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新首相新思維(五) 展望岸田文雄新內閣治下的日本政治情勢

  • 時間:2021-10-07 16: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新首相新思維(五) 展望岸田文雄新內閣治下的日本政治情勢
《編按》岸田內閣啟航。日本國內的政經局勢將產生甚麼不同面貌?因此引發的國家安全、地緣政治與經貿互動,又會有那些值得觀察的面向?台日友好的現狀又會有甚麼改變?在在都值得我們加以關注。由亞東國會議員友好協會、台灣日本研究院與中央廣播電臺,於六日共同主辦「新首相新思維-日本政經情勢與台日關係發展」座談會,並邀請到亞東議員友好協會會長郭國文立委、台灣日本研究院李世暉理事長、陳文甲教授、林賢參教授、謝文生專家、雷明正副祕書長參與討論之外,並發表以下系列專文,在央廣新聞官網完整呈現。


安倍謀略下誕生的自民黨新總裁

在日本媒體近期所做的「誰最適合當日本首相」的民調數據中,自民黨總裁參選人河野太郎是勇冠群雄,遙遙領先其他三位參選人。例如,《日本經濟新聞社》與《東京電視臺》於9月23日~25日實施的民調顯示,46%認為河野太郎最適合擔任自民黨總裁(首相),其後依序為岸田文雄17%、高市早苗14%、野田聖子5%。(如下圖)     

 

不過,歷經12天的競選活動後,於9月29日下午舉行的投開票結果,卻出乎意料之外,由被認為最無趣的(一番つまらない)岸田當選。在自民黨籍國會議員一人一票共382票(扣除參眾兩院議長),以及由黨員與黨友(「自由國民會議」與「國民政治協會」會員)得票比例分配與國會議員相同382票的投票中,岸田獲得第一高票的256票,河野以一票之差屈居第二,與民調預期的結果大相逕庭。由於無人獲得過半數的383票,隨即由岸田與河野進入第二輪由國會議員382名,以及47個地方黨部代表各一票的決選投票,最終由岸田以257票擊敗河野太郎的170票當選。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二輪地方黨部47票的投票中,河野獲得39票,遠高於岸田的8票。(如下圖)     

這場總裁之爭,被日本《時事通信社》視為由菅義偉支持的河野太郎陣營,與安倍晉三支持的岸田、高市兩陣營之間的代理戰爭。開票結果顯示,在民間擁有高人氣的河野太郎陣營(獲得高人氣的小泉進次郎與石破茂支持而被稱為「小石河」聯軍),不敵安倍晉三的政治謀略與派閥力量,由岸田當選第27代自民黨總裁。簡言之,本次自民黨總裁之爭,派閥依然是影響選局的關鍵力量。

岸田雖然曾經是安倍屬意的接班人,但是,安倍認為岸田的政治手腕不足以抗衡河野,因而透過間接途徑的政治謀略,以掩護岸田當選。安倍的政治謀略,乃是複製2012年9月安倍擊敗高人氣的石破茂模式。首先,安倍公開支持保守鷹派、當選可能性不高(黨內疑慮)的高市出馬競選,用以鼓舞黨內保守派的支持勢力;第二,利用高市的參選以分散河野的得票率,以期將選戰拉進第二輪投票;第三,進入第二輪決選投票後,再由高市與岸田兩個陣營聯手擊敗河野。投開票前夕的9/28晚間,在安倍主導下,高市與岸田兩個陣營達成協議,將在第二輪投票之際,得票第三位陣營將全力支持第二位。根據《日刊 ゲンダイ》報導,在投票前夕,安倍逐一致電年輕議員要求支持高市,否則在後續眾議院選舉中將無法獲得其本人的支持。從河野於第一輪投票僅獲得國會議員票86張、第二輪亦僅增加為131張的選舉結果來看,安倍的政治謀略奏效,讓安倍成為名符其實的「國王製造者」。

3A1K執政團隊:安倍魁儡內閣?

