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阿秋,我15年前的越南保姆

  • 時間:2020-06-13 12: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謝佩妤(左)長大後,一直想尋找當年的越南保姆阿秋(右)。(謝佩妤提供)

文/謝佩妤

夏天到了,畏寒的我迎來了自己最愛的季節。提到夏日,讓人不禁聯想到東南亞的各個國家,一直以來,我都很嚮往那裡的溫暖氣候與文化,小時候沒有地理位置的概念,總以為這些國家和台灣相隔不遠,直到長大後我才漸漸明白,海兩端的距離原來如此遙遠,足以隔絕思念之人的音訊十多年。

我總是在夜深人靜時想到南海另一頭的國家──「越南」,因為那裡有一位在我記憶深處留下許多美好片段的人。儘管那些回憶大多已變得破碎不完整,但它們就好像落在土裡的種子,在我的心裡扎根、發芽。我好想好想再見她一面,也有好多話想對她說……

比起長輩,她更像我的同伴

約莫在我5歲的時候,父母因為工作忙碌,所以聘請了一位來自越南的保姆打理家務,照顧弟弟的同時也順便陪伴我。

對於阿秋的出現,我並沒有深刻印象,只依稀記得那時幼稚園下課後回到家,奶奶身旁突然多了一位陌生人,奶奶告訴我她叫作阿秋,是來幫忙照顧弟弟的。從那之後的幾年時間,阿秋就一直和我形影不離。

孩提時期的記憶我大多已忘得一乾二淨,但卻清楚記得阿秋陪伴我的許多時光。每天早晨她會先幫我梳洗換衣服,再陪我走去離家不遠的幼稚園上課。下課後她照顧弟弟,同時也會陪我玩遊戲。那時附近住了一位同樣來自越南的鄰居,阿秋跟她的關係很好,我們經常寫信給她,先由我口述,阿秋再把我說的內容翻譯成越文,最後投到鄰居的信箱裡頭,我在信的最後總會稱讚鄰居家的碗很漂亮。爸媽不在的夜晚,我們會一起推著弟弟去看歌仔戲,阿秋也總是很貼心的安慰被舞台浮誇聲光效果嚇壞的我。

阿秋之於我,與其說像是第二位母親,似乎更像是無話不談的好友,她會跟我分享自己的經歷,告訴我她和丈夫有一個孩子,但已經離婚了等等。不過也正是因為關係太過親密,不懂事的我經常對她不禮貌,也從來沒有給予她對於長輩應有的尊重,以至於長大後每次想起與她相處的點滴,思念之餘也總是帶有滿滿的愧疚。

阿秋的脾氣非常好,小時候的我似乎看上了這點,在與她單獨相處時就像個小霸王。我曾經在她幫我換衣服時鬧脾氣,換了將近10套都不滿意,也曾經亂跑害她因找不到我而著急。其中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要求身上沒有帶錢的她買臭豆腐給我吃,後來她只好先跟攤販老闆賒帳,和我一起蹲在家門口把臭豆腐吃完,最後阿秋還因為帶我蹲著吃東西而被爸爸唸了一番,但她卻從未因為我的蠻橫而對我不好。長大後的我好氣年幼的自己,氣自己不懂得珍惜阿秋的付出,也氣自己即使經常在夜晚看見她疲憊的雙眼,卻不曾親口對她說聲謝謝。

那張一千元,成了她能給我最後的東西

離奇的是,我對於阿秋的離開竟一點印象也沒有,我曾數次挖掘記憶深處找尋畫面,想知道那時的別離是熱淚盈眶抑或是無聲無色,但最終都以失敗收場。上小學後爸媽曾帶我和弟弟去新雇主那裡找她,阿秋當時在桃園工作,我記得爸媽拿著一張白色的紙,從基隆出發,看著上頭的地址繞路了許久,才終於到達目的地。

重逢後的第一個畫面,是看見阿秋抱著新雇主的小孩。她和爸媽寒暄不久後流下眼淚,似乎對於我們的到來感到十分喜悅。離開前,即使爸媽多次推辭,她仍然堅持要把1,000元紅包交給坐在汽車後座的我,似乎她也有預感,這會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而錢是她唯一能給我的東西。

後來我也曾透過電話和阿秋聯繫。掛電話前,我匆忙拿了紙跟筆想抄下號碼,但爸媽告訴我,阿秋不能隨便給別人雇主家的聯繫方式,我才因此作罷。那次通話之後,我們家就和阿秋徹底斷了聯繫,直至今日。


謝佩妤的弟弟(中)當年還很小,謝佩妤(左)想要告訴保姆阿秋(右),弟弟現在已經長到190公分了。(謝佩妤提供)

15年過去了,我想對妳說……

失去阿秋音訊後的幾年時間,我們家過得還算順利,只不過因為經濟負擔越來越大,爸媽經常發生爭執,因為害怕而躲在廁所裡的我總會想起阿秋,想起與她的回憶,我好希望那些擔驚受怕的日子,能有她陪伴在我身邊。

14歲那年,爸爸因病離世,我的世界因此崩塌,生活也變得完全不一樣了。

阿秋,不知道這幾年妳過得如何?妳回越南了嗎?或者是妳還待在台灣?我曾經好幾次試著尋找妳,但以前的資料全都丟失了,幸好我們的唯一的合照還留著。我想告訴妳,我們家這幾年發生了很多變故,已經不是以前妳還在時的美好模樣,爸爸過世了,媽媽也生病了。我們的生活變得非常辛苦,家人間的關係也降到冰點。

妳知道嗎,以前住在我們家附近的那位鄰居搬走了,最後一次和她說話,她跟我說自己和妳失聯已久,所以沒辦法幫我聯絡到妳。十多年前還牙牙學語的弟弟,現在已經長到190公分了,如果妳能當面見到他,一定會非常驚訝。

妳還記得我們以前經常散步的那條河嗎?後來我去讀了河對面的那所高中,小時候就很喜歡動物的我考上了獸醫系,現在在台中讀書。

獨自難過的時候,我總會想起妳,因為妳能帶給我許多溫暖和鼓勵。還記得剛上小學的時候,我被同學誣陷偷了東西,父母師長沒有人相信我,甚至罵我是小偷,那時是妳給了我據理力爭的信心。

今年7月,我就要滿20歲了,我今年最想要的生日禮物是見妳一面,告訴妳我有多想念妳,聽妳跟我分享這幾年的生活,也想為了自己小時候對妳做的那些不禮貌的事,親口說聲對不起。不知道妳是否也一直惦記著我呢?

15年過去了,我真的好想找到阿秋,尋找她的過程困難重重,越南有接近1億的人口,又分成北越和南越,我印象中阿秋似乎說過她住在河內,但我擔心這會是自己長大後產生的記憶錯亂。

我們丟失了所有可能有阿秋聯絡方式的資料,唯一可用的線索就是我們的合照,以及我腦中破碎的記憶片段。我不曉得阿秋的英文名字,也不知道「秋」是她的姓還是名。若是那時有詢問她,哪怕只記得幾個字母,也會更有幫助。

謝謝耐心閱讀這篇文章的你,如果你有被故事感動,麻煩請幫我分享這篇文章,讓更多人看到,若是文字內容能被阿秋離開我們家後的新雇主看見,或許尋找她的難度會下降許多。

還好有看見朋友分享的報導,讓我有機會聯絡到天下雜誌和央廣,謝謝在這個計畫中努力付出的所有人,願計畫成功,彼此思念之人不再錯過。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