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人的孩子 (下)

  • 時間:2022-01-24 09: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中國人的孩子 (下)
北京紅黃藍兒童教育機構遭起底,旗下的吉林四平紅黃藍幼兒園(幼稚園)2015年就曾發生幼童遭教師扎針的虐童案,當時有17名幼童被認定受虐,4名教師遭判刑確定。(圖取自微博)

沒錯,北京紅黃藍幼兒園的孩子們已成過往。滿佈針眼的小小身軀,不明的白色藥片,為自己「檢查身體」的叔叔爺爺們,在他們的眼中滿是疑惑,只知害怕,因為老師說:「我有條長長的望遠鏡能伸到你家,你說了什麼做了什麼我都會知道」。爸爸媽媽又驚又怒,卻抵不過背後的大手因而噤聲,再多的怒火,都被無可為的無力感剿滅了。

中國孩子們,真的是最幸福的嗎?這個國家中,真的無孩子可救了嗎?你大可說這些個案已成過往,你亦可說這些是個別例子,或是無法控制的天災。天災不可避免,但其中引致如此嚴重傷亡的人禍,卻從來沒有被注重過。事後亦無人問責,罪魁禍首不是毫無後果,便是隨便找個替罪羔羊來定罪便草草了事。這就是吃穿不愁,備受庇護的中國嗎?為了一己私利,而將無辜小兒的福祉置之不顧,這個政權真的值得人民的愛戴與擁護嗎?

魯迅先生誠不欺我,可是「救救孩子」的呼喊現在又有誰可以聽見?中國何嘗不是吹哨人們的悲歌?無數吹哨人被迫害,無數想尋求正義的有志人士被官方拒之門外,甚至各種監視或雷霆手段控制起來,無法為自己討得公道的孩子們剩下的只有敢怒不敢言的家長和明知真相卻不敢說出的民眾,而社會永遠只是一片「和諧」,高唱當權者的美好頌歌。在歌舞昇平下,無法為自己發聲的孩子吃著毒奶粉,在豆腐渣校舍中學習馬克思主義,被不公的考試制度折磨,長大後在社會內卷中設法生存,最後因為社會壓力結婚生子,而他的下一代繼續踏入這個地獄般的可怕循環。

「救救孩子」一句,救的不只是孩子,亦是我們這些早已千瘡百孔的成年人。在人性已經麻木的中國,唯一擁有清澈的心靈便是一眾可愛無辜的孩子。他們會睜著靈動的雙眼不厭其煩地問為什麼,他們會為不公義感到憤概,他們會為弱者哭泣,會向厭惡的人事擺出可愛的臭臉。而當他們慢慢長大,學習大人們所謂的「人情世故」,他們會漸漸變成我們,而他們乾淨美好的心靈亦會漸漸腐朽。如果我們不努力打破這個惡的循環,當我們徐徐老去,等待我們的只是同樣一批麻木的社會機器,一批沒有同情心或是不敢言語的棋子,將無人再為老人這類弱勢社群發聲。屆時我們的命運又會走向何處?

孩子是人類最珍貴的寶藏,而中國人的孩子卻被人當作無關痛癢的私利犧牲品。當人民活在一個沒有真相,沒有言論自由與法治的世界,首當其衝的受害者便是最弱勢的孩子。中國何時可以打破這個可怕的循環,打破加諸在自身的命運枷鎖?為何中國人的孩子不能像世界其他地區的孩子一樣,備受呵護,無憂無慮?中國的大人們,你們要怯懦到何時?

救救孩子吧。

作者》阿朵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