誠如前述,岸田在安倍執政時期擔任外務大臣近五年,其後再接任自民黨政務調查會長,被視為安倍接班人。不過,由於岸田的領導能力受到質疑,不具備鼓動風潮的政治領袖魅力,因而在民間的支持度不高。岸田之所以能夠擊敗高人氣的河野,歸功於安倍的政治謀略操作,也因此表現在論功行賞的黨政高層人事案。

首先,在黨執行部人事方面,麻生太郎續任黨副總裁,最重要的黨四役:

(一)幹事長:甘利明(Amari),麻生派,是反對同派河野出馬競選、岸田競選的功臣,是安倍(Abe)與麻生(Aso)的政治盟友,三人被稱為「3A」組。

(二)政務調查會長:高市早苗,雖是無派閥,卻是安倍力挺的愛將。

(三)總務會長:福田達夫,細田派,總裁選舉期間號召當選三次以下年輕議員90人,成立跨越派閥「黨風一新會」,支持倡導黨改革的岸田,被破格拔擢任命為黨決策核心的總務會長。

(四)國會對策委員長:高木毅,細田派。

此外,幹事長代理田中和德也是細田派,幹事長代行梶山弘志雖是無派閥,卻是與甘利明關係緊密。由此可知,自民黨中央重要職位盡是3A組勢力,讓岸田(Kishida)自民黨儼然是3A1K黨。

在內閣人事方面,自民黨7個派閥(如下圖)分配人數,分別為細田派4位、竹下派4位、麻生派3位、岸田派2位(包括岸田)、谷垣組2位、二階派2位、無派閥3位、聯合執政公明黨1位,石破派與石原派則無人入閣。由於竹下派在投票前夕,公開表態挺岸田,因而獲分配4席內閣職位。

內閣重要職位方面,包括內閣官房長官松野博一、防衛大臣岸信夫、文部科學大臣末松信介、經濟產業大臣萩生田光一,均屬於細田派人馬;麻生派方面,則有麻生太郎的妻舅鈴木俊一出任財務大臣。另外一方面,與岸田派同樣系出宏池會的谷垣組,則有二之湯智出任國家公安委員長,以及金子原二郎参院議員出任農林水產大臣(下表被誤植為岸田派與竹下派);竹下派則有外務大臣茂木敏充等三人入閣;二階派也有兩名入閣,有山口壯出任環境大臣,小林鷹之則出任新設置的經濟安全擔當大臣。

根據《日本經濟新聞》報導,安倍曾要求岸田任命高市早苗出任黨幹事長、文部科學大臣萩生田光一出任內閣官房長官,惟岸田擔心安倍色彩過度濃厚,而任用甘利明接幹事長、松野博一接內閣官房長官,因而讓安倍對此表示不悅。由於松野博一以及國會對策委員長高木毅雖是細田派,惟並非安倍親信,總務會長福田達夫的父親、前首相福田康夫,與安倍在小泉純一郎內閣正副官房長官任內相處不睦。因此,從以上人事布局來看,岸田3A1K內閣固然是有論功行賞,以及派閥力學的考慮,但未必是部分日本媒體所批評的安倍魁儡內閣,甚至有可能是岸田拉攏麻生太郎與甘利明,以抗衡安倍的過度干預,並因此造成3A分裂。

岸田內閣所面臨的政經挑戰

岸田內閣成立後,第一道面對的選民考題,就是岸田預計於10月14日解散眾議院,於19日公告、31日投開票。由此短期決戰的日程可看出,岸田企圖利用選民普遍對新內閣有較高支持率的機會,以期獲得較理想的選戰結果。如果自民黨順利贏得465席的過半數(與公明黨合計)而繼續執政(現有276席),將邁向第二道的考驗,亦即,明年7月改選半數(124席)的參議院選舉。

目前正逢日本第五波疫情減緩、緊急事態宣言全面解除之際,有利岸田內閣實施眾議院選舉的短期決戰。除此之外,岸田內閣面臨的優先課題,就是將編列數十兆日圓規模的經濟對策,讓經濟活動能夠予防疫措施併行,以期在第六波疫情來襲時,避免對經濟活動造成過度的限制,為岸田所提示的「令和版所得倍增」目標鋪路。

