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第幾回了?港民主派又遭大抓捕!避台港生悲怒:這是文革經驗再實踐

  • 時間:2021-01-06 12:5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中國當局一步一步的在香港推行其在中國由來已久的群防群治措施。(合成圖/AFP)

香港反送中運動因疫情關係進入低潮期,而政府挪用對抗疫情之名為由擴大監控權力,用前所未有的方式部署新科技手段搜集和分析個人數據。

另一方面,作為傳統支持民主派系的教育界,在入秋後開始接連被建制派及親中媒體狙擊,有親中臉書群組日前流傳一份「教育局專業失德教師名單」,籲人「篤灰」(舉報)。全國政協副主席、前香港特首梁振英在其臉書上發佈 18 名曾上庭的教師資料,隨即獲多間親中媒體全文轉載。另一方面,2020 年7月通過《香港國安法》後,11 月5日香港警務處國家安全處更開設國安處舉報熱線,讓香港巿民可通過微信、電話短信、專設電郵等平台,向香港警務處作出與國家安全相關的非緊急舉報。

「關一批」、「判一批」、「殺一批」

這些措施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中共一步一步的在香港推行其在中國由來已久的群防群治措施,而其中最讓我們注意的一點提點是中共這些年不停重提的「楓橋經驗」與習近平上台後的「新楓橋經驗」與「網路楓橋經驗」等詞語。中共公安黨委書記兼部長趙克志在 2020 年 5 月的公安部黨委(擴大)會議中,就曾提到有關「楓橋經驗」引入至香港的端倪。趙克志指出要傳達和學習總書記習近平的講話和兩會精神,其中就有指出中共「全力指導支持香港警隊止暴制亂」,要堅持和發展新時代的「楓橋經驗」,深入開展矛盾糾紛大排查、大調處,維護社會穩定。

所謂「楓橋經驗」,是指1963年社會主義教育運動開展初期,在浙江省寧波專區諸暨縣楓橋區產生的依靠群眾(而非政府)就地監督改造四類分子的經驗。當時,地方在具體推行中,採用了制定指標配合「關一批」、「判一批」、「殺一批」的做法。把所謂「敵人」分類排隊,進行教育、評審和說理鬥爭,把以往由「公(安)檢(察法(院)」專政機關用逮捕、拘留 、判刑等手段來對付專政對象,改為依靠群眾、實行群眾專政,用一部分人壓制另一部分人,造成人人自危的局面,達到社會控制的目的。

來台港生的自覺:保住性命 等待機會再臨

假以「民間機構」的名義來舉辦「803 基金」的基金董事會內充斥香港不同光譜的親共派人士,包括代表著警方利益的前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陳祖光、退休警司叢培勝;三個不同黨派的親共派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梁美芬與葛珮帆;亦包括曾在 2003 年倒戈反對《香港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自由黨現任黨魁鐘國斌。這種半官方的組織設置可以視為中共引入發展新時代的「楓橋經驗」的試水溫,待《香港國安法》的消息被消化至時機成熟後,就推出官方形成的民間互相舉報電話熱線,再配合政府挪用處理疫情理由的「安心出行」手機 APP 來追蹤所有人的位置個人資訊,整個社會監控體系愈加完善,再在其他細緻地方,例如強迫所有香港人更換新的 RFID 智能身份證、在社區廣設高清天眼監控等逐一補完不同監控死角,整個新時代的社區監控措施將會充斥整個香港社會。

香港的初中歷史教科書第一課一定會提到研習歷史的意義——鑒古知今,文化大革命作為中國現代史一段最混亂而又道德崩壞的時期值得我們去研習更多,在壞時代及早了解極權政府的政治盤算,「留住條命」保留性命等待機會再來的一刻。

 延伸閱讀 
香港泛民約50人被捕 遭指涉違國安法「顛覆國家政權」
無名墓碑與抗疫惡法為港人上一課 靠自救待重光之日
一位港生的反省:我們與惡法的距離絕對比想像的近!

作者》關山月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關留言

港警大規模逮捕泛民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