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當輿論只剩一言堂!中國式非黑即白教育讓人們充滿對抗更無法說真話

  • 時間:2021-05-06 17:47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當輿論只剩一言堂!中國式非黑即白教育讓人們充滿對抗更無法說真話
中國一貫的做法就是政府帶風向,全國人民當「警察」。(示意圖/Markus Winkler)

我個人很喜歡瀏覽各個網站論壇,譬如中國的微博、豆瓣、知乎,以及台灣的Dcard、痞客邦等,因為這樣可以最快地了解年輕人目前在熱衷的話題,以及大家對某些事情的看法。看多了以後,我發現中國和台灣的年輕人風格其實很不一樣,不僅是常用語言不一樣,中國年輕人說話比較衝,比較喜歡挑刺,說話間常常是非黑即白的狀態,很多話題中,都不是簡單的討論,交流各自想法,更多的是某一方批判另一方。而台灣年輕人語氣溫和一些,雖然不乏部分人喜歡自持優越感,對別人說教,但總的來說,除了一些對錯很明確的情況,台灣人還是會包容不同聲音,在網絡上的留言也是鼓勵居多,更加理性一些。

中國人從小受到的教育,就是統一、非黑即白的教育。從理科題目的解題步驟,到語文考試閱讀、寫作的標準,中國教育都要求統一,不僅要求作文的寫作格式和手法,主題和思想也必須正確,符合共產黨要求。中國的學校很喜歡搞運動會,我小時候有一個團體項目是做廣播體操,要求全班一起上場,高分要求就是統一著裝、統一動作,越整齊劃一越好,總而言之,就是丟掉個人,成就集體。除了廣播體操比賽,類似的還有歌唱比賽、舞蹈比賽等等。

中國式教育只剩非黑即白教育

長大以後,中國政府常常透過媒體帶領全國風向,比如之前女星鄭爽代孕棄養時間,雖然她的行為不妥,但是如果她觸犯法律,國家應該以法律程序制裁她,而不是通過幾個官方媒體通告封殺她,一錘定音,這樣的做法無疑是動用私行。但是由於官媒發聲,網友立刻奉為聖旨,封殺鄭爽就成了板上釘釘。我的重點不在於鄭爽此人做了什麼,我希望講出,中國一貫的做法就是政府帶風向,全國人民當「警察」、上私刑,共產黨說什麼就是什麼,容不下討論的餘地,這是不合理的,但卻是中國的常態。

台灣的論壇上常看到有人說「有不同觀點討論就好,不要設置對立面」。這句話說得很巧妙,這正是台灣和中國最大的差別。中國最喜歡搞階級鬥爭那一套,共產黨為了鞏固自己的統治,喜歡把集體凌駕於個人之上,又為了鞏固集體,號召全國都團結起來,就喜歡設立假想敵,美國、台灣、日本、韓國都曾是中國人的假想敵,為了對抗外國,中國人就自願團結起來。當沒有其他國家當假想敵的時候,中國也會製造「人民內部的敵人」,在文革時期,共產黨宣傳說「地主」就是農民的敵人,不積極攻擊地主,就是企圖和敵人同流合污。這樣一類各村各縣還設立打倒地主的數目,為了獲得積極打地主的名譽,很多人被稍微冤枉成地主,家產被搶劫一空,家人都成了「人民的敵人」,生活十分困難。

所以現在的中國人特別好鬥,人們潛意識中覺得自己有責任、有義務打倒階級的敵人,並且,中國政府也很喜歡中國人擁有這樣的態度。疫情期間,很多人指責隔離酒店只收錢,但環境極差,網友們又開始站在道德高處批判這些被隔離的人,說他們只想到自己要舒服的環境,不考慮國家的難處;或者是覺得這些爆料是惡意抹黑國家的抗疫成果。

暴力言論當武器 社會只剩一言堂

總而言之,中國人在各個問題上都喜歡設置對立面,把暴力言論當做武器的習慣。那些批判者覺得自己無比正義、為國爭光,但是社會中充滿了互相對抗的惡意,很多惡意是不必要也是不理性的。這樣的暴力言論不僅沒有產生思想的交流,反而讓人人都如驚弓之鳥,戾氣加身。社會也變成一言堂,很多人因為社會輿論,倍感壓力。

近期我看到「女權」這個詞在中國變得非常敏感,從「女權」還衍生出「女拳」、「田園女拳」。不管最開始在強調什麼,在相關的帖子下,沒有有價值的思想碰撞,只是謾罵,未婚女性罵已婚女性不知廉恥,罵男性基因差應該被社會淘汰,而男性罵女性不守婦道。這些話真是不堪入目,連起碼的尊重都沒有。最開始我還在好奇為什麼中國年輕人會是這樣,後來一聯想到文革就懂了,這又是一種中國特色。

中國據說有五十六的民族,應該擁有非常多元的民族習俗,但是在共產黨的號召下,少數民族漢化進程越來越快,方言被消滅、民族習俗被否定,新疆人正在接受種族滅絕。統一,不容異類,是中國特色;集體凌駕於個人,是中國特色;找出人民的敵人,並且打倒他,也是中國特色。這些可怕的招數最開始是共產黨用來操縱人民的,現在普通人,也用來制裁同胞。

作者》任瑞婷 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受中國宗教迫害,目前暫時在台停留。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