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區國安法上路 學者哀香港:加速內地化 依附在中國低迷經濟裙帶中

  • 時間:2020-07-03 09:43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香港情勢是極權專制與自由民主之間的鬥爭。 (Morning Brew/Unsplash)

五、六年級生對於香港電影應該都不陌生,許多影迷至今仍記憶猶新,除了是因為多位港星的風采依舊令人回味之外,還有電影情節背後的時代背景所呈現一種幽默詼諧的風味,透過英治殖民的無奈、中華民國的情感、回歸中國的憂慮等題材,運用誇飾、反諷、調侃等手法體現複雜又深植人心的故事,這應該是香港之所以會吸引人的原因之一吧,許多經典港片仍在國內電影頻道輪播,恐怕也是當前盛行韓劇所不能及。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港片」恐怕已是俱往矣、往事如風了。香港之所以讓人著迷,不只是因為她的高樓大廈、燈火通明,也不僅只有港式飲茶、購物天堂,更多是因為歷史、地理因素所造就的港口城市氣息。或許有人會認為英國殖民的無奈就已註定了「香港人的悲哀」,縱然英皇時期沒有民主,卻仍有自由與市場的自我安慰,這或然是外界對香港回歸中國後保有多元文化的期待;然而,回歸後的香港,北京應急端出「一國兩制」之計,套上「經濟統戰」的金箍圈限制了港人殷切盼望的自治空間,從天而降的自由民主更是天方夜譚。

北京的治理慣性 難以對國際譴責示弱

只是,有全球最自由經濟體之稱的香港,在可預見的未來恐將失去東方之珠的美譽,中共的《港區國安法》不只要重新洗淨香港民眾習以為慣的生活文化,即將到來的政治審查,剝奪的是港人對未來自治的想像,還有消弭過去的歷史記憶,香港的印記將一步步被扭曲,這座城市的光榮感也會被一掃而空。

如前述所言,本質上,「香港的多元自由」與「北京的治理慣性」之間的矛盾對立已無須多加贅述,近日中國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更清楚表示:「小平同志當年也講過,香港回歸之後,還是可以罵共產黨,但是不能夠把它變成行動」,已清楚表明北京的「一國兩制」其實是敷衍了事的政治設計,證明了「極權政體與民主自由」根本是煎水作冰無法共存。


即將到來的政治審查,剝奪的是港人對未來自治的想像,還有消弭過去的歷史記憶。(資料照/Joseph Chan/Unsplash)

近年來,中國驚覺中港之間的體質差異,已難以用市場來矇騙,尤其是長存在港人基因中的自由意識,對此,2017年習近平提出「紅線說」,表明北京強硬治港的態度,透過由上至下的鐵腕施壓才能中止反中螺旋上升,香港情勢猶如「制度之爭」,是極權專制與自由民主之間的鬥爭,這正是中共所在意的紅色底線。

香港與生俱來全球城市的光環、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已是中國通往全球市場的經濟工具,政治變革本來就不是北京對香港的期待,尤以北京認為35年前所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早在1997年就已失效,「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的政治承諾只是中共施捨下的惠港作法,不但沒有兌現的義務,回收更是國家主權的內部事務,將27個國家的譴責視為美中較量的縮影,這讓北京更堅定無視他國置啄,不因此退縮。

港區國安法》條文凸顯中共嚴懲治港的力道

「五十年不變的一國兩制」猶如國王新衣,「一國一制」只是沒說出口的真心話。近年來,美中對抗情勢如火如荼展開,國際社會的反中意識也逐漸集結加溫,加上香港去年的反送中運動、黃色經濟圈的風波,讓北京更有理由去推行更為強硬的制度安排,加上內憂外患的心理作用,果不其然,快馬加鞭強勢催生《港區國安法》,且港府配合即刻生效。

對中共而言,先安內才能攘外的錦囊妙計就是「強加內控的思想箝制」,這攸關著中國夢工程的實踐,也牽絆著中共政權的穩定與正當性,而選擇在香港回歸23周年前夕、中共建黨99周年前夕生效,更是要彰顯這強烈的政治訴求,嚴懲香港的動機也不言而喻。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簽署《港區國安法》刊憲公布。(擷自港府新聞網)

從《港區國安法》的條文內容來看,大辣辣的公諸於世更有對內對外的警示用意,這已打破部分評論的眼鏡,與同為「一國兩制」澳門的《維護國家安全法》相較,北京不是訴諸道德的文字遊戲,而是一部更為嚴苛的「一國懲治」規矩。

該法的強硬不只在第20條到第30條中對於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及勾結境外勢力等的罪行與處罰,刑責裁量更是相當大,從判處3至10年的關押,甚至處以無期徒刑都是可能;此外,第15條賦予北京可以在香港國家安全委員會中派任顧問,以及第48條至第61條北京在香港直接派駐維護國家安全公署,顯示港府職能需臣服在中央的調配,北京掌握實質執法的權力。

效力範圍全球適用 展斷外國議論香港

值得觀察的是,《港區國安法》更有國際震懾的效果,除了第29條至第30條有關阻怯港人及組織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的規範,以及第34條也賦予執行機構可對非永久性居民身分的人進行驅逐出境之外,更強化該法的效力範圍拓展至國外,第36條明確指出任何人如果違反該法所定義的犯罪行為,連搭乘香港註冊的船舶與航空器都會適用。

另外,第38條規定不具永久性居民身分就算不在香港境內犯罪也受該法規範,意指外國籍人士如果在母國對分裂中國、顛覆中共政權、鼓動示威遊行等發表言論與支持行動將會任意解釋定罪,甚至若有管轄複雜或港府難以執行之情形,依據第55條規定維護國家安全署可以直接管轄徑送中國審理與判決。


美國眾議院7月1日一致通過制裁中國的《香港自治法(Hong Kong Autonomy Act)》法案,回應《港區國安法》。 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發表聲明,形容中國通過「港區國安法」是懦弱的行為,標誌香港的「一國兩制」已死,所有愛自由的人都應該譴責這條惡法。(PBS片段截圖)

《港區國安法》強加境外效力範圍,處罰對象與發生地並不侷限在香港,北京展斷國際社會支持香港爭取民主自由人權的意志相當強烈,甚至藉由該法來壓制所有對於分裂中國的內、外部聲音,這不只是對外表達「不容任何外來干涉內政」的立場,更是對外戰狼「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的天朝思維。

目前已有泛民主派組織宣布解散,顯然已有「宜懸頭槁於蠻夷邸間,以示萬里」的寒蟬效應;不過,令人感嘆的是,香港的前景令人堪憂,以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陣營勢必會對中、對港採取相關制裁措施,香港的特殊地位不再復見,同時也會加快內地化,未來就依附在中國低迷經濟的群帶之中。

作者》吳瑟致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相關留言

港區國安法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