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拜登入主白宮 美國與沙烏地關係將何去何從

  • 時間:2020-10-22 21:22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NPR;NYT
  • 撰稿編輯:張子清
美國總統大選即將在下個月初登場,若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右)擊敗現任總統川普(左),將改變美國的對外政策,其中美國與中東地區霸權之一的沙烏地阿拉伯(Saudi Arabia)關係如何轉變令人矚目。(AFP)

美國總統大選即將在下個月初登場,若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擊敗現任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將改變美國的對外政策,其中美國與中東地區霸權之一的沙烏地阿拉伯(Saudi Arabia)關係如何轉變令人矚目。在沙烏地受到關注的人權紀錄與介入葉門內戰,拜登在競選時已表態將修正華府政策,至於影響美、沙關係的伊朗核子協議,拜登考慮重新加入。因此拜登若入主白宮,華府與利雅德的關係勢必將歷經一番調整。

與薩爾曼親王私交甚篤 川普無視獨裁與迫害人權

美國總統大選再過不到2週時間,將由共和黨現任總統川普與民主黨的前副總統拜登一決高下。若是拜登成功坐上白宮大位,新民主黨政府將會修正華府的對外政策,其中與川普關係相當密切的沙烏地政府,將是關注的焦點。

川普於2016年當選總統後,出人意料地選擇沙烏地做為他上任後的首次海外訪問地點,這次出訪也為他與沙烏地政府實際領導者、王儲薩爾曼親王(Mohammed bin Salman)建立緊密的私人情誼。

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中東問題專家拜曼(Daniel Byman)指出,川普將首次出訪給了利雅德,鞏固他與薩爾曼親王親密的私人聯繫,因此儘管日後薩爾曼親王的統治趨向獨裁,川普仍然力挺。

在薩爾曼親王的主政下,利雅德的人權紀錄引人詬病,例如2018年「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專欄作家、沙烏地異議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遭到殘忍殺害,至今連遺體都遍尋不著,並有多位沙國女性維權人士遭到拘捕等,但是川普都力排眾議,為薩爾曼掩護,甚至出售武器協助沙烏地率領波斯灣盟軍介入葉門內戰,造成葉門人民嚴重死傷,遭到人權團體抨擊。

沙烏地人權與介入葉門內戰 拜登上台將插手

因此若是拜登入主白宮,沙烏地的人權問題與介入葉門內戰,將會是民主黨總統治理下的美國,與沙烏地關係出現摩擦的可能焦點。

路透社引述一名中東外交官指出:「我猜想拜登會要求利雅德方面做出一些醒目的讓步…或許是有關捍衛女性人權的部份。」

拜登競選陣營的一名發言人向路透社表示,拜登已承諾若是當選,將重新評估與沙烏地的關係,要求利雅德當局對哈紹吉在沙烏地駐伊斯坦堡領事館內遇害,承擔更多責任,同時也表示將結束美國對沙烏地及其盟軍介入葉門內戰的支持。

美國全國公共電台(NPR)引述拜登的談話指出:「我會很清楚地讓他們知道,實際上,我們不會出售更多武器給他們,並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拜登陣營的這名發言人接著指出:「未來的新政府不會像川普政府,給全球的獨裁者與專制政權空白支票,拜登將與盟友共同捍衛普世價值(universal values),並在應對全球挑戰時,與民主世界站在一起。」

拜登若重回伊朗核協議 美沙恐再起爭執

另外,在川普的第一個總統任期內,於2018年退出伊朗核子協議,並恢復對德黑蘭的制裁,引發中東緊張局勢,堪稱是他在美國中東政策上的最大轉變。

然而拜登若是當選,可能會重新加入美國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於2015年跟其他4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國、俄羅斯、英國及法國)加上德國,跟伊朗簽署的這項重要核子協議。

美國全國公共電台引述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Washington Institute for Near East Policy)學者西蒙‧亨德森(Simon Henderson)指出:「若是拜登勝選,未來的新政府在伊朗核子協議似乎已有相當明確的目標,就是將按照川普退出前的原本條件,或是以重新談判的形式再度加入這項協議。」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觀察美國共和與民主兩黨處理伊朗核子協議問題,與沙烏地及波斯灣盟國的關係演變,川普力挺退出協議並制裁伊朗,獲得沙烏地及波斯灣盟國的支持,但是川普前任、民主黨的前總統歐巴馬在位期間無視中東傳統盟國的感受,促成伊朗核子協議,加上歐巴馬對於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The Arab Spring),支持埃及和突尼斯的民主運動,造成歐巴馬政府與沙烏地及波斯灣盟國之間的外交齟齬。

因此如果拜登入主白宮,讓沙烏地及波斯灣國家會聯想是否歐巴馬時代的中東政策可能會捲土重來,憂心未來民主黨新政府的態度。

總部設在利雅德的「波斯灣研究中心」(Gulf Studies Center)主任薩格(Abdulaziz Sager)指出,沙烏地及波斯灣盟國對於拜登若是入主白宮,認為「民主黨未來新政府最好的情況,就是減少美國對中東的關注,然而最糟糕的,…就是對沙烏地和波斯灣盟國採取強硬政策」。

波灣國家與以色列建交 沙烏地與美國新政府交涉好牌

此外,在川普政府促成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AE)及巴林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鞏固對抗伊朗的中東陣營,美國共和與民主兩黨同表支持,然而川普改變中東局勢的做法,也使得拜登未來在改善與伊朗關係時,不可忽視沙烏地及波斯灣盟國的感受。

沙烏地專欄作家謝赫(Mohammed Al Al-Sheikh)在當地的「半島報」(Al Jazirah)撰文分析,波斯灣盟國與伊朗的宿敵以色列建交,「對拜登未來在與伊朗打交道時,創造不容忽視的新現實情況」。

再者,儘管沙烏地支持波斯灣盟國跟以色列建交,但對於是否跟進語帶保留,聲稱仍將基於2002年阿拉伯和平倡議(2002 Arab Peace Initiative),以色列與巴勒斯坦達成和平協議的前提下,才願意跟以色列進一步發展關係。

或許利雅德當局可能有另外的盤算,美國駐利雅德大使館前使領館館長(chief of mission)朗道爾(David Rundell)認為:「沙烏地不太可能會在美國大選前承認以色列,其中很可能的原因是與以色列建交,將是利雅德未來與拜登新政府交涉的一張可用好牌。」

拜登修正中東政策 不至於衝擊與沙烏地關係

此外,路透社引述一名波斯灣消息人士指出,美國政府若是下個月變天,「雖然美國與沙烏地的關係將面臨挑戰,但是兩國存在著長期戰略夥伴關係,因此沒有任何一方願意破壞這樣的關係,雙方會學習妥協。」

中東問題專家拜曼也指出,儘管各種跡象已顯示拜登的中東政策與沙烏地存在諸多問題,但是他認為未來拜登政府仍希望與沙烏地建立良好關係。

因此,即使拜登成功登上白宮大位,在中東政策上改弦更張,致使華府與利雅德關係出現調整,但是似乎不太可能對兩國傳統邦誼造成衝擊。

相關留言

2020美國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