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習近平與普丁的二度會晤 是要討拍取暖?還是要聯手抗歐美?

  • 時間:2021-12-15 18: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習近平與普丁的二度會晤 是要討拍取暖?還是要聯手抗歐美?
國際社會矚目這次的「習普會」。(資料照: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展開今年第二次視訊對話,被美國認定是全球主要獨裁國家的兩大國,選在此時此刻進行元首會晤,背後隱含著深層的國際政治意涵。即將邁入2021年尾聲,國際情勢依舊撲朔迷離,諸多國際重要事件接連露出,中國持續對台進行文攻武嚇,甚至利誘尼加拉瓜與我國斷交,歐美國家對中國發出警告,不要片面破壞台海和平穩定;與此同時,在地球的另一端,俄羅斯軍隊集結在烏克蘭邊境,俄烏情勢陷入緊張,美國、歐盟與北約(NATO)疾呼俄羅斯不要輕舉妄動。

國際社會矚目這次的「習普會」,到底,中俄兩國是要討拍取暖?還是要聯手抗歐美?兩人會談些什麼?外界都在看。

中俄關係愈緊密 全球二元化發展愈清晰

就在12月中旬,美國主辦「全球民主峰會」(The Summit for Democracy),邀集上百個國家代表出席,台灣也受邀其中,這場被威權國家視為民主大拜拜的峰會,確實會對全球政治發展帶來影響,中國與俄羅斯不但被排除在出席名單之外,有論者認為美國有意讓全球社會導向「民主對抗威權」的二元化體系,也因此,「習普會」選在全球民主峰會結束後舉辦,展現兩大獨裁國家的同盟合作氣勢,讓全球二元化的發展愈來愈清晰。

無獨有偶,美國也在峰會舉辦前發布將對明年二月的北京冬奧採取「外交抵制」(Diplomatic Boycott),主要理由是中國迫害人權的黑紀錄,嗣後部分美國盟友跟進「外交抵制」或「消極抵制」(降低出席代表層級或以疫情為由),眼看美國圍堵中國的態勢以南有迴旋的機會。

有趣的是,就在「習普會」登場前,普丁也和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視訊會晤,這和六月底第一場「習普會」有巧妙的相似,當時也是先有「拜普會」的安排,雖然這次「拜普會」和六月時「拜普會」的情勢有所不同,但也都有著地緣政治的考量,以及美俄有意凸顯「先談」的大國權力用意,說白了,從美國的視角觀察,對外戰略聚焦在印太地區,俄羅斯攸關著區域穩定,而中國威脅更甚為重要,畢竟可能會衝擊整體國際體系的運作;相對的,就俄羅斯的角度來看,雖然與美國有著戰略上的競爭關係,但至少在沒有稱霸的野心之下,在維持地緣政治的影響力為前提,與美國溝通後才有中俄之間的洽談。不過,這並不意味著俄羅斯在美中之間選邊站,而是在有限理性的外交決策中,凸顯俄羅斯作為槓桿的功能,以鞏固自身的國家利益。

普丁力挺習近平 仍是國家利益優先的算計

當然,外界相當關注這次「習普會」的成果,日前傳出普丁允諾出席北京冬奧的開幕式,陸續有國家表示跟隨美國抵制的步伐後,這次兩人會晤除了細數兩國合作項目的進展與未來展望,更會強調俄羅斯對北京冬奧的支持立場,這一方面展現兩大獨裁國家的惺惺相惜,另一方面也是要傳達給其他各國參考,希冀那些與美國友好的國家不要隨美起舞,尤其是日本、印度等。

值得關注的是,普丁可能是全球大國中少數會出現在北京冬奧的現任國家元首,表面上俄羅斯對中國的力挺有著患難見真情的氛圍,實質上這也是俄羅斯外交戰略的一環,對當前「安內先於攘外」的習近平來說,普丁給足了面子,中國也必須識時務給予回報,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中國必須收斂自己對外的政治野心,至少不能在俄羅斯的後花園中亞與中東歐侵門踏戶。

持平而論,「習普會」強調兩國友好的關係,這在當前美中對峙的國際情勢下,必然會產生全球政治價值與意識型態二元化發展的態勢,但是,國家利益為優先的現實格局下,俄羅斯不必然會為美國圍堵中國而挺身而出;換句話說,俄羅斯並不急著把底牌亮出,畢竟如果中俄完全連成一線,那麼兩國將糾結誰是領導的矛盾,而俄羅斯更要面對來自歐盟及北約的壓力。

可以說,當前中俄關係會以短期可以立竿見影的議題展開合作,北京冬奧是一個政治成本低的合作項目,未來兩國合作仍是「短多長空」,習普會的成果無法改變國際情勢,中國單靠俄羅斯相挺難以削弱美國的圍堵效應,長期來看,當全球「民主與威權二元化」的對壘情勢愈清晰,那麼中國所面臨的壓力會愈大。

作者》吳瑟致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台灣韜略策進學會副秘書長、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