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就職已逾百日 川普仍牽動共和黨未來

  • 時間:2021-05-05 11:51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楊明娟
拜登就職已逾百日 川普仍牽動共和黨未來
美國總統拜登就職超過百日,但川普仍舊持續影響共和黨。圖為前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達志影像)

美國總統拜登就職已超過百日,但前總統川普至今仍是一個令人好奇且具有影響力的共和黨重要人物。這位在任內兩度遭彈劾審判,並被指責是挑起國會山莊死傷暴亂元凶的前總統,仍有可能在2024年再度出馬角逐白宮大位。共和黨的未來恐怕仍難以與川普切割。

卸任不缺席 川普頻發聲

卸任後的川普,居住在佛羅里達州海湖俱樂部(Mar-a-Lago Club)。他不時發出聲明,對諸如移民問題或其所屬的共和黨政策,表達意見。例如,川普最近再度發言抨擊共和黨,未能支持他對2020年大選舞弊的指控。這位言行誇張的地產大亨,持續力挺共和黨內的保守派,並批評拜登的民主黨是「激進左派」。

儘管遭推特(Twitter)永久封鎖,但川普發聲管道並未消失。他日前接受福斯新聞(Fox News)訪問,大發牢騷,抱怨自己根本未做錯任何事卻遭彈劾。

儘管已卸任,影響力卻未減,許多共和黨人紛紛湧入海湖俱樂部,尋求川普的建議和背書。

今年2月,74歲的川普出席在佛州奧蘭多(Orlando)舉行的「保守政治行動會議」(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 CPAC),發表卸任後首場重要演說。他強調,自己仍是共和黨的未來,而非陷入困境的過去。

自詡是共和黨未來

在具象徵意義的就職第100天,拜登以對抗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疫情的堅定決心做為標誌,似乎在提醒著美國人民,不要忘記這場亂局是川普起頭的。當時,美國大眾對川普衝動、強硬的作風感到憤怒。

川普的麻煩事是,有一堆法律訴訟等著他,包括財務狀況調查、涉及逃稅以及銀行詐欺等。

不過,跡象顯示,川普一點都不會因為這些事情而退縮。

儘管他讓共和黨淪落到一種明顯弱勢的地位,輸掉了白宮和參議院,也無法重新取回眾議院的控制權,同時在卸任時也創下了4年總統任內最低的34%支持度,但川普仍是共和黨內的一股能量,而共和黨必須自行負擔後果。

德州補選 見識川普影響力

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資深研究員卡瑪克(Elaine Kamarck)提到:「川普只是共和黨內一個派系,或者是一股主導的勢力?」

卡瑪克和其它人員正在研究一連串川普能夠發揮影響力的初選,這是他是否會再出馬競選總統的測試。

第一個測試的戰場就是德州第六選區眾議員補選。共和黨籍聯邦眾院議員萊特(Ron Wright)今年2月因感染COVID-19而病故,有多達23人參加補選,其中共和黨11人,但只有1人選擇與川普畫清界線,這個現象讓前總統小布希擔憂,共和黨更加「川普化」。

此外,川普在選前最後一刻,出面支持「代夫出征」的萊特遺孀蘇珊·萊特(Susan Wright)。結果,蘇珊拿下19.21%的選票,位居第一。儘管無人得票率過半,蘇珊必須和得票第二的共和黨候選人艾爾濟(Jake Ellzey)進行決選,但這已經顯示出川普的影響力不容小覷。

逆我者亡 川普誓言拉下反對者

川普不會缺席政治鬥爭。他已經誓言將選擇一位共和黨人,在2022年挑戰錢尼(Liz Cheney)的席次。錢尼是眾議院共和黨的第三號人物,在今年1月彈劾川普的審判中,投下贊成票。

卡瑪克說:「如果川普輸了,那麼觀察這些事情發展的政治人物們或許會認為,川普一點都不值得懼怕。但如果川普贏了,那麼他將是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量。」

共和黨內鬥一直在激烈的進行,川普試圖影響共和黨政治可能會是一個引爆點。

在1月6日國會暴動後,包括錢尼在內的一些國會議員,尋求共和黨明確的政治重開機,與川普和川普主義劃清界線。

錢尼警告她的國會同僚,不要再搞個人崇拜。4月初,她明確告訴福斯新聞,如果川普贏得共和黨2024總統提名,她不會支持。

不過,共和黨領導人雖然試圖壓制極端主義聲浪,但這種聲浪仍不斷的浮現。

共和黨眾議員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在一次「美國優先」的集會上,大聲支持川普以及川普對選舉舞弊的指控。

挺不挺川普 共和黨人拔河

她告訴在場群眾:「感謝你們一直效忠我們的總統川普…我們仍必須讓美國再度偉大。」

格林是眾議院中最極力支持川普主義的人。關於共和黨2024總統提名,格林和其它死忠支持者,正致力於讓川普再度出馬,或者也會力挺川普的追隨者,包括佛州州長迪尚特(Ronald Dion DeSantis),或密蘇里州的聯邦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

根據調查,川普基本盤仍很雄厚,絕非任何一位共和黨人可取代。但隨著卸任時間拉長,川普的影響力或許會逐漸減弱。共和黨人究竟會持續擁護川普還是切割保持距離,取決於多項因素,包括「川普主義」還能存活多久、川普對共和黨的未來是加分還是減分,以及2024年重返執政得靠川普,或另有人選?

卡瑪克說,共和黨人正處於「支持川普或反川普」的一場拔河,「許多人選擇躲起來,希望不會被捲入任何一方」。她說,2022年,將能更清楚的了解川普的實力。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