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拓展鐵礦砂來源 恐仍難擺脫對澳洲依賴

  • 時間:2021-04-02 18:49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日經亞洲評論
  • 撰稿編輯:張雅涵
中澳關係近來迅速惡化,讓中國擔憂,過於仰賴澳洲的鐵礦砂是一項致命弱點,因此積極拓展其他進口來源,最受矚目的即是對西非國家幾內亞礦區的投資。(圖:Pixabay)

中澳關係近來迅速惡化,讓中國擔憂,過於仰賴澳洲的鐵礦砂是一項致命弱點,因此積極拓展其他進口來源,最受矚目的即是對西非國家幾內亞礦區的投資。不過專家指出,幾內亞國內政治貪腐等問題導致過去想投資其鐵礦砂礦區的外資鎩羽而歸,中國也恐難實現其在此地開採鐵礦砂的野心,短期間還是要依賴澳洲。

中澳關係惡化 中國憂鐵礦砂來源

中澳關係在先前澳洲提出要針對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起源進行獨立的國際調查後不斷惡化,被惹怒的中方也對澳洲諸如大麥和紅酒等商品祭出高額懲罰關稅,並拒買澳洲的煤礦,然而,澳洲另一項重要礦產鐵礦砂恐是中國的致命傷。

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 Review)報導,中國和澳洲先前因為疫情起源調查議題而吵得不可開交,加上澳洲近來越加深化和「四方安全對話」(Quad)的關係,與美國、日本和印度共同組成一個實質上的印太地區反中聯盟,讓中國更加意識到,對澳洲鐵礦砂的仰賴是一項「顯著的弱點」,因此積極拓展其他進口來源。

中國由於近來極力擴展其軍事建設,以及在世界各地大力推行一帶一路(BRI)計畫,投入巨資興建各項基礎建設,需要大量鋼鐵,因此對於鋼鐵原料鐵礦砂的需求相當巨大,其中六成的鐵礦砂需要仰賴澳洲穩定供應。而即便中國積極想要在非洲投資鐵礦砂開採,但是短期間內實現投產還是有困難,且恐難以找到其他替代來源,滿足其對鐵礦砂的巨大需求。

中國拓展鐵礦砂來源 看中西非最大鐵礦砂場

中國推動鐵礦砂進口來源多元化的首要重點是西非國家幾內亞。幾內亞富藏礦藏但貧窮,該國擁有全球最大的未開採鐵礦砂礦區西芒杜(Simandou)礦場。根據北京新浪網報導,由數家中國企業組成的集團已在3月初通過中方審批,可對西芒杜北部礦區進行投資,並預期最快可在2025年前投產。

澳洲投資諮詢公司Shaw and Partners分析師歐康納(Peter O'Connor)認為,中國為了多元化鐵礦砂進口來源,以及壓低進口成本,對於開發此礦場「相當認真」。

歐康納說,中國目前每年都要透過第三方購買約10億噸的鐵礦砂。也就是說,若可以讓每一噸鐵礦砂的價格降低1美元,等於每年就可以省下約10億美元,這個誘因讓中國投資開採鐵礦砂相當積極。

然而,西芒杜鐵礦砂礦場周圍基礎建設低落,是先前此地礦藏無法被利用的原因之一,若未來開採成功,首先前提是要完成650公里的新鐵路和深水港才能讓這些鐵礦砂運出。

由於對幾內亞鐵礦砂的高度興趣,也讓中國近來對幾內亞積極拉攏。在幾內亞去年十月具爭議的大選後,北京快速恭賀總統顧德(Alpha Conde)連任成功。在此之前,顧德修改憲法,因此得以第三度參與競選,他也被反對者指控,操控大選才連任成功。此外,幾內亞也是中國展開疫苗外交攻勢的目標。在3月4日收到中國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苗的幾內亞,是首批受到中國疫苗援助的國家之一。

歐康納說,「這不是巧合,中國正在準備開發西芒杜礦場的途徑。」

幾內亞近期難產出鐵礦 中國難擺脫對澳洲依賴

若西芒杜鐵礦砂礦場開始大量產出鐵礦,對於業界將是一大分水嶺發展,可能會對英澳合資的礦業巨擘力拓集團(Rio Tinto)造成威脅。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研究院研究員強生(Lauren Johnston)告訴日經,「開採西芒杜鐵礦儲量將改變全球市場,讓幾內亞和鐵礦砂出口大國澳洲和巴西並駕齊驅。」

不過,西芒杜鐵礦砂礦場開發已經談論數十年,早在1950年代該地就以富藏鐵礦砂聞名,吸引如力拓集團的礦產公司前來投資,但是因為過去幾內亞國內政治不穩定且貪腐問題嚴重,加上幾年前的伊拉波疫情延燒,使得該礦區迄今仍未有任何產出。

此外,外資為了獲得該礦場的採礦權,也曾爆出賄賂當地官員的醜聞。法新社報導,擁有礦產企業施泰因梅茨能源集團(Beny Steinmetz Resources Group, BSGR)的以色列億萬富翁施泰因梅茨(Beny Steinmetz)為了獲得該地採礦權,在2006年涉入行賄案,瑞士法院在追查多年後於今年1月22日判處他罪名成立。外媒並披露,施泰因梅茨能源集團的最大股東就是中國國有企業中國鋁業。

幾內亞國內貪腐和政治不穩等問題,也使得部分業界專家對中國開發西芒杜礦場的野心是否能實現持懷疑態度,不認為中國能夠如預期在2025年前讓該礦場大量產出鐵礦砂,在此情況下,中國近期恐仍難擺脫對澳洲鐵礦砂的依賴。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