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災頻仍加劇 澳洲應正視應對氣候問題對策

  • 時間:2021-04-01 20:25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
  • 撰稿編輯:張子清
澳洲出現半個多世紀以來最嚴重水災,面對氣候威脅,專家敦促澳洲政府重新思考應對氣候問題的對策。(路透社/達志影像)

澳洲3月出現半個多世紀以來最嚴重的洪水,這是地球暖化帶來的大自然反噬,面對日益嚴峻的氣候威脅,澳洲政府未能快速採取因應措施,反而淡化應對,導致人民持續承受氣候變遷帶來的苦果,專家敦促澳洲政府應重新思考應對氣候問題的對策。

世紀洪災 肇因故意的無知

澳洲東岸3月降下「百年一遇」的創紀錄豪雨,為部分地區帶來50多年來最嚴重的洪災,沖走房屋、道路與公共設施,並切斷多座城鎮對外連結交通,危險大雨造成2人喪生,4萬多人被迫撤離家園到安全地點避難。

專家指出,當全球暖化加速,對澳洲帶來猛烈風暴、洪水與熱浪,並出現更嚴重的乾旱與持續發生森林野火的風險。

澳洲幅員廣闊,地理資源豐富,原本就容易發生自然災害,但隨著氣候變遷加劇,澳洲的天災發生頻率增加,規模也更加嚴峻,然而專家指澳洲政府卻對持續加劇的環境問題置若罔聞。

總部設於雪梨的「氣候評估」(Climate Valuation)執行長馬龍(Karl Mallon)告訴湯森路透基金會(Thomson Reuters Foundation)說,即使從1980年代就已知道氣候變遷帶來的傷害,但澳洲政府仍繼續允許建商在容易出現洪水的氾濫平原(flood plain)興建住宅。

馬龍接著指出:「我們有一切力量與資金可以解決環境問題,但政府未予以關注,選擇視而不見。」

馬龍沈痛地指出,澳洲面對氣候問題顯現的無能為力,主要是肇因於「故意的無知」(wilful ignorance)。他舉例政府依賴土地稅,民間的建商與開發商則是將獲利置於面對氣候威脅的安全之上,擁有房屋的一般民眾則是尋求如何支付最少的保險支出。

應對氣候變遷 澳洲中央地方脫鉤

除了3月的創紀錄洪水外,澳洲去年發生的嚴重森林野火,也是地球暖化帶來的警訊。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形容去年的森林野火為「黑色夏天」(black summer),除了造成30多人死亡,摧毀超過2,400萬公頃(hectares,約為5,900萬英畝)林地之外,澳洲珍貴的無尾熊和袋鼠等上億野生動物也遭到這場世紀野火吞噬。

再者,環保組織指出,全球範圍最廣與最為壯觀的珊瑚礁生態系統─澳洲大堡礁(Great Barrier Reef)的健康狀況正處於臨界狀態(critical state),並隨著氣候變遷將其所在水域加熱,情況持續惡化。

對此,國際環保組織「地球之友」(Friends of the Earth)澳洲分部的行動協調員渥克(Cam Walker)指出:「未來氣候衝擊將會越來越嚴重,『百年一遇』類型的災難事件也會變得更為普遍,全球必須為氣候災難做好因應計畫。」

此外,澳洲除了上述對環境問題「故意的無知」之外,造成氣候災難逐漸加劇的另一個原因,就是聯邦與地方及社區之間無法做出一致的因應對策。

權威智庫「澳洲研究所」(Australia Institute)氣候暨能源計畫主管梅爾吉安(Richie Merzian)指出:「截至目前,澳洲聯邦、各州與議會之間,在應對氣候變遷衝擊的策略都是脫鉤,進而削弱遏止災難發生的力道。」

面對頻仍加劇天災 澳洲應正視氣候問題

另一方面,澳洲是全球人均碳排放量最大的國家之一,繼續依賴燃煤發電,並且在國際環保潮流的碳中和(carbon-neutral)目標方面,澳洲並未宣布跟進。澳洲總理莫里森至今僅承諾2030年的碳排放比2005年減少26%到28%,並未像美國、中國、日本和南韓等國,承諾2050年實現淨零碳排放(net zero emissions),亦即碳中和的目標。

綠色和平澳洲太平洋分部(Greenpeace Australia Pacific)專員札萬(Martin Zavan)認為:「(澳洲)政府未能大幅削減碳排放量,使得澳洲和太平洋地區面臨著更多的火災、洪水與熱帶氣旋(cyclone)的風險。」

然而澳洲研究所的梅爾吉安指出,澳洲擁有尖端的天氣監測系統,也有足夠資源應對天災衝擊,但是在執行氣候評估或是應對問題的計畫上,行動緩慢。

未來如何整合中央與地方共同應對氣候問題,加快因應天災衝擊的腳步,並重新思考氣候政策,相信是澳洲政府應予重視的當務之急。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