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地之痛 巴勒斯坦人紀念土地日45週年

  • 時間:2021-03-31 21:18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中東之眼
  • 撰稿編輯:張雅涵
為土地而戰,巴勒斯坦人紀念土地日(Land Day)45週年。(路透社/達志影像)

巴勒斯坦人過去40多年來都會發起集會等行動來紀念3月30日「土地日」(Land Day),悼念在1976年因抗爭土地遭併吞,被以色列流血鎮壓的悲劇。過去幾十年來,這個日子已經成為團結世界各地巴勒斯坦人持續進行抗爭的象徵。去年因為疫情影響,使以色列境內阿拉伯城市與加薩地區首度停止紀念活動後,今年當地的巴人再次上街紀念這個重要日子。

為土地而戰 巴人紀念土地日45週年 

今年的3月30日適逢巴勒斯坦人「土地日」45週年,每年的這一天,從約旦河西岸、加薩走廊到以色列的阿拉伯城市,乃至散居世界各地的巴勒斯坦人社群,都會紀念這個代表守護土地抗爭,以及巴勒斯坦人持續爭取平等與正義的重要日子。

45年前,以色列政府強佔加利利(Galilee)等地區數千公頃的土地作為定居之用,引發當地巴勒斯坦人不滿,因此爆發大規模抗爭;在1976年3月30日,參與抗爭行動的巴勒斯坦人遭到以色列軍警強力鎮壓,導致6名手無寸鐵的抗議者喪生。這個事件後來成為巴勒斯坦人的重要集體記憶,並以「土地日」紀念這個傷痛。

巴勒斯坦人長久以來都會在這一天發起紀念活動,並持續對土地返還及獨立建國等議題作出訴求。過去多年,從3月30日的土地日開始,會舉行一系列的抗爭行動,一直延續到5月15日的「災難日」(Nakba Day),期間長達1個多月的系列抗爭行動也被稱之為「返鄉大遊行」(the Great March of Return)。

以色列在1948年5月14日宣布建國,上百萬名巴人就此成為難民,以色列建國/巴勒斯坦淪陷的次日,就被巴人訂為災難日。

去年因為受到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影響,首度讓這個延續40多年的抗爭傳統遭到中斷。睽違一年後, 巴勒斯坦人再次走上街頭紀念土地日。法新社報導,30日這天,以色列的阿拉伯城市有許多阿拉伯人帶著巴勒斯坦旗幟走上街頭;也有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和加薩走廊(Gaza Strip)的邊界種下橄欖樹,要求以色列停止佔領行動和歸還土地。

不過,40多年過去,許多巴勒斯坦人認為歷史仍不斷重演,以色列持續佔領他們的土地。

巴人土地遭以色列蠶食鯨吞 仍是現在進行式

居住在加薩走廊、現年49歲的巴勒斯坦農人阿布雷巴(Iyad Abughleiba)說,要在這片受到以色列封鎖的地區進行耕作,一天比一天更加困難,因為以色列持續在此「偷竊土地」,並把這個行徑「正常化」。

阿布雷巴在加薩走廊東部擁有一片耕地,他表示,他的爺爺過去擁有超過400德南畝(dunums)的土地,但幾年下來,在以色列推行的各項政策下,大片土地遭到奪取,現在他們家的土地只剩下25德南畝(dunums)。

1德南畝約為900平方公尺。

加薩走廊西面濱地中海、南北分別被埃及和以色列包圍,這塊長41公里、寬10公里的狹長地帶有著複雜和充滿暴力的歷史。該地曾被埃及佔領,後來在1967年的第三次中東戰爭(即六日戰爭)後遭以色列入侵,一直到2005年,以色列才將軍隊和屯墾者撤出該地,但同時也沿著邊界設立「緩衝區」,實質上持續控制北方和東方的大片地區。

獨立新聞媒體「中東之眼」(Middle East Eye)報導,以色列的緩衝區最初寬約50公尺,到今天大幅往加薩走廊內側擴張,許多段的緩衝區寬度已超過300至2,000公尺。

阿布雷巴告訴中東之眼,即便以色列說已經撤出加薩走廊,但實際上他們仍掌握著每一寸的土地甚至海域,連捕撈漁獲也遭到限制。阿布雷巴在訪問中向記者說,「你有聽到這個噪音嗎?他們仍然掌控著天空。」

阿布雷巴在耕作的時候總是要提心吊膽,因為以色列的無人機常在農地上方低空盤旋。

阿布雷巴並說,「就算我們還可以使用剩下的土地,但我們總是很小心,因為作物常被(以色列)用推土機鏟平,或者工作的時候(以色列士兵)會朝著我們開槍。」但他表示,他們別無選擇,只能再回到土地耕種,因為「這是我們唯一的生計來源」。

了解以巴衝突 土地掠奪是核心

以色列對巴勒斯坦土地蠶食鯨吞是導致以巴衝突綿延至今的主因之一,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後,聯合國通過相關決議劃分巴以土地。但是此後以色列通過一系列的屯墾和軍事行動,佔領更多的巴勒斯坦土地,實際上控制了約旦河西岸的大部分地區以及加薩走廊部分地區。

約旦河西岸遭以色列屯墾併吞的情形,在美國前總統川普於2020年1月公布他的中東計畫後更加嚴重。根據該方案,巴勒斯坦人雖有建國的可能性,但是不能擁有約旦河谷以及將東耶路撒冷作為其首都。以色列便藉此方案,將約旦河西岸具有戰略和經濟意義部分的地區納入版圖,使得這些地區的巴勒斯坦人流離失所。

47歲的阿布拉(Jalal Abujlala)主要仰賴加薩東部的耕地過活。不過,在他的土地先前因為以色列擴張緩衝區而遭併吞後,所剩無幾的土地僅能勉強支撐他的家庭。

他在接受訪問時感嘆的說,「從這裡我可以看到我們家被併吞的土地。有時候我會靠近一點點,帶著我的小孩去看那片被偷走的土地,希望有一天他們能把那片土地要回來。」他並說,即便現在還擁有土地,但在這個國家沒有保障,任何時候都可能遭到以色列的併吞,或將他們的農作物剷平。

對阿布拉來說,以色列在加薩地區與約旦河西岸的擴張行動,和當年引發土地日抗爭的行徑沒有不同。他說,「歷史不斷重複,在巴勒斯坦,每一天都是土地日。」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