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持續擴張南海領土野心 國際社會應連手反制

  • 時間:2021-04-01 08:00
  • 新聞引據:採訪、diplomat;FP;SCMP
  • 撰稿編輯:張子清
大約220艘中國船隻3月7日起集結在與菲律賓存在領土爭議的南沙群島牛軛礁,升高國際社會關注,懷疑是否又是另一起中國試圖強佔南海島礁的行徑。(圖取自推特)

大約220艘中國船隻3月7日起集結在與菲律賓存在領土爭議的南沙群島牛軛礁,升高國際社會關注,懷疑是否又是另一起中國試圖強佔南海島礁的行徑,重演1995年美濟礁及2012年黃岩島遭中國佔領事件。在中國對南海主權聲索節節進逼下,菲國及南海週邊國家必須與美國及東亞大國合作,才能有效制止中國以武力強佔南海島礁的戲碼一再重演。

中國民兵船集結牛軛礁 國際關注

菲律賓政府指中國3月7日在菲國認定為200海浬專屬經濟區(EEZ)內的南沙群島牛軛礁(Whitsun Reef,菲國稱為朱利安.費利佩礁Julian Felipe Reef),聚集220艘中國海上民兵船隻,再次提醒國際社會必須注意中國在南海日益增長的擴張行為。

北京當局稍早否認這些船隻屬於中國民兵,指稱這些船隻是為了躲避惡劣天氣而聚集在牛軛礁的漁船,並重申中國擁有牛軛礁附近水域的主權。

美國「海軍戰爭學院」(US Naval War College)教授艾立信(Andrew S. Erickson)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期刊撰文分析認為,根據照片資料,這些中國船隻上的人員穿著服裝與中國人民武裝部隊海上民兵組織(PAFMM)相符,船隻的外觀與中國海上民兵組織使用的大型鋼殼船相似。

艾立信表示,這些中國鋼殼船「在真正爆發衝突時,可以變成擊潰敵人的一面盾牌」。

專研南海議題的菲律賓前大法官卡皮奧(Antonio Carpio)表示,這並非中國第一次在這處島礁聚集船隻,2020年也曾在牛軛礁停泊約100艘船。卡皮奧認為,這是北京意圖佔領這處具爭議島礁的前奏,重演1995年美濟礁(Mischief Reef)遭中國佔領事件。

杜特蒂應覺醒 放棄對中國的危險賭注

此外,中國於2月頒布施行海警法,在授權中國海岸警衛隊可以對侵犯領海的船隻發動攻擊後,南海地區的緊張情勢進一步升高。

菲律賓海岸警衛隊副司令塔里艾拉(Jay Tarriela)指出,如今中國海警隊頻繁地「在有爭議的水域巡邏,並在南海執行剛通過的海警法」,勢必會增加與南海週邊國家的爭端。塔里艾拉說,他認為牛軛礁可能會演變成「黃岩島2.0」(Scarborough Shoal 2.0,菲國稱為斯卡伯勒淺灘,Scarborough Shoal)。存在主權爭議的黃岩島在2012年被中國實際控制。

另一方面,從牛軛礁事件,到之前的美濟礁與黃岩島遭中國控制等,可以看出中國以「切香腸」(salami slicing)手法,逐步佔領與菲國存在爭議的南海島礁。然而,中國如此肆無忌憚地強佔南海島礁,分析指出,菲國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必須為此負起責任。

菲國政府於2016年在荷蘭常設仲裁法院贏得對中國的法律訴訟,法院裁定中國對南海「九段線」的主權聲索違反國際海洋法公約,並指中國「對南海水域資源無歷史性權利」。

然而,隨後接任菲律賓總統的杜特蒂卻將仲裁結果束之高閣,並採取「遠美親中」的政策,而與北京5年來的交手,菲國並未獲得中國多大的實質援助,甚至換來的卻是北京持續覬覦菲國經濟海域內的島礁。

亞歐研究所(Asia-Europe Institute)高級講師米夏拉(Rahul Mishra)在美國線上時事雜誌「外交家」(The Diplomat)撰文指出:「杜特蒂不顧一切地想讓菲律賓成為中國的好朋友,結果卻讓菲國處於生存的十字路口。」米夏拉表示,杜特蒂必須放棄對中國的危險賭注,與其他南海相關利益國家合作,共同對抗中國。

南海各國應聯手四方安全對話 共抗中國野心

美國「海軍戰爭學院」(Naval War College)的「中國海事研究所」(China Maritime Studies Institute)所長達頓(Peter Dutton)認為,中國以武力強佔豪奪南海存在灰色地帶的島礁,其中隱含的訊息是要告訴鄰國,「我們強大,並且如果有必要的話,我們會奪走一切我們想要的,無視法律或是之前的承諾」。

面對中國在南海的蠶食策略,達頓與米夏拉都呼籲南海各相關國家應攜手合作,以集體力量共同抵抗北京,並建議與美國、印度、澳洲和日本組成的四方安全對話集團(Quad)聯手,以嚇阻中國持續擴張的領土野心。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