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台灣金馬風光登場 香港卻步入禁片時代

  • 時間:2021-11-24 17:26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詹婉如
台灣金馬風光登場 香港卻步入禁片時代
港府修訂電檢條例, 「不利國安」可撤上映資格。( 立場新聞提供)

年度電影盛會「金馬獎」27日隆重登場!但10月底,香港電影界卻傳來令人遺憾的訊息,立法會三讀通過《電影檢查修訂條例草案》,新例容許港府在審核香港電影時考慮國安理由;香港知名影評人蒲鋒認為,香港進入國安禁片年代,對影人創作生產重大影響。

《電影檢查修訂條例草案》中規定,檢查員在評審電影時,需考慮國家安全因素,又授權政務司司長,如果上映的電影不利國家安全,可指示電影檢查監督撤銷該電影的准許證明,違法上映最高刑罰更提高到監禁3年、以及罰款約350萬台幣。

中國政治審查入港 拍片得先自我審查

雖然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強調,新例不會影響電影業界的正常運作,但影評人、前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會長蒲鋒接受央廣「港事大排檔」節目訪談認為,檢查條例對整個香港電影影響很大,特別在創作自由方面產生很大的限制,要拍一部電影可能先落入自我審查。

蒲鋒說,在八十年代、九十年代,香港電影業曾經相當輝煌、百花齊放!不但在香港本地,更擴及東南亞、台灣影業市場,背後重要因素是香港曾為亞洲創作最自由的地方;反觀此刻亞洲國家電影發展,香港電影創作卻突然緊縮。

他預料,程度可能比戒嚴時的台灣嚴重;更糟的是,相關法令規定模糊不清,「就像把球員放在球場上,但是你卻不知道規則是什麼?怎麼打球?」

蒲鋒說,現在官方劃下紅線,不但解釋糢糊,詮釋權也在政府,讓人無所適從;他舉例,若一部電影以黃色代表「好」,藍色代表「壞」,這樣可能已觸犯搧動罪,中國「把模糊的規定,變成你腦中的牢房,讓你不敢想像,把禁忌內化,這才是最可怕的!」

電影能顛覆政權?無法想像官方思維

自《港版國安法》實施後,香港從「東方好萊塢」淪為「禁片之都」似已成為無法扭轉的宿命,去年電影《理大圍城》、《佔領立法會》無法公開上映;今年入圍金馬最佳紀錄片的《時代革命》、最佳新導演與編劇的《少年》,也同樣無緣與在香港的觀眾見面。

諸多評論認為,香港電影自此進入紅線的年代,所有電影都是政治審查下的產物,蒲鋒表示,香港問題比較特殊,因商業傳統,本就已採逃避主義,好像應該不會影響,但是,中國政治審查存有潛規則,香港影業前景將一去不復返。

蒲鋒反問,拍個電影就能顛覆政權?他說,無法想像;過去,在中國無法放映的電影,能在香港公開;在此悲觀氛圍中,能否找到香港電影出路?蒲鋒認為,如今,不少香港年輕電影人寧願犧牲自己,只為紀錄與揭露真相,例如,由周冠威執導,講述香港反送中運動紀錄片《時代革命》;所以就某方面,官方審查制度將為影片加值,因為,這不是普通電影,他們是用生命來證明自己,並對這些思想負責。

最後,蒲鋒說,新例讓中國審查標準進入香港,另一最大挑戰不外乎資金的籌措,製作認真的影片需高額投資,若拍完後不允許放映,投資將會泡湯,對投資方造成寒蟬效應。

詳細訪談內容,請收聽11月19日播出的「港事大排檔」節目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