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陳文甲專欄》日大選自民黨單獨過半獲勝 外交安保未來走向

  • 時間:2021-11-01 01:1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陳文甲專欄》日大選自民黨單獨過半獲勝 外交安保未來走向
日本眾議院改選,自民黨席次雖掉,但仍單獨過半,岸田文雄內閣算是度過第一個上任後的重大考驗。圖:自民黨広報TWITTER

日本第49屆眾議院選舉結果揭曉,在總席次465席中,執政聯盟(与党)的自民黨獲得261席及公明黨32席,總計293席,只較上屆305席微幅降低,最大在野黨立憲民主黨甚至比上屆的110席減少到96席。自民黨當選席次比各方預期理想,不但符合岸田選前表示的目標「執政聯盟能取得過半數席次(233席)」,甚至自民黨本身已單獨達成「絕對安定多數261席」(在各委員會都能達成執政黨委員多於在野黨委員),而這是自民黨繼過去3屆大選都贏得「絕對安定多數席次」,也使得前首相安倍晉三得以執政長達8年。堪稱勝選的情勢,對自民黨的岸田政權來說將可確保執政的穩定與政策推行。

兩岸猿聲啼不住 輕舟已過萬重山

從自民黨能夠單獨贏得「絕對安定多數261席」的席次結果看來,自民黨仍贏得日本民眾的支持,縱使自民黨面臨日本人民近兩年來對安倍及菅義偉政權的防疫工作與經濟振興感到不滿,且新的岸田政權僅憑黨內派閥大老選定而缺乏民意的情況下而產生等等不利選情的情況,以及立憲民主黨、共產黨、國民民主黨、令和新選組、社民黨等5個在野黨,選前以「合縱連橫」之勢企圖複製2009年的民主黨的翻轉奇蹟,終也未能得逞。探究原因計有:

(一)岸田施政理念受到期待。誠如岸田首相於10月8日在眾參兩院發表首次施政方針演說(所信表明演說)所擘劃的施政藍圖:一則在防疫工作上,要針對新冠肺炎疫情應對加強統一指揮,建構一個與新冠肺炎(COVID-19)共存的社會;二則在經濟工作上,將建構「新資本主義」社會,以消除貧富格差、保護中產人群,並通過「增長和分配的良性迴圈」來具體實現。三則在外交和安保工作上,提出致力於修改外交和安全保障政策長期指標《國家安全保障戰略》、《防衛計劃大綱》和《中期防衛力整備計劃》,強調制定經濟安保相關法案,構建強韌的供應鏈,以促進「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等等都受到日本國民的期待。

(二) 同仇敵愾於中國的威脅。隨著中國近年來所謂「大國崛起」後,即行妄圖建立全球霸權,所以無所不用其極的對印太地區行使擴張霸權等劣行,自然遭到日美等國家結盟反制,尤其中國於2 月1日實施「海警法」的戰狼式立法,直讓中國海警部隊得濫權行使海上軍事武力,嚴重侵犯釣魚台(日稱尖閣諸島)海域與東海、台海、南海海上生命線安全,讓日本國民感到壓力;加上近期北韓數次向日本海方向試射導彈,以及中俄首次聯合艦艇向東通過津輕海峽後,回行又西穿越大隅海峽,繞行日本列島一圈後,在在引起日本政府與人民高度的不滿與不安。如此飽受中國、俄羅斯及北韓等外患的強大軍事壓力之下,自然引發日本國民的憂患意識與同仇敵愾,轉而支持自民黨「親美反中」的安保立場。


日本加強釣魚台列嶼(日本稱尖閣列島)的戒備。(圖:日本海上保安廳官網)

(三)黨內派閥大老的運籌帷幄。自從總裁選後到岸田組閣,直至眾議院的全面改選獲得預期目標,從一連串戲碼看來,很明顯的黨內派閥就是「三A」(安倍晉三、麻生太郎跟甘利明)等所掌控。在長期執政的自民黨中,為了競逐總裁大位、地方選舉的資源分配,拉黨結派而形成勢力版圖,豈是在野黨所能望其項背的,故其運籌帷幄之高明,可說從中央到地方所向無敵、無往不利的。

(四)「權力鐵三角」的共生共榮。日本政權自1955年起,一直被「一黨獨大」的自民黨所控制,雖然在1993-1996年、2009-2012年的短暫變天。如此現象,就是日本的政權,其實是被自民黨派閥、官僚體系和財閥等「鐵三角」力量所把持。因為自民黨派閥為官僚提供相對寬鬆的政策制定環境,而官僚體系運用此自由度選擇企業進行政策扶持,獲得發展的財閥以財政與人員動員等手段,確保自民黨派閥對政權的緊實掌控。所以權力在「鐵三角」的結合下,展現自給自足式的共生共榮,任憑在野黨使盡洪荒之力亦堅不可摧。

