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新聞自由一落千丈 盼勿成為平庸之惡的共犯

  • 時間:2022-05-31 11:2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香港新聞自由一落千丈  盼勿成為平庸之惡的共犯
香港接連經歷三間大型媒體的倒閉和被逼害。圖為香港警方2021年12月29日搜查《立場新聞》辦公室,搬走多箱證物及電腦。(路透社/達志影像)

五月初世界新聞自由日,由「無國界記者」公佈的全球新聞自由指數,香港全球排名終於迎來斷崖式的急跌,於全球180個國家中,由去年的80名暴跌至148名,不單是有史而來的新低,亦是今年跌幅最大的地區,其排名甚至可和盧安達、菲律賓等國相提並論。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香港新聞自由倒退,乃至於排名的急跌只是終於反映出香港的實況;過去一年間,香港接連經歷三間大型媒體的倒閉和被逼害,而且一次比一次來得震撼和倉促。《蘋果日報》的倒閉尚且在香港有過幾日的「死亡直播」,到《立場新聞》時由高層被捕到解散不足半日。大眾一般收看和閱讀的新聞資訊來源並不會輕易改變,新聞資訊需要經過嚴謹的篩選和整理,對大眾而言公信力是對媒體的最大指標,故香港被剝奪的其實不單單是新聞自由,更是接受資訊的自由。


2021年6月24日,香港民眾大排長龍買即將停刊的蘋果日報(資料照/立場新聞)

「無國界記者」在評論香港的新聞自由情況時,指「自從《港區國安法》實施以來,法治在香港不再得到充分的應用。新聞自由在香港已不再存於現實,因為香港政府透過攻擊記者或新聞自由捍衛者來證明這點」。在此之前,四月底,當時的候任特首李家超在一次多間新聞台聯合的答問大會上,被問到新聞自由時,還 說新聞自由已經在眾人的口袋中,在香港一直存在,為香港人所擁有,毋須被捍衛。言猶在耳…

那場答問大會上出現和新聞自由相關的問題,其實十分諷刺。當然不全然是時間點的接近,這邊說完擁有下一刻就被打臉,而是那場答問大會的答非所問,「記者」們的選題發問避重就輕,也足以證明新聞自由的倒退。有些問題過去或者在過去略嫌公式:一國兩制、武官治國、三權原則、司法獨立等,但回頭細想,這個答問大會是可一不可再的契機,讓他必須花上好幾分鐘去回答,不得逃避,不得以「無關記者會」等萬能藉口帶走,可是那場答問大會卻變成甚麼了?一場任由李家超自我發揮的「娛賓」,明明理應代表香港人的「記者」們只懂諾諾稱是,沒有追問,當然亦沒有質問。

我們很容易將一些問題訴諸權威,將一切責任都推向極權身上,尤其當今日有一個問題的元兇。但我們更需要關心的是,在極權不斷收窄所謂虛無縹緲的空間時,又有多少空間是持分者們雙手奉上,自我放棄,變相助紂為虐。所幸今日的香港新聞界在一場快刀伐林後,枝葉散落又再生,不少前記者依然嘗試竭盡所能謹守崗位,近來亦可見不少新的小型媒體誕生。

或許在某種層面上,新聞自由的確一直存在,為香港人所擁有,只是我們未有好好捉緊。

作者》布寒野  前香港網媒編輯,飄洋來台後繼續心繫家園。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