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聆聽地球哀鳴 氣候變遷下的灼熱未來

  • 時間:2022-08-03 14:00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
  • 撰稿編輯:吳寧康
聆聽地球哀鳴  氣候變遷下的灼熱未來
歐洲近期遭受熱浪襲擊,圖為民眾在噴水池乘涼。(路透社/達志影像)

隨著氣候變遷持續肆虐,極端天候對全球的威脅加劇,許多國家都飆出超過攝氏40度的高溫,所引發致命的森林野火,熱浪、高溫正在逐漸改變這個美麗地球的面貌,聯合國世界氣象組織(WMO)警告,人類不趕緊採取行動的話,更糟的情況即將到來。

聆聽地球之母的痛苦吶喊

氣候變遷和全球暖化正在加劇地球的異常高溫,殘酷的熱浪變得更加頻繁和猛烈,許多國家不斷刷新最高溫紀錄,溫度計飆破攝氏40度早已不再罕見,森林野火頻傳令人疲於奔命。熱浪與高溫已成為新的致命殺手。天主教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就呼籲世界領袖,要聆聽氣候變遷所引起的地球「痛苦吶喊」。

科學家表示,炎熱的高溫是全球氣溫上升模式的一部分;然而,歸咎於人類活動的氣候變遷,導致熱浪變得更灼熱、更頻繁。聯合國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警告,地球的升溫幅度恐將在這個世紀末達到大約攝氏3.2度。

自從前工業時代以來,人類活動排放的溫室氣體已經使地球溫度升高約攝氏1.2度。倫敦帝國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氣候科學家、同時也是世界氣候歸因組織(World Weather Attribution)研究共同領導人的奧托(Friederike Otto)表示,大家必須意識到熱浪會致命,是至今奪去最多人命的氣候極端事件。他說,「由於氣候變遷,我們今天經歷的每場熱浪都變得更熱、更頻繁」。

氣候變遷下熱浪更具威脅

然而,其他條件也會影響熱浪。在歐洲,大氣環流就是一個重要因素。國際期刊「自然」(Nature)7月刊登的一項研究發現,歐洲熱浪的增加速度是美國等其他北半球中緯度地區的3到4倍。研究的作者群認為,這和高速氣流(jet stream)的改變有關。高速氣流又稱為噴射氣流,是北半球一股由西向東的快速氣流。

為了確實了解氣候變遷對特定熱浪的影響程度,科學家進行了「歸因研究」(attribution studies)。自2004年以來,已針對包括高溫、洪水和乾旱等極端天候進行了超過400項這類的研究,以計算氣候變遷在每種極端事件中扮演了多大的角色。這牽涉到對現代氣候的數百次模擬,並且和沒有人為溫室氣體排放的氣候模擬進行比較。

溫度升高代表著一旦有極端酷熱發生,地球發燒將會加劇。舉例來說,世界氣候歸因組織的科學家認定,2019年6月西歐破紀錄的熱浪,如今在法國與荷蘭發生的可能性,是人類沒有改變氣候的情況下的100倍。

科學家表示,隨著人類發展,石油和煤炭等化石燃料燃燒、以及森林砍伐加劇大氣中的汙染氣體含量,造成所謂的溫室效應並阻礙地表散熱,因此光是升溫1.2度就已經在驅動全球的極端高溫事件。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ETH Zurich)氣候科學家塞內維爾拉尼(Sonia Seneviratne)表示,平均而言,在沒有人類對氣候影響的情況下,陸地的極端高溫大約是每10年發生一次,但如今頻率增加了3倍。

氣候變遷的元凶與受害者

科學家表示,人類燃燒化石燃料產生的碳排放讓地表越來越熱,增加熱浪和其他極端天氣事件的風險與嚴重性。只有當人類停止向大氣中排放溫室氣體,溫度才會停止上升,在那之前熱浪將會日益惡化。

根據2015年巴黎氣候協定(2015 Paris Agreement),各國同意加速減少排放,將本世紀全球氣溫升幅控制不超過攝氏2度,並訂定更具雄心壯志的1.5度目標。然而,目前的政策速度將不足以實現這兩個目標。聯合國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表示,在前工業時代每10年發生一次的熱浪,在暖化1.5度時每10年將發生4.1次、在升溫2度時則發生5.6次。塞內維爾拉尼說,如果讓升溫超過1.5度,就意味著未來大部份年份都將受到極端高溫的影響。

氣候變遷所增加的高溫與乾旱條件,助長火勢更快速蔓延,燒得更久和更嚴重。在地中海,這導致火災季節提前、以及更多土地化為焦土。此外,熱浪加劇也會吸收植被中的水分,轉化為助長火勢蔓延的乾燥燃料。歐盟去年有超過50萬公頃的土地付之一炬,是僅次於2017年、歐盟有紀錄以來第二嚴重的森林火災。

哥白尼大氣監測服務(Copernicus Atmosphere Monitoring Service)科學家帕林頓(Mark Parrington)說,更熱和更乾燥的天氣只會使情況更危險。儘管借助人類科技能遏制部份極端氣候事件造成的傷害,但科學家一致認為,如果不大幅削減導致氣候變遷的溫室氣體,熱浪、野火、洪水和乾旱將會持續顯著惡化,對人類帶來更嚴峻的威脅。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