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港區國安法實施 台灣展開人道救援 在台港生感謝並自勵:勿忘在莒 光復香港

  • 時間:2020-07-01 11: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港區國安法實施之後,香港實質進入一國一制,但仍有在台港生堅持毋忘在莒,伺機光復香港。圖為6月13日台北自由廣場前「抗爭未完,台港同行」反送中週年晚會。

五月底開始,台灣總統蔡英文宣布由行政院組專案,對港人提出人道救援行動方案,很快地,在六月十八日,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就公布「香港人道援助關懷行動專案」,並宣布在7月1日成立「台港服務交流辦公室」,對港人提供協助。在此之前,當台灣政府還在研擬港人救援方案的時候,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楊潔篪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也正在夏威夷會面,會談的結果也尚未可知,但香港人又不知何時公布《香港國安法》具體條文,心情焦躁、時間緊迫,所以,一聽到台灣方面的提出救援香港專案定案的消息,相信會讓因為社會運動而遭受政治迫害的香港人都鬆了一口氣。

但這一切,對於香港、台灣,乃至於全球民主陣營來說,都只是剛剛開始而已。直到執筆的六月三十日,中共人大常委會以一致贊成票正式通過《香港國安法》,之前國際為香港人帶來的小段喘息空間,立時再被白色恐怖的氣氛緊緊壟罩。宣佈通過的一刻,沒有任何一個香港人知道詳細條文,沒有任何一個香港人知道自己會否被「送中」,沒有任何一個香港人知道自己面對何種嚴刑峻罰。

港區國安法唯一重點:無條件贊成共黨的一切!

人類從來都對未知有與生俱來的恐懼,香港人面對今次的《香港國安法》或對似有還無的追溯期感到困惑,有的人選擇在一切未明朗時就盡快把所謂的「證據」,即是在「黃店」(支持反送中的店家)上的宣傳海報一一除下;有的組織選擇立刻解散、化整為零,繼續無畏無懼抗爭;更多的是普通網民立刻自我審查,要求討論區把自己過往的帖子紀錄刪除。社會上的不同階層均開始自我噤聲而自保,即使看起來只是膚淺表面的舉動也好,為求安心什麼都選擇做。

究竟「二二八」之後的台灣人是否面對類似的情況?有沒有什麼經驗香港人可以借鏡,還是就像電影《十年》一樣?現時我們仍無從得知,但唯一知道的,就是七月一日後,香港便由「主權移交」變成真正的「回歸」中國,就好像殷海光一九四五年在《光明前之黑暗》中的說法一樣,「共產黨一旦掌握政權,他們所能毫不吝惜地給我們人民唯一的民主自由,只有一種,就是『無條件地贊成共產黨的一切』順吾者存,逆吾者亡!」,香港人不接受「送中」條例,共產黨就以《香港國安法》迫令香港人『無條件地贊成共產黨的一切』。

作為香港人 希望家鄉至少是柏林而非純然鐵幕

作為香港人,在現時的情況下希望自己的家未來會以新的「柏林」來定位,而非被放棄的鐵幕國家。在冷戰後的新一次全球反共戰線上,我們都要好好想清楚我們的位置,我們能為我們的家付出什麼;不只香港人要好好思考,台灣亦時刻面對著中國共產黨的威脅,什麼可以預先計畫,什麼可以及早串連,居安思考的意識要好好銘記,有什麼時候開始忘記共產黨之惡,回看一下香港的例子就可以了。

我們通常總以為,即使你不讓我自由說話,不讓我自由發表意見,但是,我自己一言不發的在腦海中想著也總是自由的。因而,我固然沒有發表的自由,但總有不說話的自由,總有沉默的自由。香港黑警的經驗早就已經告訴我們這是個天真至極的想法,就如前人所言,共產黨不至限制我們外在的思想自由,更會控制我們自由思想的能力。今天,香港有一名視覺藝術科老師因為在自己工作以外的一個繪圖專頁的漫畫而被匿名舉報至香港教育局,並且因此被學校辭退,他朝可以是我們任何一個香港人,又或在台中資機構的每一位台灣國民。台灣政府的義助令香港人至少還可以保有一個同文同種的地方讓我們思考前路,自由地回顧歷史,了解台灣的民主如何走至今時今日,就讓我們先好好謝過台灣人道之恩,並在這場新冷戰中毋忘在莒,準備光復香港。

作者》關山月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關留言

港區國安法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