派閥與美國 仍會是岸田內閣主要定錨

隨著眾議院完成改選之後,日本政局大勢底定,對岸田政權來說以「弱勢的首相」在「強勢的派閥」控管下,施政只能以「穩定壓倒一切」,在內政上儘量作好「管控疫情及振興經濟」,以建構「新資本主義」社會;在外交上在堅定前首相安倍隨美的路線,強化與鞏固美日同盟,亦即要確保日本在日美安保的基礎下,抗中路線的延續、印太戰略的深化、安保戰略的修改,以及若干與安保相關的法案修訂問題上,能夠獲得黨內派閥及美國的力挺順利完成。

安倍時期外交安保首重日美同盟

安倍前首相在2013年曾提出「俯瞰地球儀外交」,指出外交要像俯瞰地球儀一樣俯瞰全世界,之後在當年度便高調出訪25個國家,主要用意便是對中國的「圍堵外交」。其次,安倍於2016年8月年在非洲肯亞提出「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戰略」,透過與印度洋、太平洋地區民主、自由、法治、市場經濟的國家合作,主要是日、美、印、澳等4國主導,對中國「一帶一路」、南海軍事化等舉措進行牽制。


安倍執政時期定下的日美同盟戰略將會被延續。圖為安倍赴北海道助選。圖:安倍TWITTER

2017年11月,美國前總統川普在越南峴港提出「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並建立美、日、印、澳四國安全對話機制。自此,日本與美國版的印太戰略正式對接,也就是說日本的外交安保以日美同盟為基礎,連結印、澳在印太地區構成對中國的包圍網,對中國的崛起及日益頻繁突破第一島鏈進入西太平洋的軍事活動加以圍堵,同時在南海及印度洋與印、澳戰略牽制中國,以為應對中國的崛起。

安倍下台之後,菅義偉接任後,其外交安保不但仍然追隨安倍政策,也在日美同盟的基礎上,頻繁在西太平洋、南海及印度洋與印太國家及歐洲國家實施海上多國聯合軍演,透過與盟國軍演致力維護區域穩定和平,並反制中國海軍在印太地區的軍事活動,確保日本國家安全與生存利益。

岸田政權面對中國霸權威脅更甚既往


岸田文雄總裁在開票夜強調這次勝選是國民對自民黨賦予很大的期望。圖:截圖自NHK官網

盱衡世局,岸田政權在處理外交安保上所要面對外部環境的險峻,尤其是中國的霸權威脅更甚既往,原因在於:

一是,當前「美中博弈」是左右國際局勢的主要事件,中國的崛起已是客觀存在的事實,而伴隨者中國軍事實力的提升,日本在印太地區所要面對中國的軍事壓力日益沉重;
二是,雖然日中兩國經貿關係密切,中國經濟成長下滑卻已經影響日本的投資獲利,日本對中國的經濟依賴逐漸變小,進而影響雙方關係;
三是,10月中旬,中俄10艘軍艦首次聯袂通過津輕海峽及大隅海峽,未來中俄雙方的聯合軍演將形成常態化與機制化,勢必加劇對日本的有形及無形的威脅;
四是,北韓仍未放棄發展核武,未來美國與中國或北韓一旦發生衝突,中國與北韓勢必聯手打擊日本;
五是,中國第二艘航母山東號入列南海艦隊,新型核動力潛艇亦同步列裝,中國海軍在南海軍實力大幅提升,控制該處海域能力不斷獲得提升,影響日本「海上生命之線」的安全;
六是,中國正在發展可搭載核彈頭之極音速載具,並且已經獲得具體進展,引起美國高度重視與擔憂,恐將改變美國長期以來軍事壓制中國的優勢,尤其對日本而言,一旦美國軍事優勢被中國逆轉,即造成日本在地緣安全上的重大危機;
七是,與日本同為第一島鏈與印太戰略戰略節點的台灣,尤其是日本群島、琉球群島、台灣和關島之間,則被視為「戰略三角洲海域」,一旦台灣被中國併吞,緊接著這片海域亦將遭到赤化,如此日本危矣,美國亦將失其戰略犄角之勢。