岸田所領導岸田派,乃系出前首相池田勇人(1960~64)所創、官僚出身者眾的宏池会,歷代派閥領袖共有大平正芳、鈴木善幸、宮澤喜一登上首相位置,連同岸田共計五位,除了鈴木與岸田之外,其他三人都是財務(大蔵)省官僚出身,強於政策而弱於政爭。傳統上,宏池會是重視對美協調的鴿派,且由於重視經濟發展,在對中姿態上較少對立摩擦,因而被視為具有親中DNA。例如,對岸田派仍具有影響力的榮譽會長、前自民黨幹事長古賀誠,即是不折不扣的親中派。不過,從岸田的政見主張可知,其親中DNA已經成為隱性因子。

例如,岸田在當選後表明,將透過「三個覺悟」來推動外交安保政策,以建構「自由開放印度太平洋」:第一, 防衛民主主義為基本價值觀的覺悟;第二,防衛日本和平與穩定的覺悟;第三,參與全球規模議題的解決,以展現日本在國際社會貢獻的存在感,藉此保護日本國家利益。其中,第一項乃是美中兩國民主與獨裁對立的國際大格局,具體牽涉到臺海安全、香港民主主義被剝奪、新疆維吾爾族人權被踐踏,岸田主張設置專責人權議題的首相顧問,再加上美中抗衡的大格局下,沒有岸田親中的空間。其次,第二項則是中共軍事擴張壓縮日本防衛的戰略空間,具體言之,包括東海與釣魚臺的主權爭議、中共海空軍常態化進出日本西南周邊海域、以及中共對台海與南海的軍事威脅,率皆影響到日本國防以及海洋運輸線安全。

另一方面,岸田內閣新設置「經濟安全擔當大臣」,職掌涉及日本半導體以及醫療等關係到國計民生與國家安全的戰略物資之確保(供應鏈)、防止關鍵技術外流等業務。近年來,中共對外國實施經濟性脅迫的強制措施屢見不鮮,台灣與澳洲籍是最鮮明的例子。再加上COVID-19疫情造成全球供應鏈危機,讓日本國內掀起建構經濟安全戰略的討論,甘利明即是主導相關議題的靈魂人物。今年5月,甘利明擔任本部長的自民黨政調會「新國際秩序創造戰略本部」向菅義偉首相提出政策建議,希望儘速制定「經濟安全戰略」與《經濟安全總括性推進法》,而新任經濟安全擔當大臣小林鷹之正是該戰略本部的秘書長。由此可知,如何確保日本經濟安全的戰略規劃與法體制整備,將是今後岸田內閣的重要政策之一。

岸田內閣能否逃脫短命內閣命運

在史上任期最長安倍晉三內閣之後的菅義偉內閣,雖然在內閣成立初期的支持率為史上第三高64%,惟因菅義偉自身欠缺領袖魅力與溝通能力等多重因素影響下,在任期間僅384天。根據《每日新聞》於10月4、5日的民調結果顯示,岸田內閣支持率49%、不支持率40%,回答對內閣人選不抱期待者高達51%,不支持甘利明擔任自民黨幹事長的比率更高達54%。在此狀況下,岸田內閣在10月31日的眾議院選舉,可能無法如岸田自民黨所期待的好成績。或許是對於眾議院選舉不抱持過高期待,岸田自民黨為自己設定的勝敗關卡,在於與公明黨聯合超過半數的超低標數值。再加上安倍對岸田的人事安排不滿,可能成為岸田內閣的最大不確定因素,勢必讓岸田邁向明年7月參議院選舉勝選的道路上佈滿荊棘,甚至無法逃脫短命內閣的命運。

延伸閱讀

新首相新思維(一) 岸田政權下的台日關係發展
新首相新思維(二) 新常態下的地緣政治與台日關係
新首相新思維(三) 台日關係未來發展的關注與建言
新首相新思維(四) 重視經濟安全保障的岸田內閣
新首相新思維(六) 日本未來政經發展 第三次安倍政權

作者》林賢參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東亞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相關留言

岸田文雄任第100任首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