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保母變公敵 美國警界大刀闊斧改革迫在眉睫

  • 時間:2020-06-17 08:21
  • 新聞引據:中央社
  • 撰稿編輯:林柏宏
美國非裔男子佛洛伊德死於白人警察之手,掀起的反種族歧視示威餘波盪漾,警務改革成為熱門話題。圖為紐約員警4日在布魯克林維持示威活動秩序。(圖:中央社)

美國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死於白人警察之手,掀起的反種族歧視示威餘波盪漾,斬斷警方銀根的呼聲高漲,加速懲戒執法過當員警已難以平息民眾怒火,警界大刀闊斧改革勢在必行。

傳統觀念中,警察有著「人民保母」形象,被視為除暴安良並帶給社會安定的力量。但在美國,警方對非裔人士執法過當屢見不鮮,造成的創傷數十年來未曾癒合,為這波社會動盪中的警民對立埋下因子。

佛洛伊德5月25日在明尼蘇達州遭商家檢舉持偽鈔購物,白人員警蕭文(Derek Chauvin)到場後以膝強壓佛洛伊德頸部近9分鐘致死。全美各地示威延燒數週,焦點逐漸從反種族歧視轉向落實警務改革。

6月4日,紐約市布魯克林區舉辦的佛洛伊德追悼會吸引數千人到場,標語五花八門。與重複率最高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相比,部分參與者高舉的斬斷警方銀根(Defund the police)、廢除警察(Abolish the police)標語更加顯眼。

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發言時承諾改革市警局,台下大批民眾報以噓聲。紐約市主計長斯靜格(Scott Stringer)宣告4年內擬大砍市警局逾10億美元(約新台幣295億元)預算時,現場響起震耳欲聾的歡呼與掌聲。

紐約客示威時對宵禁與警方執法極度不滿,白思豪淪為民眾宣洩怒氣的對象。美國警方的舉措動見觀瞻之際,多起疑似執法不當事件透過網路與新聞畫面廣泛流傳,猶如火上加油。

多座城市鎮暴警察動用警棍、塑膠子彈、催淚瓦斯與胡椒噴霧;亞特蘭大員警打破車窗電擊宵禁後逗留在外的大學生;布魯克林兩輛警車加速衝撞擋住去路的示威者;紐約州水牛城警方在示威地將一名75歲白人老翁推倒在地。這段期間,「惡警」形象深深烙印在民眾腦海中。

紐約等地警局與官員雖然明快懲戒疑似執法不當的員警,仍壓抑不了日益強大的「斬斷警方銀根」呼聲,愈來愈多人開始探討過去難以想像的警察存廢議題。

在佛洛伊德案發地,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市議會6月7日誓言解散市警局,打造全新公共安全體系。市長佛雷(Jacob Frey)僅支持大刀闊斧改革,反對全面裁撤警局。

而在全美第一大城紐約市,擁有3.8萬人的市警局年度預算近60億美元,占全市預算約6%。白思豪迫於壓力,6月8日首度承諾將部分提供市警局的經費改投入青少年與其他社會服務計畫,獲得紐約市警察局長席亞(Dermot Shea)支持。

紐約市政府不想一次得罪警方與主張警務改革的民眾,試圖在兩者間取得平衡。這符合「斬斷警方銀根」運動看似激進的主張背後多數倡議者的構想,也就是逐步減少分配給警局的預算,投入更多經費在教育、醫療、合宜住宅等領域,促進社會公平,減少警方暴力執法的機會。

在部分人士眼中,從刪減經費、縮減警方人力下手,是有朝一日不再依賴警方維護公共安全,實現「廢除警察」終極目標的過程。

「斬斷警方銀根」議題近期在全美掀起熱烈討論,許多人研究相關資料,開始質疑警方能為全民帶來安全感的觀念,影星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就是一例。

娜塔莉波曼6月8日在社群媒體Instagram發文寫道,初聞「斬斷警方銀根」的反應是害怕,這源於警方能帶給白人女性安全的想法,但她的非裔親友與鄰居卻懼怕警方,這正是「白人特權」問題核心。

她直言,美國警方對非裔人士執法過當是系統性問題,明尼阿波利斯市警方就算接受反偏見培訓,仍發生佛洛伊德遭壓頸致死的憾事,凸顯改革沒有達到效果,「這個令我感到舒適的體系是有問題的」。

美國警方種族歧視與暴力執法究竟是難以扭轉的系統性問題,還是少數害群之馬惡行破壞整體形象,立場不同的人士見解分歧。主張漸進改革的人士認為公開警方內部懲戒紀錄、摘掉「壞蘋果」要緊;擁護激進改革的人士堅持警界沉痾已無藥可救,非「砍掉重練」不可。

在凡事都容易沾上政治色彩的總統大選年,警務改革不可避免地成為政治議題。

美國總統川普企圖將「廢除警察」訴求與民主黨陣營劃上等號。川普的競爭對手拜登(Joe Biden)主張加強投資社區警政、減少軍用武器流向警局、禁止警方以鎖喉方式執法,反對全面斬斷警方銀根與廢除警察。

無論如何,佛洛伊德之死與後續示威已重創美國民間對警方的信任,凝聚數十年來最強大的改革呼聲,警界無法再敷衍以對。各地示威退潮後,警務改革怎麼改、經費砍多少、廢除警察後如何建構新的公共安全體系,話題預計仍會延燒一段時間。

相關留言

非裔之死引全美暴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