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算共產黨嗎?2%人口擁80%財富!大陸學者嘆:掐死中國經濟的 就是中國自己

  • 時間:2020-06-02 11:5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面對美國制裁,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說:中國想讓國際金融中心在哪裡,它就會在哪裡。 網友譏諷:只要心中有沙,哪裡都是馬爾地夫。 (圖: 作者提供)

今年,中國兩會除了通過港版國安法引發國際巨大反應之外,在中國(防火)牆內引起巨大震撼和洗版刷屏的,居然是總理李克強答覆記者問話的一段談話影片。對於略懂中國經濟發展現狀專業人士來說,可能相當困惑:李博士無非說了幾句切實存在的普通常識而已。但問題就在於如同一位網友所言,因為這話是李總理說的,若換作是網友說的,那肯定會當做臭公知(公共知識份子)不愛國,而飽受攻擊了。

中國實際上還是一個發展經濟體,並且,發展極其不均衡、分配不公貧富差距極大,而中國過去四十多年取得成功的道路正在被自己堵死!加入世貿WTO,國際化便車駛入經濟成長快車道,這條路正在被美國總統川普堵死;改革開放解放思想和有限自由,被反向收緊;國企退、民企進,激發民企活力現在走向反面;香港作為引進外資和重要窗口,被自己焊死;被認為拉動經濟三家馬車的出口、消費和投資,基本上全歇菜了(沒戲唱、不行了)。

被遮罩掉的真實中國經濟

大約七、八年前,中國從網路到傳統媒體逐步掀起一場弘揚「正能量」浪潮,至今還在向高潮衝擊,簡言之,凡是說中國好的讚美的,就是正能量——無論虛假甚至造假;凡是對中國提出批評,即便是現實的、客觀的、善意的與有建設性的,均被小粉紅斥責為負能量(負能量一詞出自誘姦女員工的2010年被判刑的宋山木)。後來這種傾向蔓延到經濟與金融領域,大約在2018年之後,我作為國內多家媒體專欄作者和入口網站意見領袖,就非常難以發表客觀評論的意見了。

長期以來大眾看到的都是新華社、人民日報,比如年初《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了不起!》,或者是戰狼外交官嘴裏以前的人均GDP八千美元等,乃至於中國GDP總規模世界第二等等。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資料圖片:中國政府網)

而李克強在5月28日答記者問時拋出以下這段話:中國是一個人口眾多的發展中國家,我們人均年收入是3萬元人民幣,但是有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個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難,現在又碰到疫情,疫情過後民生為要。就業是最大的民生。沒有就業那就是9億張吃飯的口,有了就業就是9億雙可以創造巨大財富的手。「其中一位農民工50多歲了在外打工30多年,每年如此。但今年就沒有找到工作全家都陷入困境」。

官媒外交系統與李克強兩種說法都是事實,然而,前面一種說法被定性為正能量可以無限傳遍;李克強這類說法,如網民所言,如若是其他人就會被限制打壓。片面地宣傳強大的一面,而不能客觀反映真實全部情況,就遮罩掉了真實的中國經濟現狀。

真相背後讓人憂慮的真實邏輯

中國人口眾多,經濟在2018年之前的三、四十年發展迅速,這是基本現實,那為什麼還有6億以上低收入人群?這中間真相很簡單:社會分配嚴重扭曲,貧富分化嚴重。

2019年3月,被譽為中國銀行業「零售之王」的招商銀行發佈2018年業績報告,其中詳細列出了零售客戶的資產額度,其中約2%的客戶擁有80%的財富


估計中國有11億人可能窮到坐不起飛機。圖:pixabay

我熟悉的老友,中泰證券研究所所長、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對數據取樣相當嚴謹,他曾跟機構認真調查過,中國14億人口中至少10億人沒有坐過飛機,5億以上人家庭沒有馬桶。由於受到質疑與攻擊,他在回覆文章中解釋道:「還有人解釋中國10億人沒有坐過飛機的原因,是因為高鐵普及了,於是坐飛機的人就少了。而我的判斷是,除去2.8億高收入階層人口之後,剩餘11億居民家庭人口的人均可支配月收入,只有1600元(見國家統計局《2017年統計公報》),這一平均收入水準或存在低估,但即便人均提高到2000元,也很難坐得起飛機。」

今年四月,李迅雷撰文稱中國新增失業人口七千萬人,而後不再兼任中泰證券研究所所長,其供職單位稱,解職與文章「無關」。

解讀中國數據需要經過腦筋急轉彎專業訓練。比如,當看到官方得意洋洋宣佈中國有8億線民(網友),世界第一。這時候,你就要想到還有6億人沒有錢買手機電腦,至少不知道網路是個什麼東西。

財政部在2018年披露的數據,包括公務員在內,所有工薪階層,超過當時個稅負起征點3500元月收入的,只有2400萬人。這些嚴謹經濟學家的、銀行的、官方的數據,無疑與李克強的數據互相驗證,勾勒出真實的中國經濟和收入不均現狀。

作繭自縛的中國經濟

拉動中國經濟三駕馬車:投資、消費和出口。中美貿易戰和新冠疫情全球蔓延之際,產業鏈有移出中國之勢,出口萎靡不振,加之全球去中國化風起雲湧,出口嚴重受阻。

對於投資,各級政府受經濟下滑、企業倒閉破產潮影響,財稅收入銳減,加之政府主導的投資浪費與腐敗嚴重,投資拉動效率遞減。


由於COVID-19衝擊、送中條例以及港版國安法,香港經濟岌岌可危。(圖/推特)

只要心中有沙 哪裡都是馬爾地夫

上述分配不均嚴重,高收入者大多將子女送在海外留學,遇到需要就組團,開著法拉利車隊對著港臺與西方國家喊著髒話大罵,出現在官媒轉發中。這類人並不是中國大多數人群,中國還是窮人占多數,他們上不了網或者發不出自己的聲音。李克強指出了無奈,6億低收入者勉強維持生計都困難,對消費拉動經濟增長,這部分人不能指望了。對於高收入者,他們大多在海外消費或者是購買外國高端商品,對國內經濟拉動作用也是極其有限。中國缺少中產階級,即便存在,他們也被高房價,醫療、養老和子女教育等折騰的毫無安全感了。

香港作為中國企業海外直接融資重要窗口,引進外資最大的投資方,也是避免高關稅窗口以及從美國獲得高科技產品後門,現在已經被堵死。

面對美國的制裁,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也是搖搖欲墜。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說:中國想讓國際金融中心在哪裡,它就會在哪裡。網友不屑的回懟道:只要心中有沙,哪裡都是馬爾地(代)夫。


 

作者》賀江兵 中國金融學者,曾任大陸報紙主編。著有《金融的真相》《經濟的假象》和新書《金融的風險》等書。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