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與氣候、衝突聯手 加劇世界貧窮情勢

  • 時間:2020-10-08 20:05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
  • 撰稿編輯:黃啟霖
聯合國原本預定要在2030年以前消除極端貧窮,而過去多年來的努力也確實獲得進展。(圖:UN)

聯合國原本預定要在2030年以前消除極端貧窮,而過去多年來的努力也確實獲得進展;然而,今年受到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衝擊,並在天災與武裝衝突助威下,讓先前的努力幾乎功虧一簣,全球極端貧窮人口不僅沒有減少,反而急遽攀升。專家指出,如果不採取迅速、實質的措施,聯合國的減貧目標將會落空。

聯合國戮力消滅貧窮

「消滅貧窮」一直是聯合國的重要目標。聯合國在2000年高峰會通過「千禧年發展目標」(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 MDGs ),隨後又在2015年通過全新的「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雄心壯志的要在2030年以前實現三項史無前例的目標,包括消除極端貧窮、戰勝不平等和不公正,以及遏制氣候變遷。

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對極端貧窮的定義是,每天生活費低於1.90美元,大約新台幣55元。

最近幾十年來,全世界在減少極端貧窮方面已在穩定推進;不過,在COVID-19疫情衝擊之前,進展有所減緩。疫情的爆發加劇各國經濟衰退,也迫使更多人加入極端貧窮的行列。

疫情抹除消滅貧窮的努力

根據世界銀行7日發布的「貧窮與共同繁榮(Poverty and Shared Prosperity)」報告,COVID-19疫情衝擊全球經濟,極端貧窮將在這個世紀首度出現升高。報告並且預測,單在今年,疫情就可能孳生出1億1,500萬個「新貧者」,而全球的極端貧窮人口早已超過7億人。

世銀總裁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表示,COVID-19全球大流行與全球經濟衰退,可能導致全球超過1.4%的人口陷入極端貧窮。

世銀副總裁西尾昭彥(Akihiko Nishio)向共同社(Kyodo News)指出,在COVID-19疫情、氣候變遷以及武裝衝突等三大威脅夾擊下,聯合國預定2030年將極端貧窮率降至3%的雄心壯志,眼看是越來越不可能了。

新貧人口 來自城市、受良好教育

COVID-19也在改變極端貧窮的樣貌,分析發現,新增的貧窮人口更可能是住在城市、受過良好教育,同時較不可能從事農業工作者。這項發現與一般人記憶的貧富分布大相逕庭。

世界銀行貧困與公平全球實踐部門(Poverty and Equity Global Practice)負責人桑切斯-巴拉摩(Carolina Sanchez-Paramo)在一項視訊會議中表示,「這是我們在一個世代中目擊到的最嚴重挫敗。」「如果我們現在要有效的應對我們所面臨的此種緊急危機,不但必須採取迅速、大規模與持續的行動,也依然要聚焦在某些關鍵的、長期發展的挑戰。」

桑切斯-巴拉摩指出,由於經濟衰退對貧窮和弱勢團體造成最大衝擊,因此,2020年將會見到,過去3年來對抗極端貧窮的成果被一筆勾銷。

南亞與非洲受衝擊最重 國際應及時伸援

研究預測,在2020年,全球每10名新增的極端貧民當中,將有8人來自中等收入國家。而在世界各國中,南亞將成為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地區,今年將有多達5,700萬人被迫淪為極端貧窮。其次是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將新增4千萬極端貧窮人口。

世銀指出,一直到2030年,多數國家「幾乎確定」依然會感受到疫情的衝擊。這也凸顯了新形成的風險熱點,尤其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許多人的生活將面臨疫情、氣候變遷以及武裝衝突的多重威脅。

經濟學人編輯蓋斯特(Robert Guest)指出,「許多國家,尤其非洲,原本就債務沈重,因此在經濟不振時情況更加惡劣,他們沒有太多借錢的空間,他們的經濟早在疫情爆發前就深受重擊。」

世銀警告說,如果沒有迅速、實質性的政策措施,這三大威脅的聯手,將使得聯合國要在2030年以前終結全球範圍的極端貧窮目標,將「難以達成」。

英國智庫「海外發展研究所(Overseas Development Institute,ODI)」資深研究員古拉加尼(Nilima Gulrajani)向湯森路透基金會(Thomson Reuters Foundation)表示,想要讓極端貧窮的情況恢復到疫情之前的貧窮水準,可能要好幾年。「很清楚的是,在這項危機面前,最弱勢的往往是那些已遭邊緣化的人。」

因此,古拉加尼指出,「現在是一個真正的機會,去努力激起公眾恢復對這些社會邊緣人的注意,讓他們受到公平的對待。」

疫情目前還看不出有結束的跡象,各國祭出的種種紓困措施,也為未來留下更大的債務,在氣候變遷因素與區域武裝衝突夾擊下,聯合國消滅貧窮的目標似乎越來越遙遠。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