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勝選 分析:歐盟須學會在無美領導下生存

  • 時間:2020-11-09 08:32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楊明娟
拜登勝選,分析:歐盟須學會在無美領導下生存。 (取材自網路)

民主黨候選人拜登(Joe Biden)贏得美國總統大選,歐洲聯盟將再度擁有一個合作的美國夥伴,但歐盟領袖和分析家都指出,歐洲國家也不應存有幻想,美國將不再是全球警察,也不會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強大保護者。

美國不再擔任世界警察

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波瑞爾(Josep Borrell)在推特上祝賀拜登勝選。他在推文中表示:「這是美國及歐洲的偉大日子,我們期待與(美國)新政府合作,重建我們的夥伴關係。」

但歐盟前執行委員會主席榮科(Jean-Claude Juncker)稍早前做出典型的直率評估。他說:「拜登不會一夜間改變華府對國際問題的態度,因為他無法這麼做。」

法國智庫「賈克迪羅研究所」(Jacques Delors Institute)主管麥雅爾(Sebastian Maillard)警告:「歐洲人必須學習在沒有美國領導全球的情況下生存。」

德國政治學家凱姆(Markus Kaim)同意這種說法。他表示:「在可預見的未來,美國將專注於自己的國內事務。」

以上的論述顯示,冷戰後數十年間,美國擔任西方世界的警長、在世界各地展現軍力的情況,將不復見。

儘管美國仍在不同地區維持航空母艦打擊群,以及在歐洲、南韓、日本、阿富汗及巴林等地設有基地,但美國持續從衝突區域撤軍。撤軍行動其實早在前總統歐巴馬政府就已開始,到了川普政府加速進行。

更值得注意的是,過去20年間,美國已把大部分軍事重心從歐洲轉移到亞洲。

義大利智庫「國際事務研究院」(Istituto Affari Internazionali, IAI)院長托西(Nathalie Tocci)說:「我們正見證美國帝國主義結束,美國不再想當世界警察。」

歐洲對美國新總統能有何期待?

榮科說:「事情會比較容易些,因為拜登比川普更了解歐洲。」

但一位駐在布魯塞爾的外交官謹慎的表示,「你不能期待有重大的改變」。他說,歐洲將「再度擁有一個夥伴,但他們必須提升在經濟領域和安全方面的戰略自主性,才能夠捍衛自身的利益」。

智庫「羅伯舒曼基金會」(Robert Schuman Foundation)總裁朱利安尼(Jean-Dominique Giuliani)強調,歐盟領袖必須「確定他們要美國做什麼,而非只是等候人家來告訴他們」。

政治風險諮詢組織「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歐洲總監拉曼(Mujtaba Rahman)表示:「拜登當總統,在貿易、北約組織、伊朗、中東,以及最重要的氣候變遷問題上,歐盟可以期待並迎來一個比較可以預測和建設性的美歐關係。」

尤其是貿易,可能期待將比川普主政這幾年減少許多摩擦。

在川普主政期間,美國展現貿易肌肉,對鋼鐵和鋁製品課徵高關稅,迫使歐盟也祭出報復措施。在雙方同意一項小型的貿易協議後,暫告和解,但並未真正落實。

在氣候變遷的議題方面,拜登早已表明,美國將重新回到巴黎氣候協定。拜登也已表示,他將撤回川普退出世界衛生組織(WHO)、伊朗核子協議的命令。

但也有些修補工作,拜登不太可能去做,包括對中國的強硬政策,以及降低美國介入遙遠地區的衝突。

歐洲必須自食其力

歐洲智庫「賈克迪羅研究所」(Jacques Delors Institute)的國防專家柯尼格(Nicole Koenig)指出,這些立場在美國國內是普遍性的。改變的只會是行事風格。她說,「拜登將會告知並與盟邦協調」。

川普片面決定以及對部份北約組織國家領導人的敵視,導致聯盟內的緊張和分裂。一位外交官說,北約組織秘書長史托騰柏格(Jen Stoltenberg)花了很多精力「安撫野獸」。

分析家指出,北約組織可以希望與拜登政府關係正常化,但美國基於自己的利益,將會持續緊縮。

凱姆指出,「這對歐洲來說,將會很艱難」,北約組織會員國正分裂為親歐洲陣營和大西洋主義(Atlanticist)陣營。

德國國防部長康坎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在網站「Politico」發表文章指出:「歐洲戰略自主的幻想必須結束,歐洲無法取代美國做為安全提供者的重要角色。」

凱姆說,拜登的方式將會是建議歐洲「簡單分工:你們在歐洲幫助我們,如此我們才能更參與亞洲事務」。

相關留言

2020美國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