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 一次攸關全球氣候變遷的投票

  • 時間:2020-11-02 20:40
  • 新聞引據:採訪、CNN
  • 撰稿編輯:張子清
根據科學家,政策制定者與環保活躍人士表示,美國下一任總統在未來4年內,做或者不做某些事情,對於全球是否能夠避免受到氣候變遷的影響,具有關鍵意義,對抗氣候暖化需要美國的參與。 (圖:Annie Spratt/Unsplash)

氣候危機不僅對全球所有人是重要議題,對於這次美國大選的選民也是同樣重要,根據科學家,政策制定者與環保活躍人士表示,美國下一任總統在未來4年內,做或者不做某些事情,對於全球是否能夠避免受到氣候變遷的影響,具有關鍵意義,對抗氣候暖化需要美國的參與。

全球需要關心氣候變遷的美國總統

美國總統大選3日登場,這場選舉不僅與美國人民有關,更關乎全球對抗氣候變遷的成敗。若是選出一位關心氣候議題的總統,可望增強全世界因應氣候危機的力量,避免氣候變遷帶來更為嚴峻的災難。

環保人士指出,全球為何需要一位關心氣候變遷的美國總統,主要原因有二:首先,許多國家從美國政策中汲取靈感,特別是在例如氣候危機的問題上,這意味著華府擁有發揮影響力的絕佳機會。其次,美國是僅次於中國的全球第二大污染國,美國在道德義務上,必須採取行動,避免氣候暖化帶來的衝擊。

非營利團體「威廉與福洛拉休勒特基金會」(The William and Flora Hewlett Foundation)環境專案主任佩辛(Jonathan Pershing)表示:「在一位推動氣候政策的美國總統帶領下,全球將會致力朝向『邊際、緩慢遞增的損害』,而非災難性的破壞。」佩辛在美國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第二任政府時期,曾擔任氣候變遷特使。

佩辛接著表示:「因為處理(氣候變遷造成的)嚴重損害的時間越來越短,因此接續而來的(美國)大選變得越來越重要。」

氣候政策 川普與拜登大相逕庭

此外,若是回顧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過去4年任內對抗氣候變遷的努力,不僅乏善可陳,甚至是開倒車。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2日指出,川普在其任內不僅破壞目的在限制全球暖化的國內環保法規和政策;在國際上,他也帶著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Paris climate accord)。不僅如此,川普還懷疑氣候變遷的原因,指氣候暖化是假議題。

針對川普政府對科學與數十年氣候研究持敵視態度,美國喬治亞理工大學古氣候與氣候變遷教授兼研究員科布(Kim Cobb)認為,對氣候變遷的漠視,危及生命和生計。

科布說:「(氣候變遷)已不必然與地球有關,真正關乎的是人。這是所有人必須覺醒的事情。跟拯救北極熊與珊瑚礁已經無關,而是與我們人類有極大關係。」

她接著指出:「對於這種直接威脅我們國家的持久全球挑戰,我們已不能再抱持鴕鳥心態。」

至於川普的挑戰者、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則是在10月22日的最後一場總統辯論中說,「全球暖化是對人類的生存威脅,我們有道義上的義務加入應對」。CNN指拜登的說法與科學家的論點相呼應。

然而,地球暖化的罪魁禍首二氧化碳,其全球濃度已經比人類歷史上的任何時期都來的高,如今制止氣候變遷帶來的惡劣影響,恐怕為時已晚。氣候變遷的影響正在發生。例如加州及澳洲的無情野火,不僅造成人命傷亡也焚毀許多房屋,史無前例的洪水淹沒亞洲大片土地,過去十年也出現有紀錄以來最致命的熱浪和乾旱,南北極的冰蓋(ice caps)正迅速消失,高山冰川也在融化中。

巴黎氣候協定 攸關人類前途

2016年,由全球將近200國簽署的「巴黎氣候協定」正式生效,這是避免氣候暖化的唯一全球公約,具有對抗氣候暖化的里程碑意義。根據協定內容,各簽約國必須努力將全球氣溫控制在低於工業革命前攝氏2度,接著控制在低於工業革命前攝氏1.5度的目標。然而若要達成這些目標,各國必須在2050年之前達成「淨零碳排放」(net zero carbon emissions),也就是碳中和(carbon neutral)的目標。

因此當川普於2017年6月宣布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時,也等於表明美國將不再帶領全球對抗氣候變遷,研究並且顯示,所謂的「川普效應」(Trump Effect)使得其他國家更容易違反其氣候承諾。

貝里斯駐聯合國常任代表楊恩(Lois Michele Young)說:「美國加入整個(對抗氣候變遷)運動,至關重要。」楊恩接著說:「若是美國不肯負責任,其他碳排放大國也會說,我為什麼要這麼做?」

去年在西班牙首都馬德里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談判中,同時也是小島國聯盟(Alliance of Small Island States)氣候議題代表的揚恩指控說,這簡直像美國這樣的大污染國在進行「生態滅絕」(ecocide)。她說,川普政府的氣候政策根本就是一場「全面災難」。

揚恩表示:「川普政府對科學視而不見。」她並指化石燃料排放造成的污染,影響範圍擴及全球。

楊恩說:「碳排放沒有邊界,我們都是地球一份子,正如我們共同對抗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疫情大流行一樣,因此發生在美國的污染不會只待在美國,我們所有人都得付出代價。」

有效對抗地球暖化 只剩最後10年

不過,川普的對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發表的環保政見,表明將制定一項1.7兆美元的氣候計畫,聚焦在潔淨能源與綠色工程,以期在2035年實現零碳發電,以及2050年淨零排放的目標。拜登也矢言,若是當選將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並承諾未來將禁止在聯邦土地進行新的石油與天然氣鑽探,以及對原有石化業者的新作業,要求設定甲烷排放限制等種種措施,對抗氣候污染業者。

因此倫敦智庫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領導能源、環境與研究部門主管本頓(Tim Benton)說:「若是川普再度勝選,想要讓美國在巴黎氣候協定做出的妥協機會,幾乎是微乎其微。」

不過,本頓接著說:「若是拜登贏得勝利,在全球基礎上,我們將有更多的空間可以展開具雄心壯志的氣候行動。」

另一方面,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曾於2018年發表一份關鍵報告,指全球僅剩下到2030年的時間,減少足夠的溫室氣體才能將氣候暖化限制在攝氏1.5度以內,並避免出現最具災難性的氣候衝擊。

菲律賓環保組織350. Org成員巴克勒岡(Chuck Baclagon)表示,在距今剩下不到10年的時間,全球團結比以往任何時候都來得重要,他指出,「美國參與氣候行動尤其重要」。

貝里斯駐聯合國常任代表楊恩認為,全球在減少必要的碳排放,或是適應氣候變遷帶來的衝擊,若是沒有美國參與,恐怕都無法成功。

因此,這次美國大選不僅是美國人民選出下一任的白宮主人,也是關乎全球氣候變遷成敗的一場重要投票。

相關留言

2020美國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