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流2年內吹起又散落 政治人物小心「賞味期限」

  • 時間:2020-06-06 21:57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歐陽夢萍
高雄市長韓國瑜。(路透社/達志影像)

高雄市長韓國瑜遭到罷免,他所引發的「韓流」在短短不到2年內便從狂掃全台到幾近消逝。學者認為,這種大起大落短期內將成為台灣政壇的常態,政治人物應以韓國瑜的罷免作為警惕。

韓流消風 國民黨終落「三輸」

針對高雄市長韓國瑜的罷免案6日進行投票,韓國瑜成為台灣首位被罷免的直轄市長。

2018年6月,韓國瑜還是個淡出政壇多年,在接下國民黨內無人願意挑戰的不可能任務後,試圖在南台灣東山再起的高雄市長候選人,民調還遠遠落後民進黨候選人陳其邁;2019年6月1日,韓國瑜在總統府前凱道舉行造勢活動,號稱現場擠進40萬人,想要簇擁著他走進總統府,韓國瑜成為最快速崛起的政治明星,掀起的「韓流」更在過去大半年席捲全台;而2020年6月6日,韓國瑜繼在年初的總統大選慘敗後,連高雄市長一職也被高雄市民要了回去,似乎回到了2年前的起點,但這次不但在他自己身上,也在終究難逃總統、立委、市長「三輸」命運的國民黨身上劃下了深刻的傷痕。

政治人物大起大落將成常態

同意罷免票數輕易躍過57萬4,996張的門檻,甚至超過他當初當選高雄市長的89萬票數,韓國瑜這仗輸得徹底,也顯示「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台灣民眾對於政治人物並非永遠不離不棄。

東海大學政治系教授沈有忠便認為,現在資訊流通比較快,選民對於政黨的認同也偏低,一則經過擴大解讀或渲染的訊息,就很有可能造成一個政治明星的大起大落,這恐怕在短時間內會成為台灣政壇的常態。沈有忠:『(原音)從太陽花之後,這些獨立選民大概就是對於藍跟綠都沒有那麼情感上的堅定認同跟支持,所以他們投射到政治人物上面來講的話,用一般口語來講,就是賞味期限很短,可能很快變成是選民都喜歡的政治人物,但也很有可能做錯一件事情、講錯一句話,就很快跌落神壇。』

成大政治系教授周志杰也抱持同樣的看法。他指出,民主政治有3個支柱,就是代議政治、專家政治及庶民政治,現在普遍認為代議士品質不好、又不信任專家、專業官僚,庶民政治便因此被放大;加上現在資訊的取得及分析愈來愈快、愈來愈淺,社會很容易因為意見分歧的重大議題而陷入情緒對立,缺乏理性討論,現在全世界許多民主國家都出現這個現象,在台灣特別明顯,這對台灣的民主發展不是好事。周志杰:『(原音)未來台灣這會是一種新常態,就是空軍會取代陸軍,台灣又是個選舉社會,每2年1次選舉,如果空軍取代傳統組織的陸軍,網紅政治也被現在的政治人物認為是一股新的風潮,等於理性去思辨一個政策或是台灣超過1個月以上的公共政策的候選人就不討喜了,所以我覺得韓國瑜的罷免對台灣的民主政治其實也是一個警惕,也是一個警鐘。』

高空飛過門檻 降低後續政治效應

在韓國瑜被罷免後,由死忠支持者堆疊起的「韓流」是否也將因此消退?周志杰認為,即使韓國瑜消失了,但他所掀起的風潮或是「韓粉」支持的理念及對於執政黨的憂慮或不滿並不會因此消失,只是可能不再以韓國瑜作為象徵。他並指出,雖然韓國瑜指控民進黨組成「罷韓國家隊」贊助這次罷免,但93萬同意票顯然來自各個不同階層的高雄市民,仍代表某種意義,對韓國瑜都是很大的傷害,他認為韓國瑜短期內不宜再挑戰任何黨或政的職位。

沈有忠也認為,如果今天罷免案投票率不高、是低空飛過,韓陣營或許會有比較多的政治操作空間,可能質疑投票率的正當性或是罷韓代表性不足等問題;但如今投票率衝破42%,同意票數甚至超過他當初當選高雄市長的得票數,具有足夠的正當性,引發政治口水或拉扯的可能性就會比較低。

沈有忠並指出,這次罷免案給台灣民主政治及各級民選代表都做了很好的示範與警惕,如果剛選上便想競選別的職位,或是在選舉時使用比較情緒性或花俏的政見拚選票,選後也可能面臨罷免的危機。

相關留言

過門檻 韓國瑜遭罷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