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減稅降費」的刺激措施  李克強放水養魚的效果大不如前

  • 時間:2022-01-07 17:16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減稅降費」的刺激措施  李克強放水養魚的效果大不如前
「減稅降費」是各國政府促進企業發展、激發市場主體活力的政策工具。(AP/達志影像)

當前中國受國際國內多重因素影響,經濟出現新的下行壓力,如何做好「六穩」、「六保」是當前中共工作重大難題。2021年12月10日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兩次提到2022年要實施新的「減稅降費」政策,2021年12月27日的全國財政工作視訊會議通稿,「減稅降費」一詞也出現了六次。

在經濟「穩」字當頭下,擔當穩增長重任的財政政策,中共有何新招?2022年1月5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減稅降費」座談會,總結近年來「減稅降費」成效,就進一步為市場主體「減稅降費」聽取意見建議。

無計可施  還是對中小微企業的雪中送炭?

無論是李克強座談會上明確提出的各項「減稅降費」措施,還是從連續兩周「減稅降費」都成為國務院的會議焦點議題。李克強意在向市場釋放一個明確的信號,撐大企業對稅收優惠的期待,那就是「減稅降費」依然是現在進行式。

「減稅降費」已經成為近年來宏觀調控的核心關鍵字,「減稅降費」在當前有兩個方面的重要作用,一是繼續為包括中小微企業在內的市場主體紓困,二是更有針對性地在中小微企業。2021年12月30日全國稅務工作會議上公佈的資料顯示,2016年-2021年,中國新增「減稅降費」累計超過8.6兆元,2021年全年,新增「減稅降費」預計超過1兆元。 

「減稅降費」變成中共財政政策的興奮劑

稅費是企業運營的主要成本之一,「減稅降費」是各國政府促進企業發展、激發市場主體活力的重要政策工具。這次「減稅降費」政策部署,國務院基本都針對的是中小微企業,且強調「減稅降費」政策是「階段性」,許多人不解為何「減稅降費」政策主要面向中小微企業?

由於國際供應鏈不穩定、大宗商品物價變動影響,使得中下游企業,尤其是中小微企業經營成本上升,發展陷入困境,迫切需要中共從政策上給予更多支持,減輕市場主體的壓力。另一方面,中小微企業應對風險的能力相對較弱,在支援疫情防控的相關政策階段性退出的情況下,新的階段性「減稅降費」政策可以保持政策延續性,給中小微企業一定的過渡期恢復正常經營。

「減稅降費」也搭配稅務稽查  查逃漏稅不手軟

近年,中國雖欲貫徹執行「減稅降費」的鼓勵發展政策,但在稅務稽查的軟、硬體及力度上也同步升級,數字稅也呼之欲出。近期許多藝人利用「稅收窪地」、「陰陽合同」之類補稅事件頻傳,逃漏稅案例時有所聞。「減稅降費」的大力宣傳,可能還有為了平息政府承諾減稅,卻沒有得到落實所引發的民怨。

經濟學上,政府減稅最讓人擔心的一點就是「減稅增債」的出現。「減稅增債」就像是蹺蹺板,在增減之間,政府的開支維持不變。開支沒有減少,就等於只是改變了一下收入的結構,現在減稅減下來的這些成本無非是轉移到未來。中國未來還是要更多的負擔,不管是國債也好、地方債也好,都還是要還的,都會有更大的負擔。

然而,與其「減稅增債」,中共應該要把力量放到經濟結構轉型上,中共的經濟結構轉型非常的困難,面對國際供應練的調整,「後發劣勢」已經顯現,外部內部壓力紛紛而至。

中國稅收就是拔最多的鵝毛,聽最少的鵝叫

中國一直以來以間接稅為主,直接稅占比很小,當一味宣傳「減稅降費」而避談中國稅務的陳窠,在原本納稅意識就淡薄的中國,實有見樹不見林的情況。在中國政策和輿論鋪天蓋地地強調中國「減稅降費」規模有多大時,這種過於強調減稅規模,卻忽略了中國稅務稅種的合理性,恐不利中國經濟發展。

在中國,討論稅負輕重本身是沒有意義的,因為輕重是一個價格上的判斷,好像對一個100公斤和50公斤體重的人,背負同樣重量的東西他們對輕與重的感受也是不同的。當中共大外宣強調從納稅人感受的「共同富裕」、「第三次分配」論述時,這在學術上是很難解釋的,因為這迴避了稅負差異是政策因素,還是自身企業原因導致。

作者》吳建忠 台北海洋科技大學 通識教育中心 副教授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