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歸北京統治25週年 消失的香港邊界與飄搖年代的香港精神

  • 時間:2022-06-30 21:30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張雅涵
回歸北京統治25週年 消失的香港邊界與飄搖年代的香港精神
回歸中國統治的25年來,香港這座城市和邊界歷經了深刻的改變。(AFP)

7月1日是香港主權移交週年紀念,外媒回顧,香港回歸北京統治的25年間,和中國大陸的邊界逐漸模糊,而國安法實施的兩年來,許多香港居民用腳投票,移居海外,他們正是在異鄉認知到,何謂香港人與香港精神。

主權移交25年來 香港與大陸邊界漸模糊

今年7月1日是香港主權移交25週年,回歸中國統治的這些年來,香港這座城市和邊界歷經了深刻的改變,北京正在將香港改造為一座常見的中國內地城市,而國安法實施的兩年來,更多香港人奔走他鄉重新開始,他們對於何謂香港城、香港人和香港精神,有著複雜的情感。

法新社報導,過去數十年來,香港與中國內陸的邊界逐漸消失,部分香港居民對生活在中國大陸家門口始終有著揮之不去的不適感。

來自香港邊境地區的民主派人士羅庭德說,「主權移交25年來,邊界越來越模糊。」

從羅庭德所站在的香港最北端的一座山丘上,可以看見香港與中國大陸的明顯邊界—一條狹窄的河流將農田和魚塘與中國大陸城市深圳閃閃發光的摩天大樓分隔開來。

儘管在落馬洲山頂所看到的景色,香港與中國大陸明顯不同,但這個靠近香港邊界的地區正迅速被納入北京的華南版圖。

香港漸消失的邊界

事實上,當局將香港居民和經濟與中國大陸進行融合的努力已經持續了幾十年。

從1997年至2021年間,超過110萬人藉由有配額限制的「單程通行證」計劃從中國移民至香港,幾乎佔香港現有人口的七分之一。

過去幾年來,香港校園的普通話授課課程越來越普及,許多港人認為,這座城市獨特的粵語文化正在被日益侵蝕。

當局也對香港的邊界進行調整,最重大的一次改變是在2010年代,中國的高鐵網絡延伸進入香港。

香港的部分高鐵車站因而受中國管轄,這意味著,中共控制的法律制度適用於這些地方。

國安法到COVID 北京加強掌控香港

在2019年香港大規模的民主運動後,北京為了壓制異議聲音實施全面的國家安全法,更進一步侵蝕了香港與中國大陸之間的法律防火牆。

香港國安法是由北京直接實施,而非在香港立法會通過的法律,這意味著,北京的安全人員現在可以在香港自由行動,不受香港法律的約束。

北京表示,根據香港國安法,它可在中國大陸境內對被控犯下嚴重國家安全罪行的人進行審判。

在COVID-19疫情大流行爆發後,香港和中國大陸的邊界進一步被削弱。根據中國嚴格的疫情清零規定,邊境已基本關閉,但中國大陸的醫生獲准可在香港醫院工作。

香港政府現在計劃,通過一項為期20年的計劃來改造邊境地區,將港島北部與深圳融合來發展經濟,並將香港中心商業區從維多利亞港轉移至此。

這項被稱為「北部都會」的開發計畫預計耗資1,000億港元(127億美元),目的是要在毗鄰深圳的地方打造「粵港澳大灣區」,興建一個大型都會區,以連接香港和廣東省城市。

香港人的共同命運連結

在北京對香港進行改造、加強掌控之際,也推升了新一波的港人移民潮,而這些海外港人對記憶中的香港,以及何謂香港人有著錯綜複雜的感受。

在2020年國安法實施後移居英國的王惠芬(Fermi Wong)告訴法新社,「世界不同地區的香港人,對香港的定義會有所不同。但我們有著強烈的社區意識,有著共同的命運。」

過去在香港為少數族裔爭取權益的王惠芬說,「連結我們的可能是某種難以形容的東西,某種氣質,我總是能認出走在街上的香港人。」

她是2020年至2021年移居至海外的12萬3,700名港人的其中一人,也是眾多前往英國定居的香港人之一。

說到家鄉香港,王惠芬說,這座城市已經變得面目全非。

她說:「在物理的邊界中,仍然有一個香港。但它不再是海外香港人過去居住的香港。」

香港城、香港人與香港精神

現居在台灣的設計師小林也感受到了這種錯置感。

小林使用化名接受法新社的訪問。她說,「實際上,我不知道如何定義香港。」 「要依照它的物理邊界?依照它的人民,還是按它所代表的精神?」

小林最初在2017年因工作原因離開香港,但她在後來受到民主抗議活動的啟發,而成立了一個支持抗議者的關注小組。

她說,「2019年,我對自己是否是香港人沒有任何強烈的感覺,但現在我認為,無論我在哪裡,我都是香港人。」

為香港而戰

小林對香港看法的轉變不是單獨案例,法新社報導,儘管海外港人社群遠離了香港,但過去幾年的政治動盪也讓民主倡議網路在海外社群中更成長茁壯。

據法新社採訪的4個國家的組織者稱,在全球,有80多個由海外香港人經營,為海外港人服務的民間社團。

這些社團除了提供移民和職業發展的支持外,同時也進行民主倡議。

儘管如此,仍有海外港人擔心,他們會逐漸失去與香港的連結。

前香港學運領袖、現任設於華府的「香港民主委員會」(HKDC)主席的周永康敏銳地意識到,物理上的距離可能造成的疏離感。

他擔心,因為香港變成了海外港人「不能、也不會回去」的地方,他們可能逐漸對香港議題變得冷漠。

對於周永康來說,香港這座城市和它過去的民主奮戰是他的「政治動機」。

他告訴法新社,「我可以為這樣一個香港而戰,為了建設一個自由的香港,推動一個更自由的世界。」他說,「在這樣的層面上,香港是啟發也是抱負(inspiration and aspiration)。」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