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中就當代課老師、在精神病院待了半年 阿美族音樂人蘇瓦那笑談奇葩人生

  • 時間:2021-01-07 13:23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江昭倫
蘇瓦那推出個人第二張創作專輯「霍格天體」,笑談奇葩人生經歷。(江昭倫攝)

阿美族音樂人蘇瓦那近日推出個人第二張專輯「霍格的天體」,他在接受媒體訪問時透露,會啟發他創作,學會勇敢做自己,其實與自己20歲之初,曾因為出現精神疾病徵兆,住進精神醫療院所長達半年之久有很大的關係,那半年歲月他甚至完全失去記憶,但在「甦醒」過來後,他反而更懂得活出自我,活在當下,珍惜生命。

今年38歲的阿美族音樂人蘇瓦那,其實有個極為離奇的曲折奇葩人生。

曲折離奇人生經歷  曾患多重人格分裂疾病

蘇瓦那從小就有音樂天份,在部落教會中自學鋼琴,看不懂五線譜,但聽到歌曲旋律就能彈得出來。國中時,雖然唸得是放牛班,成績很爛,但當時國文老師兼音樂老師,因為準備出國,知道他有音樂天份,就讓他代替老師幫忙同學上課,當時好幾個班級的音樂課都由他「代課」;不僅如此,他當時還是指導學校合唱團,甚至擔任指揮,該校合唱團還獲得全國合唱團比賽很好的名次。國中畢業那年,學校特別安排讓他坐在台上老師席,肯定他「教師」身份,讓他感到很光榮。

唸五專時,也因為成績太差被迫輟學,蘇瓦那開始出社會工作。20歲左右,爸爸因為工地意外重傷,原本昏迷指數只剩下2,但卻在一個星期後奇蹟似甦醒,但因為要復原,媽媽只是裁縫師,家裏有三個姊姊,只有自己一個男孩子,龐大的財務壓力,逼迫蘇瓦那必須四處打工,當時一天幾乎睡不到四小時,結果就出現多重人格分裂的病徵,時常出現幻聽、幻覺,在工作場合也出現干擾別人的言行舉止。

因為意識到自己不對勁,蘇瓦那求助醫生,醫生認為他的精神疾病嚴重,就安排他住進了醫院。蘇瓦那說,當時進入精神病院不久,自己就完全失去記憶,「自我」人格完全被其他人格吞噬掉,直到半年後,才突然「甦醒」過來,但對於自己在精神病院待了半年時間的記憶,完全一片空白。蘇瓦那:『(原音)我去住院的時候,醫生發現我的人格狀況有很嚴重的分裂的問題這樣,他們評估出來我並不只是單單分裂出另外性格,我是多重性格分裂,他在我比較是正常的時候告訴我這件事情,我非常驚訝,覺得怎麼會這樣,當時狀況就直線下降,所以就發生一些像是開始短暫失憶,在醫院裡面,開始斷掉了,之後就全部都斷了,所以我記憶是停止半年的時間。』


蘇瓦那曾患有多重人格分裂症,在精神醫療院所待了半年,恢復後深刻體悟活出自我、做自己的重要性,並反映在他的音樂創作與演出上。(蘇瓦那提供)

「甦醒」過來後,蘇瓦那病症開始好轉,但後續還是接受的四、五年的回診治療,但這幾年已經完全不需要看醫生了。為了幫助精神狀況復原,蘇瓦那開始追星、觀星,主要是在日本和加拿大,他說,因為觀星都在一些特別的地方,比較不會影響到別人,看著星空,也可以讓自己心情沈澱,與「自我」好好相處。

也是在二十歲生病那段時間,認識了教族語的乾媽,一步步帶著他,重新認識自己的原住民身份、語言與歷史,蘇瓦那才回頭重新檢視自己從何而來。

斜槓人生奔波維生   終返音樂之路

為了養家維生,蘇瓦那還做過很多工作,當過廚師、黑手、平面設計師,也在殯葬業工作過,擔任告別式司儀,還曾做過翻譯。蘇瓦那笑說,自己應該有語言天份,因為原本他的英文很爛,但為了應徵翻譯,他花了兩週時間,天天看錄影帶學英文,結果還真被他應徵上了。

至於後來的音樂之路,蘇瓦那也是自己摸索出來,他編曲,也是詞曲創作者,還曾是歐開合唱團成員之一,參與2012年歐開發行的首張專輯,並獲得金曲獎肯定;之後他自己組了CMO室內樂團,2017年樂團出版了阿美語專輯「直美」,再度獲金曲獎肯定,讓蘇瓦那終於找到自己想走的路,也才有了2018年他把自己曾有幻聽、幻覺的生命經歷搬上舞台演出,希望真實做自己。

蘇瓦那:『(原音)我覺得我人生中最大的事件就是我那個時候生病的事情,所以我就把這件事情寫出來,成為劇場(作品),之後就慢慢的鋪陳,然後就覺得説自己的生命好像做自己之後,開出了另外一條路,開出了另外一條路,就莫名其妙就去做了金曲獎評審,我覺得,誒,我可以做這件事情,我就做了,現在又挑戰自己成為一個(電台)主持人,雖然目前還不成氣候,但是它對我來講很重要。然後就發行這張新的專輯「霍格的天體」,「霍格的天體」就是完完全全由我的主體意識,講我所在意的事情。』

談到最新數位專輯「霍格的天體」,專輯裡有六首原住民歌曲、一首粵語歌曲、一首台語歌,主題都與人格、人權、自由、土地有關,例如「更像個人」 ,是因為對香港反送中事件有感,就和香港朋友一起創作這首溫暖的歌,鼓勵香港人即使抗爭路上會有疲倦,但仍希望用彼此溫暖,讓每個人都能活得像個人。

台語歌「埋」,也有同樣的意涵,希望鼓勵社會底層的人,不管在什麼位置上,只要能保有人權、自由的意識,即時是活在幽暗空間,就仍保有自我。

蘇瓦那不諱言,現在的他很享受做自己、活出自我,珍惜生命,活在當下,這些都與他曾在精神病院待過後,重新找回「自我」的深刻體悟有很大的關係。

現在的蘇瓦那,生活腳步已經慢了下來,他也開始計劃回到台東部落山上,準備打造屬於自己的義式廚房餐廳,他甚至親自動手開路,蓋房子,未來要慢慢將生活重心從都會移回台東,真正過自己理想的生活。

 延伸閱讀 

原住民「開山」歌后 盧靜子重出江湖
教書的唱作人!楊肅浩「噶瑪蘭的風吹」 打造台語歌新浪潮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