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拿的錢是毒蘋果!斯里蘭卡理債捨IMF而被中國借新還舊迷惑 依賴中資窮國借鏡

  • 時間:2022-07-15 16:26
  • 新聞引據:、華爾街日報
  • 撰稿編輯:陳文蔚
好拿的錢是毒蘋果!斯里蘭卡理債捨IMF而被中國借新還舊迷惑 依賴中資窮國借鏡
斯里蘭卡害怕緊縮政策而未及時尋求IMF協助,反而接受容易取得資金的中國借新還舊方案,最終導致國家破產。圖為政府買不起各種燃料,民眾只能帶著瓦斯空瓶排隊等待機會。(AFP)

斯里蘭卡在外匯儲備見底之後正式宣告破產,社會正陷入動盪不安,《華爾街日報》分析,當初斯里蘭卡債務危機發生時,捨棄向西方慣用的國際貨幣基金(IMF)求援,而接受中國借新還舊的債務處理方式,恐是造成債務重整失敗,讓國家陷入混亂的原因,而這種依賴容易取得中國資金的融資模式,斯里蘭卡的現狀也成窮國借鏡。

《華爾街日報》指出,早在COVID-19疫情開始大流行之際,債台高築的斯里蘭卡國內,已經有官員認為,應該向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IMF)求助,但這也代表著斯里蘭卡將面臨必須遵從IMF附加的痛苦緊縮條件。

但據斯里蘭卡現任和前任官員透露,當時,作為斯里蘭卡最大債主的中國,提供了一個誘人的選項,那就是暫時不採用痛苦的IMF方案,而是繼續借新債償舊債。於是當時的斯里蘭卡官員同意了,不久之後,斯里蘭卡在2020年、2021年就收到了來自中資銀行的30億美元新資金。

斯里蘭卡官員悔未及早面對現實

隨著鉅額債務和通膨的壓力,這些資金開始消耗殆盡,疫情重創觀光業,斯里蘭卡也沒了重要收入,入不敷出之下,最後宣告當初中國的借新還舊計畫失敗,到今年4月斯里蘭卡重新向IMF申請救濟時,該國經濟已經開始邁向1948年獨立以來最嚴重的衰退,最終引發動盪。

曾短暫擔任斯里蘭卡財政部長薩布里(Ali Sabry)坦言:「如果當時面對現實,向IMF求救的時間應該提前至少12個月。」如今,斯里蘭卡現在有350億美元左右的外債,是1999年巴基斯坦違約以來亞太地區首個發生國際債務違約的國家。批評人士稱,這場危機與中國的貸款政策脫不了干係。現在,斯里蘭卡與IMF的談判,也考驗中國政府協助開發中國家主權債務危機的誠意。

報導分析,過去60多年來,國際間主權債務重整多由一個22個主要債權國家組成的巴黎俱樂部(Paris Club)進行協調,巴黎俱樂部也常與IMF合作,1956年成立以來,累計與90個國家簽署了433項協議,重組了超過5,830億美元的主權債務。一般透過這種方式重組債務,無論債務方或債權方都會受到衝擊,除債務方必須緊縮外,債權方通常也必須減免部分貸款。

但中國不是巴黎俱樂部成員,隨著中國對開發中國家融資的增加,如今中國現在對低收入國家的貸款餘額已超過巴黎俱樂部所有成員國的總和。

IMF邊重整 中國卻又給毒蘋果

報導還表示,中國往往不遵循西方做法,而採非常規的方式進行債務重組,特別是對債務國錙銖必較,寧願延長貸款期限,但不願減免本金。

目前除斯里蘭卡之外,包括非洲的尚比亞、衣索比亞均是中國主要債務國,其他肯亞、柬埔寨和寮國等,來自中國債務比重也高。雖然IMF正協助重整這些國家債務當中,但往往一碰到中國介入,就讓重整遭到挫折。

報導舉例,像是IMF向尚比亞要求削減債務時,中國卻又提供資金做為幫助該國支付基礎設施貸款,且另一方面,面對債務重整計畫,中國也往往不願加入債務協商相關委員會,像尚比亞的債務重整會議,中國只參加了一次便沒有下文,導致重整計畫受阻。

華盛頓智庫史汀生研究中心(Stimson Center)資深研究員賀佛(Lex Rieffel)認為:「中國不願成為巴黎俱樂部成員的主要原因正是地緣政治,因為加入後,中國只能接受巴黎俱樂部規則,但其實中國更想要成為規則的制定者。」

延伸閱讀

中國一帶一路的債務陷阱 斯里蘭卡殷鑑不遠

相關留言

斯里蘭卡宣告破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