岸田政權將採取更積極的隨美安保政策

岸田首相於10月8日發表就職演說直指將修改「國家安全保障戰略(NSS)」,並表示現行的安保戰略制訂於7年前,當前情勢複雜嚴峻更甚以往,來自中國的挑戰力度不斷上升,台海形勢兵凶戰危,南海地區海洋秩序正被破壞,中國海軍在第一島鏈之外與印度洋活動力度不斷加大,在印度洋的海外基地建設不斷完善,在在影響印太地區的穩定現狀及區域和平。因此必須與美、澳、印、東盟及歐洲等國家合作,推進「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此外,在地緣政治上,日本是印太地區北方的安定之錨,岸田決心藉著修訂「國家安全保障戰略」、「防衛計畫大綱」、「中期防衛能力整備計畫」,包含推進強化海上保安能力和包括更有效舉措的導彈防禦能力等防衛能力,以及經濟安全保障等新時代的課題,以提升其國家安全保障。日本的外交安保主要是以日美同盟為基礎,如今美國加大對中國圍堵與遏制,日本必然相應以對,而今岸田首相宣示修改安保政策,必然採取更積極的隨美安保政策。

岸田政權將調合鼎鼐完成修法

岸田自10月就任首相後,旋即在外交安保方面加大日美同盟與印太戰略運作力度,配合美國全方位對中國進行圍堵與遏制,雖然提出將透過修改「國家安全保障戰略」、「防衛計畫大綱」、「中期防衛能力整備計畫」以利日本因應外交安保環境的變化。咸信只要有黨內派閥與美國的同意支持,加上在當前「親美抗中保日」的潮流之下,要完成相關法案修改應該是可以獲得國會與民眾的支持。至於憲法第九條修正案,在強人安倍時代既受到和平主義的影響而力有未逮,在弱勢岸田時代可能性當然微乎其微。

岸田對中持續強硬 日美台關係更趨緊密

雖然眾議院改選的結果,讓岸田在安保法案的修改可能會有些許的阻撓,但是從岸田在近期幾次的發言即可發現,在外交安保政策上沿襲著安倍時代「加強日美同盟,對中國實施戰略制衡」的既定路線,。因此就算在法案的修改不能盡如人意,但是對外交安保領域投入的經費、人力、資源等只會越來越大,且繼續優先考慮聯盟,除了印太地區的盟國之外,將與歐洲、南海地區國家建立更多的合作關係,「自由和開放的印太地區」的理念將成為日本在該地區拓展外交的主要工具,可想而知日本對恣意破壞印太區域秩序的中國,勢必持續隨附美國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


美日2+2會議:左起國防部長奧斯汀,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以及日本外務大臣茂木敏充、防衛大臣岸信夫。(圖:美國國務院)

多年來,日美台的三角關係,無論就地緣政治的安全依存、共同的民主價值觀、產業的鏈結分工等方面關係都相當緊密。近年來隨著中國以「港版國安法」沒收香港自治後,接著對台灣展開更為激烈的「文攻武嚇」,企圖「法統及武統」台灣;一旦台灣被中共併吞,就地緣政治、民主價值及產業鏈等面向而言,勢必衝擊到美日同盟的安全與利益,所以美日領袖近期一直提到「台灣海峽和平穩定的重要性」,而且日本重要黨政人士亦多次發表公開挺台言論,甚者提出日本國內對「台海有事就是日本有事」的相關論述,反映日本已經深刻認知到,日台在地緣上的接近及其對日本安全的影響,尤其是「台灣有事」對日本安全有難以迴避的衝擊。

易言之,所以日美同盟會這麼重視台海和平穩定與區域安全,當然是台灣有著位居第一島鏈核心及印太戰略關鍵節點的「地緣政治」優勢,因為對於中國而言,台灣不僅是主權的核心問題,也是能否成為海洋大國的戰略問題;而對美日而言,台灣是攸關印太安全與利益的最前哨,也是美中博弈的「海權競爭」關鍵節點,所以在國際現實的角度看來,岸田時期的日美台關係勢必緊密。

而位處在中國與日美兩大勢力之間的台灣,戰略行動的選擇上也就格外重要,所以台灣則需審時度勢地運用「地緣戰略」及「科技戰略」的兩大優勢,主動積極地把握與日美「同島一命」的勢頭,突出在印太地區的價值與關鍵作用,並「借力使力」緊密的與日美進行區域經濟整合、科技產業與海上安全等多面向的交流合作,確保台灣的永續生存發展。

延伸閱讀

友台議員多連任 中山泰秀等待比例制復活 讀賣新聞預測自民黨單獨過半

作者》陳文甲 當代日本研究學會第一副會長

  

相關留言

自民黨取得單獨過半席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