥哥大姐姐們,請喝水。」

晚上11時40分許,北部高校的遊行學生陸續回到校園,整個遊行過程歷經十多個小時,行程逾30公里。北京農業大學路途最遠,學生們回到校園已經是晚上12時許。中國人民大學學生舉著「歡迎勇士們凱旋」等標語歡迎遊行學生歸來,北京大學學生在校門口放鞭炮、唱《國際歌》,歡迎遊行學生歸來。北京大學青年教師在校門附近的第16號宿舍樓掛出大字橫幅:「人民感謝你們!歷史永遠記住這一天!」

我和陳小平回到中國政法大學校園已是晚上10時過後,我畢竟年長學生10餘歲,自然更加疲敝不堪,另外就是飢腸轆轆,幸虧剛一進小平房院門,就見到青年教師費安玲對著我們大喊:「我已煮了粥,快到我家吃飯!」

在整個遊行過程中,學生們的秩序很好。各校都有糾察隊開路,隊伍兩旁的學生手拉手,防止外人混入隊伍。遊行雖然造成沿途交通堵塞,但沒有民眾因此埋怨。就連中共官方在事後也不得不承認:整個遊行過程秩序良好,學生與軍警都採取了克制態度,沒有發生衝突。

高樓建物上的工人和幼稚園小娃兒都來相挺

當天有數以萬計的中青年知識份子和各界民眾被學生們的悲壯氣氛所感動,一路跟隨學生遊行隊伍,為學生鼓勁加油,提供飲料和食物。沿途有逾百萬民眾為遊行學生歡呼加油,街道兩旁站滿了人,有的甚至爬到屋頂、樹上,高層建築頂部都站滿了人。建築工人在高聳的腳手架上向學生致意,幼稚園兒童列隊為學生鼓掌。有人向學生隊伍投擲麵包、餅乾,有人買來幾百支冰棍、成箱的汽水送給學生,十幾位身穿袈裟的和尚手捧木箱替學生募捐。一位青年人提著一壺茶水,拿著碗,一路呼喊:「學生們,請喝水!」

當天學生的口號和橫幅主要是由北高聯事先統一規劃的,包括「擁護共產黨的正確領導」、「擁護社會主義制度」、「擁護憲法」、「消除腐敗,打倒官倒」、「堅持改革開放」、「新聞要講真話」、「穩定物價」、「不抓辮子,不扣帽子」、「真誠對話」、「和平請願」、「反對動亂」,另外還有「血諫政府」、「為了中國的前途,九死不悔」、「沒有自由,毋寧死」、「我以我血薦軒轅」、「媽媽,我們沒有錯」、「廉潔的中國共產黨萬歲」、「民心不可侮」、「新聞的生命在於真實」、「失民心者失天下」、「歷史作證,人民必勝」、「誰掌握青年誰就掌握未來」、「位卑未敢忘憂國」、「和平請願,絕非動亂」、「旗幟鮮明地反對貪官」、「官倒不倒,人民不平」、「鎮壓學生運動絕沒有好下場」、「遊行我們挨打,落後國家挨打」等。政法大學學生抬著上書「起訴書 被告:《人民日報》 案由:誣陷 誹謗」的大看板。


遊行隊伍中的橫幅和口號有:「民主萬歲,人民萬歲!」「廉潔的中國共產黨萬歲!」等。(圖: 六四檔案)

學生遊行標語很故意 拿鄧小平語錄寫布條

此次學生遊行能引起民眾的強烈共鳴,一方面是因為民眾同情學生,另一方面是因為學生的許多口號和橫幅擊中時弊,許多橫幅寫著:「依法治國、反對特權」、「人民不可蒙蔽」、「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官倒不除,國無寧日」、「穩定物價」、「反對近親繁殖」、「腐敗必須從根本上清除」、「官倒不倒,人民不饒」。許多民眾表示:「學生要民主,我們不太懂。但反對腐敗,清除官倒,穩定物價,我們舉雙手贊成。」學生的口號和橫幅比以前具體、明確,例如「官倒富,農民苦」、「維護農民利益」。另有不少口號和橫幅表達了學生渴求理解的心情,例如「媽媽,我們沒有錯!」、「與青年對話,無異與未來對話」、「讀書不忘愛國」、「位卑未敢忘憂國」、「忍痛罷課,平等對話」、「罷課實屬無奈」、「為民請命絕非動亂」、「除了中華富強,我們别無所求」。不少橫幅摘抄了《鄧小平文選》中的語句:「四五運動是可以理解的」、「中國共產黨是實事求是的」、「老的不退出來,新的進不去」、「一個革命政黨,就怕聽不到人民的聲音,最可怕的是鴉雀無聲。」

四二七大遊行的規模以及民眾的廣泛支持,震驚了中共當局。當天中午,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即奉命發表談話,對學生要求與政府對話表示歡迎,「同學們要求對話,反映他們的意見和要求,這正是我們的希望。」當天晚上,國務院總理李鵬召集會議,決定再寫一篇《人民日報》社論,緩和學生的對抗情緒。

作者》吳仁華  1989六四民運參與者,歷史文獻學者,著有《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屠殺內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六四事件全程實錄》。


延伸閱讀: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出籠 明確發出鎮壓信息】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宣告成立】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跟在花圈後的學生一波接一波 胡耀邦逝世引爆學運狂潮】
【大權獨攬引發各派系不滿 但反習勢力已經集結好了嗎?】


 

相關留言

六四事件31週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